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02章 多宝斋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这刘家和你有什么关系?”

     刘家,河南望族,而且在当地很有声誉,当地百姓们也是自发前来吊唁。

     司惜玉跟着苏云善身进了刘家给布置的灵堂,看到苏云善身很是郑重的行礼,最后还是忍不住疑惑开口询问了。

     渝州,离着饶州那么远,苏云怎么会认识刘家,认识刘青山的?

     “刘大人是个好官,来了祭拜吊唁不很正常吗?”

     “这一路,你是直奔渝州来的,你怎么知道这位官员牺牲了?”

     司惜玉不相信苏云的解释,因为她这一路都跟着苏云,苏云去过哪里,见到过什么,跟随说过话她都看在眼里,她可以确定苏云这一路上并不知道那位大明的官员牺牲的事情。

     可这一路上,苏云又是直奔渝州而来,明显就是来吊唁这位官员的,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位官员牺牲的。

     另外,苏云不辞千里来渝州吊唁,却只是在灵堂前鞠了一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

     “我与刘大人并不相识,只是听闻刘大人牺牲之事,特来吊唁而已。”

     苏云善身知道司惜玉疑惑什么,他会来渝州,是因为自己本体跟自己神识沟通,让他来这一趟渝州,毕竟许家是自己弟子的后人。

     “那现在呢,现在你要干什么?”

     司惜玉不相信苏云的话,只是她并没有刨根问底,一来是她性子就是这样,二来也是她知道,就算她刨根问底也不会得到答案的。

     “先去你家那边看看吧,你要带果果走,我总得了解一下你家的情况,对吧。”

     带苏云去自己族里,司惜玉原来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现在她突然改变了想法,自己用不着回族里的,要知道她们一族在世俗也是有自己的地盘的。

     “我家在京城。”

     “京城,那可是好地方,正好去见识一下。”

     ……

     京城,作为大明首都,本就热闹非凡,而最近却更是热闹,因为恩科开考在即,各地的学子们都开始赴京赶考了。

     京试可不同于乡试和县试,能够参加京考的,那都是过了乡试的,最小都是一个举人,已经算是半个官身了,脱离了底层了,更何况很多学子举人,本就家庭优渥,来了京城也是舍得花钱,京城两市的商贩生意也是变得兴隆起来。

     “到底是京城啊,还真是繁华,这城门进出之人,单单这么一会,就比得上饶州城一天进出的人数了。”

     苏云善身来到城门口,看什么都新奇,犹如土包子一般,这让站在司惜玉身后的老者神情有些尴尬,只觉得这人害得自家小姐跟着丢脸了。

     看看进出城的这些人,哪个看过来的目光不是带着嘲讽之色,你就算是没有见过世面,那也可以藏在心底啊,有必要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吗?

     苏云善身可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有着穿越前的记忆,比这更繁华的城池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尤其是见识现代的摩天高楼大厦,京城虽然繁华,还不至于让他被震撼住。

     他惊奇的原因是因为京城的规模,也许是因为这一世的大明要比原来的大明朝存在的年限更长,京城比起原来的京城要繁华了许多。

     “叔叔,这城门好大啊。”

     果果也是和苏云一样,小女孩是真的没有来过京城,也没有见过这么恢弘的城门和城墙。

     “大吗,以后叔叔给果果也盖一座这样的城堡,也弄这么大的城门。”

     “真的吗,可是这么大的城门,果果一个人又打不开。”

     果果咬了咬食指,说出天真的话语,让蓝血一族的老者翻了一个白眼,这两人,一个敢吹,一个还真敢信。

     “先进城吧。”

     感觉到周围人的鄙夷目光,哪怕是司惜玉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当下先朝着城内走去。

     “走吧,咱们也先进城去吧。”

