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99章 震怒(二合一大章节)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许家起兵造反,不到一天的时间,便是被平叛了。

     不说外地,就是滁州当地的百姓,一些住在比较偏僻地方的百姓,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许家包括许执仁在内的许家二十三人,全部都关入大牢。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在百姓当中产生多大影响,但在朝堂当中却是有着巨大影响,尤其是在河南路官场上。

     刘青山,那是刘家家主的唯一儿子,而刘家是河南望族,也有不少族人在京城为官。

     这件事情一出,朝堂震动,尤其是刘青山不屈服叛军,连带着妻儿子女都被叛军斩杀,没有坠了刘家忠烈之名声,就连当今圣上听闻刘青山之死后,也是一夜未曾进食。

     “青山是我大明未来的阁臣啊。”

     崇仁帝悲痛不已,痛失了这么一位忠烈的有能力的臣子,是大明之不幸,也是他皇家之不幸,更是刘家之不幸。

     “传旨,厚葬刘青山,并对天下宣告刘青山忠烈之事,让夏阁老代替朕去一趟河南抚慰刘老,嗯,带着御医一同前去,刘老突闻此等噩耗,可能会承受不住。”

     白发人送黑发人,尤其还是唯一的后代,崇仁帝可以想象到刘老听闻消息后得该有多悲痛,而且刘老也是六十高龄了,就怕会承受不住身体垮了。

     “陛下,许家那边该怎么处置?”

     “满门抄斩,也不必等到秋后了。”

     崇仁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四个字,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太祖废除了凌迟之刑,他都想对那许家人千刀万剐。

     太祖废除凌迟刑罚的原因很简单,凌迟刑罚让得受刑者深受非人之折磨,很容易怨气横生成为恶鬼。

     衢州!

     “老爷,许家出事了!”

     司徒管家拿着一份告示急匆匆的走回了府里,朝着司徒信说道:“老爷,这是官府下发的告示,许家造反不过已经被平叛了,许家所有人三日之后问斩。”

     “什么?”

     司徒信接过告示,等看完之后,脸上也是有着恼怒之色,道:“我就知道许家不安生,可没有想到许家竟然敢造反,就凭着这三千死士,怎么可能造反成功的。”

     如果没有贾老弟的告知,许家还有一些可能,可这个世界存在着妖魔鬼怪,而且大明朝还有镇虎卫,许家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按道理来说,许家造反,而且先前违背诺言,不但不出手搭救他们司徒家,还落井下石,想要霸占司徒家的工程院,所以许家遭难,司徒家也压根不用在意。

     可关键问题是,许家和司徒家一样,都是师祖弟子的后人。

     司徒信不能无动于衷,沉吟了片刻之后,他决定去找贾老弟,和贾老弟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

     “去贾府一趟,给我送一封书信给贾老弟。”

     写了书信,把大概情况给交代了一下,司徒信便是让管家用信鸽把信送往贾府。

     两个时辰之后,贾全安出现在了司徒家的大宅,而且贾全安不是一个来的,身边还有一人。

     “司徒老哥,那许家的先祖也是咱们师祖的弟子?”贾全安一见到司徒信便是开门见山询问道。

     “嗯,许家和咱们一样,先祖都是师祖的弟子,而且许家先祖当年很得师祖喜爱,可是贴身跟着师祖的。”

     关于许家先祖和师祖之间的关系,司徒信也是从许家家主那边了解过一些,当年先祖那么多弟子,而许家先祖不仅仅只是弟子,更是保护始祖的安全,师祖去哪便是跟着去哪,关系可想而知。

     “师祖那么多弟子,许家先祖和师祖的亲近关系在众多弟子当中,应该可以排进前三。”

     听了司徒信的介绍,贾全安表情也是变得严肃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许家可就不能被满门抄斩啊。

     “我在想,要不要告诉师祖这件事情。”

     司徒信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贾全安思考了一会却是摇了摇头,答道:“这些小事我觉得还是不要打扰师祖了,师祖喜欢清静,陈大人,你看眼下情况该怎么处理。”

     贾全安目光看向了自己边上这位,跟他一起来的便是江南路镇虎卫司长陈山。

     “许家既然是城隍爷弟子的后代,看在城隍爷的面子上,我想陛下应该会网开一面的。”

     陈山也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贴身护卫加弟子,这两个身份足以说明那位许家先祖和城隍爷之间的亲近关系了,换做他是城隍爷的话,也肯定不想见到自己如此亲近的弟子绝后。

     此事,刻不容缓!

     陈山和贾全安还有司徒信打了招呼之后,便是立刻前往衢州的镇虎卫院子,而后飞鸽传书给京城方向。

     ……

     京城!

     “什么,许家先祖是城隍爷的弟子?”

