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界树的游戏 > 第888章 反抗军(补更)
最快更新世界树的游戏 !
    “反抗!我们必须要反抗!推翻贵族与永恒教会,建立起像枫月自由领那样公平美好的国度!”
     曼尼亚城的一个小酒馆里,一位明显是喝的醉醺醺的男子愤怒地说道。
     他的声音很大很大,在小小的酒馆里听的一清二楚,引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投来恐惧、佩服但又带着些许疏离与怜悯的视线。
     几乎是顷刻间,他的身旁就空落了不少,只留下他的同伴神情惊恐,一遍紧张地拉着他的袖子,一边担忧向酒馆的某个方向瞟去,一边忍不住焦急地小声提醒道:
     “你疯了吗!?卫兵就在那边喝酒,听到你的牢骚,一会儿就过来抓你了!”
     听到同伴的话,酒鬼打了个酒嗝。
     他那不知道是因为喝酒太多还是心情太过于愤怒从而有些发红的眼睛死死瞪着坐在酒馆的另一边一位身旁同样是空了一大片座位的银甲卫士,目光深处似有无穷的火焰喷射。
     “抓起来又如何?大不了就是死!比起被新的税收法案和征召法令逼死,还不如站出来反抗!都是死,死在多罗利亚城堡中,说不定还能像圣约翰大人那样为世人所铭记!”
     酒鬼一边用拳头捶打着桌面,一边愤怒地咆哮着。
     听了他的话,酒馆中的人们目光很是复杂。
     似乎是想到最近在国度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一股兔死狐悲的情绪在酒馆里蔓延。
     酒鬼的牢骚还在继续着,他一边喝酒,一边咆哮,一边痛哭。
     受到他的感染,酒馆客人们的情绪也明显变得失落而悲哀了起来,而在悲哀之下,压抑着的是不满与愤怒……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隐隐响起:
     “可是……我们又能做到什么呢?贵族们太强大了,我们却一无所有……”
     “是啊,贵族老爷的一个魔法就能将这整个酒馆夷为平地,我们又如何反抗?”
     “不!弱小就不能反抗了吗?我认为他说的对,哪怕是我们再弱小,也要从这群可恶的贵族猪和教会狗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还是生命教会说得对,明明都是帝国的子民,凭什么他们就要高高在上,凭什么他们就要高人一等,压迫我们?”
     “没错!贵族和永恒教会的贪婪是无底线的,如果不反抗,我们的境地只会越来越差!”
     “必须要反抗!必须要推翻这个腐朽的国度!”
     人们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到了最后,整个酒馆似乎都燃起了平民的怒火。
     直到坐在里侧的那名卫兵站起来,酒馆才一下子恢复了安静。
     卫兵唯有超凡者才能担任,而作为效忠于帝国的曼尼亚卫兵,同样也是皇室、贵族与教会豢养的猎犬。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卫兵的身上,那视线带着强烈的敌视、不满以及隐藏于深处的恐惧。
     卫兵倒是并没有关注这些平民的视线。
     他盯着最先抱怨的酒鬼,目光幽深。
     感受到卫兵的视线,酒鬼对其怒目而视,吼道:
     “看什么看?不是要抓生命教会的追随者吗?不是要抓反抗者吗?来抓我啊!你这教会与帝国的走狗!呸!”
     卫兵眉头一皱,向他走去,不过,很快就被一脸谄媚的酒馆老板拦了下来:
     “骑士先生,骑士先生,您消消气,您消消气,不要管他一个蠢货,我认识这个家伙,平日里很老实的,今天绝对是喝多了!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而与此同时,几个刚刚议论声,同样表现出对贵族和教会的强烈厌恶的年轻市民也站了出来,或是挡在了酒鬼的身前,或是与他站在了一起。
     卫兵扬了扬眉,越过酒馆老板走了过去。
     而酒鬼这边的平民们则不动声色地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瓶和水果刀,还有人拎起了凳子。
     他们死死瞪着卫兵,如临大敌。
     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开始在酒馆里蔓延。
     “来啊!贵族的走狗!让我见识见识你们这些卫队的混蛋是不是真的如同传说中一样厉害!”