     苏云善身笑了笑,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拉着果果也是朝着城门走去。

     只是就在三人到城门前排队等候进入的时候,队伍出现了骚乱,人群主动给让开了一条路,一辆马车从城外行驶进来。

     “这是哪家王公贵族的马车吧。”

     一些第一次进京的人,看到众人主动给马车让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可能这马车里坐的是哪位官老爷。

     “这可不是什么官老爷,这是郑家的马车,马车里坐的是郑公子,这可是整个京城最豪华的一辆马车,看到马车上镶嵌的那些珍珠宝石吗,那可是来自于南海的大珍珠,还有其他宝石也都是极其珍贵,都是来自于异域,据说一颗就价值数百金。”

     “这些宝石不算什么,那匹马也是上等的宝马,曾经有人出到一千黄金,郑公子都没有卖。”

     “你们还是太肤浅,只知道宝马和宝石,这马车的帘子包括整个布匹,都是用的上等的雪丝布,知道雪丝布是什么吗?据说是江南那边顶级的丝绸。”

     “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郑公子很有钱了?可这是京城啊,有钱就敢这么的招摇?”

     古代,士大夫不言利,似乎是只要谈到钱那就是俗人,自然有钱人的身份地位也并不高,尤其是在京城这些地方,那可是高官权贵云集的地方,一个有钱人这么的嚣张,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谁会找郑公子的麻烦,郑公子七年前来到京城,当时恰逢洪水泛滥,郑公子直接是捐了五十万两白银赈灾,这可是大善人啊。”

     “要是别人这么奢侈,大家会嫉妒,可郑公子这样的大善人,没有谁会觉得郑公子嚣张的。”

     那些第一次来京城的人,听到这些解释,看向马车的眼神也是带着钦佩,不过其中也有人好奇问道:“那这郑公子是做什么的啊,怎么这么的有钱?”

     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司惜玉目光也是看向那了解情况的几位京城百姓,显然也是有些好奇了。

     “郑公子可是白手起家,据说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经商了,到现在生意更是遍布了天下各地,就连异域也有呢,只不过郑公子心善,很多时候卖东西都是为了帮助穷苦百姓。”

     “嗯,这事情我也知道,郑公子在京城开了一家多宝斋,里面可都是珍宝,有一件来自于西域的七巧琉璃珠,价值十万两,可郑公子却只卖一万两,但要求买家拿出五万两来捐赠给受灾百姓,这才是真正的做善事。”

     司惜玉眼中有着惊奇之色,而后目光转向了苏云善身,说道:“同样是做善事,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人家郑公子做善事,自己日子也过的很舒适,而苏云呢,同样做善事,帮助的人少不说,还把自己给弄的很狼狈,这一路上要不是她出手相助,苏云和果果估计连吃饱饭都难。

     “那当然不一样。”

     苏云善身看着离去的马车,总觉得这人做的事情和他记忆中某群人做的有些相像啊。

     “郑公子不是七天前才刚刚离开京城吗,以往一走都是个把月的,怎么这一次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知道,但肯定是有事情的,只要去多宝斋那边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

     司惜玉进了城,带着苏云便是朝着族老在京城所购置的宅子走去。

     蓝血蟒蛇一族,与大明是有合作的,大明也给蓝血蟒蛇一族给安排了居住的地方,可司惜玉到了地方之后,发现族人都搬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司惜玉神情微变,难道是族人出了事情?

     “是大小姐吧,大小姐,家里老太爷重新给购置了宅院,就离着这里不远,我带大小姐过去。”

     离着宅邸不远处,走出了一位丫鬟,看到司惜玉和老者的时候,眼睛一亮。

     “好,你带路吧。”

     司惜玉知道自己这族人是看到自己身边有外人,才说这样的话来掩饰。

     “小姐,是这样的,族里长老主动把宅邸还给皇室了,咱们另外购置了宅邸。”

     “还给皇室了,为什么要还给皇室?”