     莫文石接到陈山给传来的书信之后,神情也是变了,立刻便是带着人前往皇宫。

     半个时辰后,一封密旨从皇宫传出,朝着滁州而去。

     滁州牢房。

     许家人被关在一个牢房内,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绝望,因为他们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砍头,谋反本来就是死罪,更何况他们还杀死了滁州知府。

     许执仁,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到现在他还想不明白,那些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果不是那些神秘人,许家怎么会败的那么快?

     就在许执仁思考的时候,牢门外传来脚步声,几位狱卒走了过来,将牢门给打开了。

     牢门打开,许家人却没有一个脸上有喜悦之色,他们知道自己的罪,能够关在牢里多一天,那就意味着多活一天,而一旦走出牢门,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爹爹,我不想死。”

     “大伯,我还没娶媳妇呢。”

     许家年轻人一脸畏惧,都不想踏出牢门,虽然牢房阴冷潮湿,可相比起砍头他们还想活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谁是许执仁,带出来。”

     牢门外传来声音,许执仁在狱卒的注视下走出牢门,只是走着走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狱卒竟然把他带出了牢狱,而且还没有给他上枷锁。

     最后,许执仁发现自己到了知府衙门内,在他的面前站着两位官员,两位他不认识的陌生官员。

     “许执仁,圣上有旨,饶你许家死罪,你许家立即离开滁州,此后隐姓埋名。”

     听到面前官员的话,许执仁傻眼了,都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圣上竟然免了他们许家的死罪,甚至连牢狱都不用做?

     “大……大人……”

     “你没有听错,你们许家确实是可以走了,以后好自为之!”

     传达圣旨的那位官员说完这话之后便是离去了,而剩下的那位则是用复杂神情看着许执仁。

     “大人,圣上为何会网开一面?”

     许执仁一肚子的疑惑,他想不明白,许家犯下如此重罪,当今圣上为何还会宽恕他们许家。

     “许执仁,你要感谢你们先祖,感谢你们有那么一位师祖的存在。”

     王进是镇虎卫的成员,他知道圣上会宽恕许家的原因,许家先祖是城隍爷的弟子,圣上这是给城隍爷一个面子。

     “师祖?”

     听到对方提到师祖,许执仁神色变了,关于自己家那位神秘的师祖,他从先祖留下来的笔记中也了解一些,可就算师祖确实如先祖所说的,才华可以和圣人相提并论,但师祖是宋朝时候的人物啊,早就已经是作古了。

     王进也不给许执仁多解释,站在他本心上,他是希望许家偿命的,可他也知道圣上这么安排的苦衷,圣上是站在大局上考虑。

     王进走了,许执仁站在原地发呆了一会,随后却是狂喜起来,不管如何至少他们许家这一次是安全了,至于说离开滁州,不用圣上下令,他也会这么做的,因为滁州已经是没有他们许家的容身之处了。

     隐姓埋名就更不算什么了,杀了刘青山,以刘家在河南的势力,不隐姓埋名的话,必然会遭到刘家的报复。

     ……

     一天之后,许执仁带着许家人悄悄离开了滁州,直接选择坐船离开,而目的地则是衢州。

     不同于许家其他族人的狂喜,他这一天的时间则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当今圣上看在自己师祖的面子上放过了他们许家,再联想到前不久同样被押入大牢的司徒家,看来司徒家能够脱罪,并不是他一开始所猜测的那样投靠了朝廷,很有可能也是因为师祖的原因。

     毕竟,他们许家连造反这样的死罪都可以被赦免,那么相比之下司徒家所犯的罪就更不算什么了。

     因为这个猜测,他对自己那位师祖充满了好奇,这一天的时间也是又一次详细阅读完了先祖留下来关于师祖的一些信息,不过这些信息都很有限,最终他便是决定前往衢州,去找司徒信了解个清楚。

     衢州,司徒府。

     “司徒大哥,小弟是来谢罪的。”

     一进了司徒府,见到司徒信,许执仁脸上露出一脸愧疚的表情。

     司徒信冷冷看了他一眼,对于许执仁的来意,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许执仁不是来道歉的,是想要从自己口中知道关于师祖的消息。

     在许执仁到来之前,他也和贾老弟商量过,对于师祖的事情要不要告知给许执仁,最后两人商议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告诉许执仁。

     不管如何,许家都是先祖弟子的后人,想来先祖他老人家见到许家后人也会很开心。

     “司徒大哥,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师祖是饶州的城隍爷,这个世界还有妖魔鬼怪的存在?”

