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零五十六章 处置
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 !
    什么叫做信息通道的掌控权,这就是了,拿着国家下放的好处,说是自己为百姓争取到的利益,自然,在没暴露之前,他们都是为民请命的好官,但这种行为,其危害已经上升到了另一层面。
     这已经不是贪不贪的问题,而是完完全全的践踏国家制度了。
     “该死!”刘璋眼中的杀意在这一刻直接不带遮掩了。
     “我去通知太尉。”刘晔带着几分悲哀开口说道,这叫什么事,明明原本只是被别人骗的官僚,为了仕途想尽一切办法掩饰,闹到后来相互串联,最后开始欺上瞒下,事实上开始另立中朝了。
     “去吧,真要像你说的那样,那真就只能等族兄过来处理了,我们直接下手,一个意外的话,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动荡。”刘璋握了握拳,有些愤恨的说道,到了这种程度,他也不能直接拿下当地官僚了,那样很容易出现不明所以的百姓和自身的对抗。
     别看现在天下太平,家家有余粮,年节有贺礼,看起来就像是天下承平已久,可实际上,冀州百姓享受太平日子都不到十年,十年之前袁刘大战刚结束,冀州还在到处剿匪呢!
     说句过分的话,老百姓的心还没彻底安定呢。
     话说这也是陈曦的要求,要是现在天下就彻底安定了,那有些开拓计划,陈曦做给谁去用啊!
     有些事情必须要在国家彻底稳定,进入盛世之前就做成铁则,等真正进入盛世,刀剑入库,放马南山对于百姓而言几乎是难以避免的事情,而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
     反过来讲,冀州百姓现在是真的敢动手,也真的能被煽动起来的,杀心和觉悟对于现在的冀州百姓而言并不缺的。
     “说起来,明明时间都没过多久,却感觉时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回望十五年前,感觉都不是一个时代了。”刘璋突然开口说道。
     这种变化,对于陈曦来说不过是儒家经典大学之中某一句的话写照——“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只不过对于其他人而言,没办法做到这个程度,而陈曦真的做到了,导致日积月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跟1999年到2009年,仔细回想一下自身的记忆,对于中国而言,真的有跨越了一个世纪的感觉,那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实际上这种其他国家需要几代人才能发生的变化,真的在十年之间就全部走了一遍,什么叫做日日新,又日新,便是如此。
     刘璋这一刻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这十年,又看看了府衙之外由青花三色大理石岩铺就的地砖陷入了沉默,放在以前,绝对没有府衙会将这么贵重的材料用来当做户外的地砖使用,而现在,专业团队,天天扒大理石,还有专业的切割机器,都搞出产业链了。
     当真是无本的好买卖,就是这两年干的人多了,这大理石板材的价格越做越低,将好多山间的作坊都给搞出局了,能活下来的都是些有技术含量,外加成本更低的作坊。
     “从什么时候,国家突然就这么起来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呢?”刘璋看着大理石铺就的地砖带着几分疑问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谁知道呢,反正从子川成为少府卿之后,很多东西就突然泛滥了,我以前记得也就皇家园林以及一些大户人家才需要这种东西,而且每次开采都会耗费大量的人力,没想到……”刘晔喟然长叹。
     以前建设一次皇家行宫,光是地砖这事,都需要征召好几千民夫,去开山搓磨板材,直到遇到陈曦,这种山石板材居然分类了,而且分了品质了,更可怕的是,只要你想要,数量从来不是问题。
     卫家建那两座巨型宫殿群的时候,该铺地砖的地方,一个死角都没放过,而且地砖的自然花色什么的比以前未央宫的老砖还好,更重要的是,物美价廉,不需要民夫。
     “这大概就是陈曦所说的,不管是什么制度,从生产力角度考虑都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刘晔补了一句刘璋听不懂的话,“那家伙在这一方面真的是强的没有道理了。”
     “虽说我听不懂,但我也觉得太厉害。”刘璋补了一句,然后岔开了话题,“不过我们通知了族兄之后,就在这边等着吗?不担心局势突发性的出现恶化吗?”
