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炼狱艺术家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唯一的失误
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 !

    世界等级开始跳跃。

     海底之书开始记录当前奇诡怪物的信息。

     什么意思?

     柳平经历过太多的战斗,看破过数不清的局,但眼下却仍然觉得有些迷糊。

     风在耳边呼啸。

     一道尖利而愤怒的声音从巨蟒口中传来。

     它转过头直扑柳平!

     柳平情不自禁的举起长刀——

     嗡——

     长刀发出不断的震鸣声,仿佛有着一股蓄积的力量即将全力释放,却找不到合适的招式。

     唤灵刀法,后六式是一套连招,但仿佛意犹未尽,没有连贯起来。

     就在这一刻。

     柳平心灵福至,突然将刀竖在身前,低声道:“火界开蒙。”

     霎时间,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世界的等级在不断变化。”

     “你领悟了火焰唤灵刀法的奥秘之术。”

     “但在最后一瞬间,世界的等级重新被锁死在之前的程度,你的奥秘之术暂时无法释放。”

     锁死?

     柳平猛然发现,那头朝自己扑来的巨蟒重新化作一个黑色符文,飞回下方那名撑着黑伞的男人身上。

     与此同时,柳平手上的长刀发出一阵哀鸣,似乎承受不住力量的极端变化,突然段段碎裂。

     但李乾阳已经飞了起来,持刀护在他身前道:“你没事吧?”

     “没事!”柳平答道。

     “走。”

     李乾阳带着他落下去,回到狂刀门主钱孙海和魔山宗主赵子萧身后。

     “给。”狂刀门主扔过来一柄长刀。

     “谢了。”柳平接住长刀,握在手中,跟三位掌教一起面向那位持黑伞的人。

     那人沉默半晌,叹口气道:“这事怪我,太急于享受人类的绝望,忽略了这个世界的特殊性。”

     “但明明我对力量的把握极其稳定,绝不会逾过那条线……”

     他抬起手——

     只见数不尽的黑色符文从他身上涌向指尖,化作一个浓郁的黑点。

     “真是麻烦啊,世界的法则已经紊乱了,这个时候法则都缠绕在他们身上,不可轻举妄动,所以我能用的只有——”

     “禁法·神魂蒙昧。”

     黑点从他指尖散开,迅速扩散开来,笼罩了整个寝宫。

     四人立刻不能动了。

     或者说——

     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念头,陷入了无尽的蒙昧状态。

     持伞男子随手一挥,寝宫的大门顿时被轰开,显露出守在里面的整整两排高手。

     这些人都是各宗各派的掌教,此刻手持兵刃,严阵以待。

     但在刚才那一招之下——

     他们也陷入了完全无法行动的境地。

     持伞人朝寝宫中望去,一眼就看见了那位坐在高台宝座上的男子。

     “不是你……”

     持伞人的目光落在男子手中的襁褓里。

     襁褓里,一名女婴静静的沉睡着。

     “原来如此,依托命运法则进行了转世投胎,所以这个世界多了一丝命运的力量,这让我对力量的把握失效,从而引起了世界法则的暴动。”持伞人自言自语道。

     柳平忽然回过神来。

     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海底之书能通所有识法,能断绝一切对神魂的蒙蔽。”

     他看了一眼场面,顿时急了起来。

     ——水树虽然断绝了与奇诡的联系,从此摆脱了追兵,但眼前这个家伙看出了她的来历!

     这家伙会杀了她么?

     柳平耳边忽然响起水树的声音:

     “我现在是个婴儿,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把最后的力量托付在你身上,柳平!”

     话音落下,柳平只觉得手中多了一件东西。

     虚空中顿时闪现出一行行燃烧小字:

     “你获得了奇诡宝物:无束之瞳。”

     “佩戴此宝物,可让自己不受一部分奇诡术法的束缚。”

     “此外,当你把它扔出去,它会产生一场‘世界毁灭’的序列效果,让当前世界陷入彻底的混乱。”

     柳平顿时觉得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这时候,持伞人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全场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做出任何反应。

     神魂蒙昧之术,实在是太强了,远远超出武者们能应对的极限。

     忽然。

     虚空中响起一道女声:

     “我当然知道你,我也曾听闻过你的大名。”

     ——这是水树的声音!