     司惜玉有些不解,这宅邸他们一族都待了有上百年了,住的好好的啊。

     “不止是咱们一族,其他族也是一样,都是主动把宅邸退还给了大明,然后再自己花钱重新购买宅邸。”

     “其他族也这样?”

     在惊讶之余,司惜玉妙目有着思索之色,半响后便是想明白了,也知道自家长老还有其他族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一切都是因为饶州那位吧。

     饶州那位城隍爷出手的事情,她在路上也是听说过了,在震惊之余,也是仔细回想自己在饶州做的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出格之事,直到最后确定没有才安心下来。

     就这样,族内长老在途中还特意来找了一趟自己,又一次确认了一遍,最后得知果果的天赋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强行带走的话,毕竟,这小女孩可是从饶州走出来的啊。

     饶州,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妖族和鬼族都不敢轻易碰触。

     “长老是不是有些杯弓蛇影了?”

     司惜玉觉得不退房子也没什么,毕竟和大明合作,大明给一栋宅邸和一些特权也是应该的。

     “其实一开始族里长老们也没打算这么做的,可随着其他族都选择了退掉房子,如果咱们不退的话,就显得有些特殊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明白了。”

     其他势力都退了,她们蓝血蟒蛇一族如果不退,就显得有些不懂事了。

     新宅邸也是在富人区,只是在走过一条街道的时候,苏云善身停下了脚步,看着左边的一家店铺。

     多宝斋。

     “进去看看先?”

     苏云善身说完也不等司惜玉反应,拉着果果的手便是走进了这多宝斋。

     “欢迎客官光临多宝斋。”

     多宝斋门口,几位店小二立刻是迎了上来,脸上带着热情笑容问道:“先生是要看丝绸还是珠宝?”

     “随便逛逛,进来涨一下见识。”

     听到苏云善身这话,几位店小二脸上热情笑容依然不减,反而是主动给介绍起来店里的宝物。

     “这颗红宝石,是来自于西域,是我们东家亲自前往西域,在那召集了数位雕刻大师雕刻出来的,数量及其稀少。”

     “这是段雪绸,来自于江南的顶级丝绸,水洗不会掉色,而且及其轻盈,无论是做里衣还是外衣都是极好的。”

     店小二在那介绍,而苏云善身这是目光落在摆在柜台上和架子上的这一件件物品,这些物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每件物品的前面都有个价格标签。

     “那位郑公子倒是稀奇,其他店的东家可巴不得把价格给捂在自己肚子里,这样要是遇到不懂行的还能够卖个高价,这位郑公子倒是好,直接把价格给标出来。”

     进店的司惜玉看到那些物品标记上的价格也是觉得有些意外,苏云善身听到司惜玉这话,却是略带深意的笑了笑,明码标价有时候是不好,但有时候却也能带来特大的好处。

     “小二,你们这店的东西能够打折吗?”

     “先生,我们这店的东西没有折扣的,价格也都标出来了,只能是按照这个价格买。”

     店小二摇了摇头,这也不是第一个客人这么问了,他们也都熟悉该怎么回答了。

     “不打折,如果我们买的多呢?”

     跟在司惜玉身后的老者有些不相信,哪有开店做生意不会打折的,只要买的多,多少会给优惠。

     “这位老人家,我们多宝斋所有物品都不打折的,无论买多少件,标价多少就是多少卖,不过几位如果真想买的话,可以再等那么几天,这一次我们东家回京城,可能会开一场活动,到时候你们可以来参加。”

     “好,那我们就过几天再来。”

     苏云善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是出了这多宝斋。

     “你不是想要买东西?”

     司惜玉看到苏云善身离开,走出来有些好奇问道。

     “司姑娘,你觉得我身上拿的出这么多钱?”

     司惜玉:……

     确实,苏云身上估计不会超过三两银子,里面最便宜的一样东西都买不起。

     “我可以给你钱。”

     “不用了,我进去不是要买东西,只是为了证实我的一个猜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