     酒鬼红着眼睛骂道。
     一时间,酒馆里的火药味越来越重,似乎随时都可能大打出手。
     酒馆老板神情微变,他左右看了看,连忙叫住了侍者,吩咐起了什么,而侍者则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场战斗即将爆发的时候,卫兵却仅仅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酒鬼的肩膀:
     “冷静一点,朋友,单凭一腔热血,是没有意义的。”
     说完,他头也不回,向酒馆外走去,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忽然停住,说:
     “此外,我只是一个卫兵,不是贵族,也不是修士。”
     随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只留下一脸茫然的酒鬼和其他平民,以及松了一口气的酒店老板。
     而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明显是佣兵打扮的战士在侍者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在酒馆中徘徊了一圈,皱眉道:
     “卫兵呢?”
     “走了,已经走了。”
     酒馆老板后怕地说。
     “走了?”
     佣兵愣了愣。
     紧接着,有些疑惑:
     “那群混蛋能在冲突后这么心平气和地离开?”
     “谁知道呢……也不知道这么惶惶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酒馆老板叹气道。
     “嘿,如果不能把贵族猪和教会狗给收拾了,那永远都不是头!”
     佣兵冷笑道。
     酒馆老板愣了愣,似乎没想到眼前这位据说经常接受帝国官方的雇佣,与曼尼亚城卫队关系不错的佣兵竟然也会这么说。
     ……
     而在另一边,离开酒馆的卫兵左拐右拐,很快就拐入了曼尼亚一条不起眼的小巷。
     他进入巷子深处,叩响了房门。
     “谁?”
     门内,传来一声警惕的询问。
     “是我,鲍恩。”
     卫兵声音低沉地道。
     房门很快开启,一个年轻人现出身形,惊喜地说:
     “鲍恩团长,您来了!”
     名为鲍恩的卫兵轻轻点了点头。
     “导师来了吗?”
     他问道。
     “已经到了,正在里面等您,而且今天还来了新的客人。”
     “新的客人?”
     鲍恩挑了挑眉。
     说完,看了看对方那有些兴奋的样子,他心中一动:
     “不会是西南那边过来的人吧?”
     似乎是发现自己说漏了,年轻人连忙表情夸张地捂住嘴,然后缓缓放下手,神神秘秘地笑道:
     “您见到导师就知道了。”
     看着年轻人一副保密的样子,鲍恩失笑。
     他轻轻摇了摇头,走入房门。
     而年轻人则在鲍恩进入之后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最后才悄悄将门关上。
     进入房门,穿过客厅和走廊,鲍恩来到了最深处的房间。
     “导师,鲍恩团长到了。”
     年轻人叩响房门,恭敬地道。
     而紧接着,房门内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进来吧。”
     年轻人退到一旁,而鲍恩则轻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甲胄,推门进入。
     这是一间小型会议室,最前方摆放着一尊小巧美丽的女神像,而在会议桌前,则坐着一位身穿白色祭司袍的中年人。
     只见鲍恩单膝跪地,伸手在胸前画了一个标准的权杖符号,一脸肃穆地道:
     “帝国第七近卫军团副团长鲍恩……见过导师!”
     “别这么拘谨,都是女神大人的信徒,都是为了理想而战的战友。”
     中年人微微一笑。
     说完,他又神色一正,认真地问道:
     “鲍恩阁下,您那边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鲍恩轻轻一叹:
     “自从新的法案实施以来,就越来越乱了,刚刚来之前,我还差一点在酒馆中与人发生冲突,而起因不过是因为我是近卫军团的人罢了。”
     “民众们的怒火,已经很难压抑下去了……”
     听了他的话,中年人一声长叹:
     “没办法,贵族和永恒教会从来都没有将普通的民众们尤其是广大的底层民众真正视为同胞,这是帝国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哀。”
     说着,他又问道:
     “对了,军团那边怎么样了?”
     鲍恩神情一肃:
     “除了团长的亲信部队之外,已经有70%的士兵愿意在最关键的时候加入正义的一方,反抗腐朽的帝国!”