     听完司徒信的话,许执仁嘴巴张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他实在是太震惊了,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我真是个蠢货。”

     许执仁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就他们许家还想着造反呢,怪不得那些神秘人如此的厉害,他们许家训练的死士对于这些人来说,那根本就不够看啊。

     “司徒大哥,我明日就带着族人去祭拜师祖他老人家。”

     知道自己的师祖如此的厉害,许执仁已经是想好了,一定要跟师祖他老人家处好关系,至于说造反,知道这个世界大明其实也是处于弱势,他就对这造反没兴趣了。

     有师祖他老人家给罩着,才是真正可以横着走,没看到大明皇帝都要赦免他们许家吗?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给师祖他老人家抹黑就好了。”

     司徒信叮嘱了一句,不过许执仁却没有放在心上,司徒家先祖虽然也是师祖的弟子,但和自家先祖没法相提并论啊,自家先祖可是一直跟随着师祖的,比起司徒家先祖,和师祖的关系要亲近许多。

     而自己是身为先祖的后人,师祖他老人家肯定也会爱屋及乌的,至少会比对司徒家要好点。

     “司徒大哥,那我回去好好准备了。”

     许执仁已经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司徒信也不想和许执仁多说,也是没有任何挽留。

     出了司徒府,许执仁便是回到了客栈,召集了许家所有人,当然他没有把师祖的事情给说出来,只是吩咐所有族人今日斋戒,明日跟随他前往饶州祭拜城隍爷。

     ……

     次日,天晴!

     城隍庙人流依然很是旺盛,许多妖魔鬼怪也是化作人形前来城隍庙祭拜,这些妖魔鬼怪的心思很简单,就希望自己可以被城隍爷给看上,或者是得到城隍爷的庇护。

     “苏云,我看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啊。”

     赵黎歌发现苏云今天一大早,脸上便是有着笑容,不禁有些好奇起来。

     “今日,应该是有故人前来。”

     苏云没有隐瞒,今日一大早,他心中便是有了感应,可能会有故人或者故人之后出现。

     说实话,到了他这个境界,一般事情已经是很难再挑动他的情绪了,也唯有故人和故人之后的出现,才会让他的心绪有些波动。

     “一会都给我严肃一些,谁要是有一点不敬,直接赶出家族!”

     许执仁带着许家人到来了,到了庙门口的时候,又郑重交代了一遍之后,这才迈步走入城隍庙,走进城隍神殿。

     “许家后人许执仁带许家众人见过师祖。”

     许执仁直接是跪了下来,站在神殿苏云神像边上的赵黎歌,听到许执仁的话,也是愣了那么一下,随后呢喃道:“许家后人,难道是许随风那闷家伙的后代?”

     是了,苏云的那些弟子中,没有一个同姓的,姓许的也就只有许随风一个人了。

     许随风,那是苏云收的第五个弟子,从收为弟子之后便是一直跟着苏云,不过赵黎歌当年却是有些讨厌许随风那家伙的,这家伙对苏云太忠心了,而且还不知道变通,有一次她实在忍不住,在酒水里下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得了,可许随风这家伙竟然背着苏云回府,当时可是把她给恨得牙痒痒的。

     自己虽然对许随风有怨念,但赵黎歌也知道苏云多看重许随风,不仅仅因为许随风是他的弟子,更是他的救命恩人,有好几次都救了苏云的命。

     怪不得,怪不得苏云今天会这么的高兴,原来是许随风的后人来了。

     赵黎歌都可以想象到此刻苏云肯定是一脸的笑容,然而当她看向苏云的时候,却是有些错愕,因为苏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表情。

     “怎么了?”

     难道眼前这些许家人不是许随风的后人,自己猜错了?

     这些人是冒充的许家后人?

     不应该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冒充,还想要欺骗苏云?

     苏云不知道赵黎歌心中所想,此刻的他面色严肃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许家人是假冒的,这些人确实是随风的后代。

     他面色严肃的原因,是因为他感受到了许家人身上有因果缠身,而且这因果还很深,随风的这些后人是犯了错,而且还是大错。

     “苏云,你怎么了?”

     苏云眸子低沉,那眼眸之中似乎是有乾坤旋转,半响之后眼复清明,面色恢复了平静。

     虽然苏云表情平静,但赵黎歌到底和苏云关系非同一般,可以明显的感觉出苏云的平静只是表面的掩饰。

     “黎歌,你说随风希望他的后代出事吗?”

     “肯定是不希望啊。”

     赵黎歌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回答,谁会希望自己的后代出事啊,都希望自己后代可以平平安安的。

     “你说,如果我处罚随风的后代,随风会怪我吗?”

     这一次,赵黎歌听出来了,目光看向许家后人,这许随风的后人是做了错事啊,苏云是要惩罚许随风的后人。

     “我觉得如果做错了事,那就该受罚,你是许随风的老师,处罚他的后人也是天经地义的。”

     苏云没有再询问赵黎歌了,脸上突然有着怒色,朝着贾家所在的方向,喝道:“贾全安,给我滚过来!”

     正在府内休息的家全安,听到耳畔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后连忙从床上爬起,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急急忙忙的便是朝着城隍庙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