     “还好奉孝先期确定了谁是我们之中的内奸。”刘晔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赵俨还在长安,还能作为情报集散中心的话,那么现在冀州这边的官僚,应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了。
     那么刘晔和刘璋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长,冀州官僚的准备的就会越发的充分,对于汉室的影响就会越发的严重。
     现在的话,赵俨和李优算是同归于尽了,长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冀州这些本身就因为自身行为有些风声鹤唳的官僚,恐怕也都收到了消息,可他们肯定没办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竟相比于赵俨去医院这种小事,李文儒进了诏狱绝对更为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这种大事就算是波及了赵俨,中下层官僚想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冀州的官僚并没有狗急跳墙的原因,因为李优下狱这种大事,用冀州中下层官僚匮乏的想象力来解释,只能是帝国顶层的派系之间出现了大规模的政治角力,而这种程度的角力,以及李优的倒台,足以让整个长安进入迷雾区。
     赵俨的级别确实是挺高,可李优这种都高到接近天花板的水平了,然后长安爆发的政治斗争,直接将李优斗倒,人都下狱了,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斗争,赵俨在其中被波及了是问题吗?
     不仅不是问题,反倒是在这种层次的斗争之中,赵俨要是没被波及,那才是大问题,这可不是个人和个人的角力,而起码是两个堪称庞大的政治派系之间的角力,属于必须要站队的那种。
     至于说为什么是两个堪称庞大的政治派系,这就靠脑补了,谁能想到会是李优直接在政院动手将赵俨打到医院里面去的,换个正常人会这么思考吗?
     就算嘴上说着顶尖的政治斗争,只需要简单的手腕,顶尖的商战,只需要粗暴的手段,可正常人都只会将这种事情当段子听听,直到这种事情真正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才会放弃妄想。
     可现在事实不还没出现在这些人的面前吗?信不信现在随便问一个冀州官僚,他们都会隐晦的表示,这种不都应该是派系斗争,摩擦,被波及,赵俨被迫深入简出,找个理由养病避祸什么的吗?
     实际上李优要的也是这种结果,当然气不过赵俨的原因占了大半,对方性质恶劣的程度,让李优觉得,不当场让他受到惩罚,心里那口气死活都过不去,故而当场就出气了。
     自然现在的局势对于中下层串联的官僚来说,局势还算挺好,赵俨进医院避祸,不见外人,而李优被下狱,整个长安陷入派系斗争之中,虽说联系不上赵俨,但长安高层想来也无暇他顾。
     就像是当初赵俨说的那样,他们这些高层能理解刘备和陈曦的强横,但这并不代表,中下层那些离刘备和陈曦很远的官僚能理解这两人的强大,至少在赵俨眼中,陈曦是不可能陷入派系斗争的,但在中下层官僚眼中,陈曦也只是某一派系的首领而已。
     这就是眼界的区别,赵俨至少知道陈曦和刘备惹不起,所以他努力的在州郡这一层级去解决问题,不希望引动长安的注意,但中下层官僚不会,我们都代表了冀州,你雍州也只是十三州之一,咋了?
     雍州了不起?雍州有什么了不起的。
     掐断了你们的信息通道,俺们在冀州一手遮天,汝能奈我何?
     “不过你这边恐怕就不妙了,既然你成功从死局之中脱身,而且把持着重要的信息进出通道,几乎是冀州官僚的死穴,想来接下来你应该会成为主要打击目标。”刘晔看向李孚开口说道。
     “他们不对我下手,我也会对他们下手的。”李孚阴狠的说道,从农家子到郡守,没靠任何关系,全靠自己奋斗,没点对抗能力你当李孚是吃素的不成?
     “你打算怎么办?”刘晔饶有兴趣的说道。
     “本来先平了府库内账之后,要么亲自带人去司隶,路上肯定会有截杀,要么直接点兵,兵出广平,将事情直接闹大到长安起码派个九卿下来。”李孚随口回答道。
     毫无疑问,这是个狠人,前一个算是有转圜余地的情况下李孚会干的事情,后一个应该是李孚已经死棋,选择决死反扑才用的计划。
     “后者可能会死。”刘晔认真的说道。
     “事情如果够大,我应该会被撤职,总好过死了,大不了重来。”李孚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