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06章 摘桃子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苏云那夫人没死!
     这一点,赵黎歌也是做好了心里准备,从苏云死后的一系列布局,包括自己成为了鬼将,都和那女人有关系,既然自己可以苏醒,那女人自然也可以做到。
     她没有想到的是,苏云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那女人的下落。
     “她曾经在瑶池等过我。”
     赵黎歌一听苏云这话,妙目便是一瞪,道:“苏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是要我去瑶池找你那位,你死了这条心吧。”
     虽然不知道苏云是怎么做到杀死衢州那些妖魔鬼怪的,但赵黎歌确定一点,苏云还是无法离开饶州的,别看外界猜测,苏云是因为身为城隍爷,庇护的是所有生灵,那都是屁话。
     如果苏云可以离开饶州,那些对人族出过手的妖族和鬼族早就被连根拔起了,因为她知道这男人可不是那种心软之人。
     当年饶州那些得罪过他的人,最后的结局可都很惨。
     “这和,毕竟你和若晴也是相识。”
     苏云有些尴尬,他确实是这么想的,自己无法离开瑶池,那就让赵黎歌去瑶池,查清楚若晴说在瑶池等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相识又怎么样,我和她老死不相往来,你让我去瑶池也可以啊,你就不怕我见到她,直接把她给杀了?”
     苏云深深看了赵黎歌一眼,半响后答道:“你应该打不过她。”
     “苏云,放你娘的狗屁。”
     赵黎歌被气怒了,当年她就被那女人给死死压着一头,现在自己成为了鬼将,竟然还说自己打不过他,这夫妻两也太欺负人了。
     “我只是称述一个事实,既然你说你变成鬼将有若晴的原因,那若晴能够让你成为鬼将,她自己的实力自然不弱,更别说你是最近才苏醒,而若晴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出现在了瑶池。”
     苏云语气平静,他觉得自己只是说出了实情罢了。
     “你们夫妻两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不要拉上我,我是不会去瑶池的。”
     赵黎歌被气呼呼的气走了,苏云有些无奈,赵黎歌不去,他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到其他人去。
     自己那善身,此刻正在京城悠闲自在的很,压根不想去瑶池,至于其他人,他并不想暴露和若晴有关的事情。
     否则的话,只要他跟陈山说一句,大明估计可以把瑶池给翻个底朝天。
     “系统,签到!”
     苏云开始指望系统可以签到一些好东西。
     “签到成功!”
     【获得阴稻种子】
     阴稻种子?
     查看了一下之后,苏云便是知道这阴稻种子是什么了,人要吃饭,鬼要吞食阴气,而阴稻就相当是鬼的食物,里面汇聚了阴气。
     “就种在城隍庙后吧。”
     城隍庙的后山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山上有着一个亭子,登上入亭可以俯瞰整个饶州城,以往一些文人墨客在城隍庙游逛完后都会选择登山游览一番。
     苏云身影出现在这后山山顶处,整个后山山顶处有一块面积较大的平地,苏云右手一挥,这些阴稻便是落入土中,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竟是长出了苗穗。
     “看着倒是和水稻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稻苗长出,苏云便是回到了城隍庙,而此刻在京城那边,苏云善身已经是从赵黎歌这边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便也是决定离开。
     只是,他要离开,郑乘舟便是不干了。
     “你不去瑶池?天仙娘娘等了你这么多年。”
     “会有人去的。”
     “你必须要去,我带你回瑶池!”
     听到苏云善身说不去,郑乘舟几乎是要气炸了,天仙娘娘在瑶池等了这人这么多年,虽然天仙娘娘现在不在瑶池了,但天仙娘娘可是在瑶池留下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就是给她丈夫留着的,他怎么可以不去?
     “你要强行带我回去?”
     “你要不答应,我只能这么做,在京城,我还是有些势力的。”
     郑乘舟在京城这几年,也算是结交了不少权贵,在他看来苏云是一个外来人,自己动用点关系,将苏云给带走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带不走我的。”
     苏云摇了摇头,郑乘舟再有关系也不过是普通人,就司元勇那边就可以搞定他。
     “是嘛,那我倒是要试试,不妨跟你明说了,我与李府的大公子称兄道弟,李府在京城的势力就不用我多说了。”
     “李府,不知道。”
     苏云善身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李府,但郑乘舟只当苏云是故意这么说的,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李大人,那可是当朝二品大臣,最重要的还是这一次的科举考试的主考官,在这种氛围下,整个京城没有人不认识李大人的。
     “东家,李公子来找了。”
     也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王掌柜的敲门声,郑乘舟都有些诧异,刚说到李公子,李公子竟然就来了。
     “李兄!”