     “很好!有了你们的加入,我们一定会战胜黑暗,迎来光明!”
     中年祭司大喜。
     听了他的话,鲍恩感慨道:
     “您也知道,我们负责留守的第七近卫军团绝大多数人都是从平民中选出来的,对于帝国近年来的做法,大家早已心存不满了。”
     “都是为了未来啊……”
     中年祭司轻轻叹息。
     而鲍恩想了想,又满是担忧地说:
     “不过……导师,我们第七近卫军团实力太弱了,哪怕是全部加入反抗军,恐怕也很难战胜贵族们的力量,无法夺取议会的控制权。”
     “所以,我们得去寻找更强的力量!”
     中年祭司目光坚定地说道。
     鲍恩心中一动:
     “导师,我听若弗雷说,今天有客人来?是与此有关吗?”
     中年祭司微微一笑:
     “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要说的,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是跟谁学习了女神冕下的教诲吗?今天我就来给你介绍一下,我曾经的导师……”
     说完,他站起身,朝着会议室另一侧的后门走去。
     鲍恩心中好奇,连忙跟了上去。
     会议室的后门通往的是一座小巧的庭院,而在庭院之中,栽种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橡树。
     橡树之下,一位身材高挑的红发精灵正背着双手,欣赏着不远处的喷泉。
     精灵?!
     鲍恩瞪大了眼睛,继而精神一振。
     “德玛西亚大人,鲍恩到了。”
     中年祭司恭敬地说道。
     德玛西亚……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鲍恩微微一愣。
     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
     直到中年祭司一声提醒:
     “德玛西亚大人是《生命圣典》的编纂者之一,在生命教会理论研究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也正是他,记录了圣约翰大人的传奇故事,为我们开启了民智!”
     原来是他!
     鲍恩恍然大悟,继而肃然起敬。
     只见他单膝跪地,恭敬又激动地对德玛西亚行了一礼:
     “生命信徒鲍恩……见过德玛西亚大人!”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也不用这么紧张,同为女神冕下的信徒,我们都是一家人。”
     德玛西亚笑道。
     别说,这个不正经的家伙正经起来的时候,还真有点人模狗样的唬人感。
     感受着德玛西亚那令人如沐春风的态度,鲍恩心中敬意更甚。
     而中年祭司则行了一礼,恭敬地道:
     “德玛西亚大人,刚刚我还和鲍恩讨论,虽然我们已经决定反抗,但是我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哪怕是加上鲍恩策反的禁卫军,恐怕也无法战胜有着高阶乃至传奇职业者的贵族们……”
     “您之前说将会我们带来新的力量,难道是说精灵之森会派出精灵天选者军团吗?”
     中年祭司和鲍恩面露期待,不过,德玛西亚却轻轻摇了摇头:
     “不,人类世界的危机,人类世界的历史,当然最好还是由人类自己来解决,来改写。我们会提供部分战力,但最关键的,还是各位自己。”
     “我们自己?”
     两人微微一愣。
     “您的意思是说,您的意思是说我们还有什么能够争取的力量吗?”
     中年祭司眼前一亮。
     “更准确的说,他们已经被争取到了,现在做的,是让他们能够获得解放,加入我们。”
     德玛西亚笑着回答道。
     “解放?”
     两人对视了一眼,面露疑惑。
     而德玛西亚则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问:
     “两位,你们说……整个曼尼亚除了永恒教会,超凡者数量最多的地方是哪里?”
     “帝国议会?贵族们绝大多数都是实力不俗的超凡者。”
     鲍恩思索道。
     “不。”
     德玛西亚摇了摇头。
     说着,他转过身,看向了某个方向:
     “在曼尼亚,永恒教会之外,超凡力量最多的地方,不是议会,也不是皇宫,而是那里。”
     两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一座巍峨阴森的城堡。
     那是关押神圣曼尼亚帝国政治犯和异教徒的城堡,一座号称永远不会被攻破的监狱,也是整个神圣曼尼亚帝国帝国权威的象征之一——多罗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