     她的本体依然是那个婴儿,躺在皇帝的怀中沉睡。

     持伞人神情不变,淡淡的道:

     “回答我,你为何要来到这个世界?你所图谋的是什么?”

     水树道:“我是躲避仇人追杀,无意落入这个世界的。”

     持伞人沉默数息,喃喃道:“命运法则会选择你这样一个存在来成为皇室最后的血脉……我有些无法理解。”

     他的声音转冷,轻轻的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水树。”

     水树道:“是的,我只是想活下去。”

     “你已经成了人类,作为食物,凭什么来跟我说想活下去?”持伞人满是讥讽的道。

     他伸出手指——

     电光火石之间,柳平忽然冲出来,手中长刀全力朝前一挥!

     无边火海化作一只巨大的麒麟,朝着持伞人扑上去。

     持伞人伸出手,隔空一挡。

     麒麟顿时停滞在半空不动了。

     持伞人看着柳平,开口道:“原来如此,但这样的挣扎有什么用?”

     柳平咧嘴笑了笑,说道:“左右都是死,不如大家一起死。”

     他一手握着刀,另一只手紧紧捏住那个“无束之瞳”,似乎随时准备扔出去。

     ——这个东西被扔出去,会触发“世界毁灭”的序列效果。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大用,但对方已经竭尽全力把世界的法则全部锁死了。

     也就是说,对方不想让这个世界产生太大的动静。

     这解释了一件事——

     在奇诡之中如此赫赫有名的邪物,却仅仅以极其低微的实力在真实世界之中耕耘,一点一点的磨灭人类的文明。

     它不想引起其他存在的关注!

     这个世界一定有它非常在意的大秘密!!!

     柳平心中豁然开朗。

     当自己摆出“大不了一起死”的态度,反而能让对方不敢轻易出手。

     ——否则它就前功尽弃了。

     水树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立刻开口道:

     “饶我一命,否则我所带来的法则一定会让这个世界产生不小的动静,到时候,不管你在掩饰什么,这个世界都将被其他存在注视到。”

     持伞人盯着柳平沉默不语。

     虚空中忽然跳出来一行小字:

     “对方使用了‘见闻如名’之术。”

     “这将是本次会面中它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失误。”

     “——此术的初始创造者其实是你。”

     “本英灵操作界面能利用此术,在你头顶显现任何名号,请立刻做出决定。”

     柳平默在心中道:“就写:奇诡炸弹人,说明:此人随时可以爆炸,并产生混淆一切的法则之力,指定一个目标死亡,并让整个世界彻底毁灭。”

     又一行燃烧小字浮现:

     “已编辑。”

     下一刻。

     柳平朝持伞人望去。

     只见持伞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

     “水树,你真够绝的。”

     持伞人不再关注柳平,再次望向襁褓中的女婴道:“明明来自于奇诡之中,是无与伦比的存在,如今却只能委身成人,这样的日子你也愿意过下去?”

     “你是什么意思?”水树问。

     持伞人道:“我会杀光你的仇敌,带你回到奇诡之中,甚至为了安全起见,我愿意耗费力量,为你打造一身全新的奇诡战甲。”

     水树问:“那么我要付出的代价呢?”

     持伞人道:“成为我的一部分。”

     “不!”水树仿佛想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看来你对我有误解……”

     持伞人正说着,猛然抬起头,望向无尽的夜空。

     “有什么东西感应到了这个世界……不行,我得立刻去杀了它。”

     他身形轻轻一振,朝高空飞去。

     飞至半途,他回头看了那个襁褓中的女婴一眼,讥讽道:

     “水树——”

     “你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等我解决完这边的事,我们重新再来谈。”

     他身形一闪,从夜空中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