     不过李公子来了,郑乘舟自然是不敢托大,连忙是打开雅间的门。
     “李兄前来是有事情吗?”
     “听闻赵兄今日多宝斋可是卖出了许多东西。”
     李泽笑眯眯的看着郑乘舟,当看到雅间里的苏云善身时,只是一扫便是收回了视线。
     “主要是为了我母亲诞辰,给她老人家祈福。”
     听到郑乘舟这话,李泽脸上却是露出玩味笑容,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纸张,递给了郑乘舟,道:“郑兄,好好看看吧。”
     接过纸张,看了上面的内容后,郑乘舟面色瞬变,脸上竟是出现了冷汗。
     “李……李兄这是何意?”
     “我有什么用意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当京城的百姓们,那些达官贵人,知道你这母亲和你毫无血缘关系,那所谓的冷玉也不过是外夷随手可得之普通之物,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
     “原来李兄和我称兄道弟,就为了探我之底。”
     到了现在,郑乘舟哪里还不明白,这李泽与自己交好,就是想要探查自己的底细,而自己竟然是上了他的当。
     “哼,你利用阴谋手段,巧夺百姓财富,如果真相传出去,恐怕走不出京城吧。”
     “你们李家想要什么?”
     郑乘舟从短暂的惊惧后也是恢复了平静,李泽没有把真相公布出去,而是来找到自己,自然是有所求。
     “简单,以后多宝斋的所有收入,九成归我李家。”
     李泽看向郑乘舟,说出了目的。
     多宝斋有多赚钱,他们李家也是暗中调查过,每隔一两个月,郑乘舟都要找理由搞一次活动,而每一次几乎都能够卖到近百万两白银,而成本却不足十万两。这笔钱,就是他们李家都无比心动。
     “不可能,如果只有一成的话,多宝斋根本维持不下去。”
     “哼,郑乘舟,我们将你调查的很清楚,你多宝斋的那些东西,实际价值不值卖出价格的百分之一,给你留一成已经是足够了。”
     “账不是这么算的,不说我捐出去的钱,就是为了维护我的有钱豪爽形象,每月花出去的银两都不低于十万两,更别说多宝斋这么大的店铺,光是每个月的租金还有店里小二的开支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更别说,每一次多宝斋挑选的都是稀奇之物,虽是便宜可却也是难寻,光是寻找这合适之物也是要花大钱。”
     郑乘舟没有说谎,别看他赚的多,但他花的成本代价也高,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因为当初天仙娘娘跟他讲这种模式的时候,他便问过天仙娘娘,这样是不是太费本钱了?
     “有一种生意,每月只需要一两银子本钱就可以赚取到十两银子,而还有一种生意,需要一千两银子的本钱,一个月除去本钱后只能赚到三百两,很多人下意识都会选择第一种,毕竟第一种是翻了十倍的收益,可实际上第二种要远比第一种赚到的钱多。”
     郑乘舟经过这么一点拨,便是明白了天仙娘娘的意思了。
     哪怕花一万两的成本只赚到一千两,也比花一两银子赚十两要赚的多。
     也正是明白这一点,他才舍得这么大的投入来给自己立人设,只要赚的比投入的多,那就是可以做的生意。
     所以除去成本,他每一次赚到的也不过是投入的三成。现在李家一开口就要走九成,他这多宝斋都开不下去。
     “你觉得你还有得选择?要么继续开着,要么就去牢狱里面,郑乘舟,你没得选择,自己考虑清楚。”
     李泽当然知道这样的话郑乘舟就没了一点利益,但郑乘舟赚了这么多钱,他们李家要把郑乘舟身上的钱全部给榨干。
     “考虑什么,你们李家从哪里来早点回哪里去,郑小子的钱已经是答应捐献给这一次北方受灾百姓了。”
     一直沉默的苏云善身忍不住了,他的话让郑乘舟和李泽两个人都呆住了。
     “我……我什么时候说要捐了?”
     当初捐五十万两给灾民,那是为了立人设啊。
     “你是何人?”
     李泽凝视着苏云善身,一开始他以为苏云是郑乘舟的下人,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