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97章 许家造反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饶州城隍爷!

     宋朝时期人士,死后被追封为饶州城隍……

     因为衢州事件的发生,整个天下一片宁静,鬼族和妖族也都不敢随意对百姓出手,少有的一些恶鬼和妖怪作乱,那也是因为和某些人有恩怨,没有再出现那种无故伤人的情形。

     各大妖族和鬼族,包括前明世家和一些附妖师家族,都在做一件共同的事情,那就是调查城隍爷的生前来历。

     因为他们都希望可以报上城隍爷的大腿。

     青鬼王的话给他们提了醒,城隍爷又不只是庇护人族的,其他生灵也在城隍爷的庇护当中,如果他们能够得到城隍爷的庇护,那整个天下都可以横着走。

     因此,各大势力几乎是动用了所有一切可以调查的资源,将苏云的来历给调查了个底朝天,最后还真的是让他们发现了一些端倪。

     饶州的贾家还有衢州的司徒家,两个普通家族,他们的先祖竟然都是城隍爷当初在世时候的弟子。

     “到底是谁泄露的消息!”

     陈山神情愤怒,他愤怒的不是贾家和司徒家与城隍爷的关系暴露,他愤怒的是走漏消息之人。

     贾家和司徒家,都不会主动把消息对外透露的,其中尤其是司徒家,本就是一普通家族,不会因此各大势力注意的,所以消息只能是从内部泄露出去的。

     “老师,我查过了,贾家是因为一直负责城隍庙的事宜,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怀疑,而司徒家是因为前不久,朝廷判了明川世子死刑,因为涉及到了司徒家,才引起这些势力的注意,不是咱们内部泄露出去的消息。”

     “贾家这边还好,司徒家那边暗中派人保护,不能让司徒家的人出事。”

     “保护?老师,这用不着吧。”

     柳青愕然,司徒家和城隍爷有这么一层关系,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找司徒家的麻烦,这不是找死吗?

     “不止是保护啊,也是防着有些势力和司徒家过多接触啊。”

     陈山话语中有着深意,都知道司徒家是城隍爷弟子的后代,就怕有些势力故意笼络司徒家,让司徒家和大明反目成仇。

     “你救了司徒家大小姐,这样,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司徒家吧。”

     “我待在司徒家?”

     柳青表情有些古怪,他没有告诉自己恩师,自己是怎么救的司徒依,毕竟这涉及到司徒依小姐的名声,现在恩师让自己去司徒家,他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

     陈山不给自己这弟子拒绝的机会,自己弟子和那位司徒家那位大小姐,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他早就看出来了,也正是因为看出来,他才会这样的安排。

     其他势力想要拉拢司徒家,镇虎卫也是一样,没办法,只能是牺牲自己这弟子,让他用美男计了,一旦拿下了司徒家的大小姐,就不用担心了。

     ……

     滁州!

     “老爷,司徒家被放了出来。”

     许家大院,许执仁听着汇报,面色一沉,道:“朝廷竟然会放过司徒家,难道是司徒家选择投靠了朝廷?”

     在许执仁看来,司徒家私藏枪械那就是死罪,但大明朝廷没有追究,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司徒家投靠了朝廷,交出了枪械制造之法。

     “老爷,如果司徒家投靠了朝廷,那对我们很是不利啊。”

     许执仁眼神一肃,表情也是变得认真起来,司徒家投靠了朝廷,而面对他们许家见死不救,肯定会心生怨恨,会将他们许家也给供出来。

     “老爷,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咱们也筹谋了这么久了,现在动手也是可以的。”

     “现在动手?”

     许执仁也是杀伐果断之辈,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犹豫,当下命令道:“好,那就传我令,你带领三百死士包围滁州衙门,逼迫刘青山交出兵权。”

     “是!”

     看着手下人按照自己的命令执行下去,许执仁心头也是火热,许家从他爷爷那一代开始,筹谋了将近百年,训练了三千死士出来,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推翻大明王朝。

     原本他们是希望等到大明朝出现混乱时候才动手的,因为历史之中任何朝代都不可能长期统治,总会有衰落,总会出现昏君的时候,而那个时候就是他们许家起兵造反的时候。

     可让许家有些郁闷的是,大明竟然和别的朝代不同,几百年来竟然没有出过昏君,百姓们的生活水平也是越来越高,想要靠煽动百姓造反根本是不可能。

     既然煽动不了百姓,那就只能是安插棋子进去,这些年来,许家已经是把整个滁州都给渗透了,无论是官场还是兵营都有他们许家的人,可唯独现在滁州的知府是刚调任来没多久,还没有被他们许家给收买。

     ……

     滁州衙门!

     “大人,不好了,衙门被包围了。”

     “包围衙门,谁这么大胆?”

     刘青山听闻典吏的汇报,神情倒是没有多少慌乱,“可是上面来了钦差?”

     “不是钦差,是有人造反。”

     “造反,点齐衙门内所有兵士,随本官前去迎击敌人。”

     刘青山穿戴好官服,拿起了佩剑,朝着衙门门口走去,而此刻衙门门口已经是被攻破,许执仁出现在了衙门口。

     “刘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许执仁,你要干什么?”

     刘青山是认识许执仁的,他上任之初,便是举办了宴席,邀请了城内士绅前来参加,而许家是滁州的大户人家,自然也是在应邀之列。

     “我要干什么,刘大人你不会看不出来,现在整个衙门已经被包围,城外的军营也是被拿下,刘大人愿意投诚的话,老夫可以封你为丞相。”

     刘青山,不仅仅是滁州知府,刘青山所在的刘姓家族是望族,族内子弟有诸多在河南路官场上任职,而刘青山是刘家当代家主的唯一儿子,如果刘青山愿意投靠自己,那拿下整个河南路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许执仁,你是在痴人说梦,本官深受皇家恩惠,岂会与你狼狈为奸。”

     “把人带过来!”

     许执仁也没想过可以轻易的劝降刘青山,手一挥,身后的死士便是押着一位女子和几位孩子走了过来。

     “刘青山,你的妻儿子女现在都在我手上,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要人头落地,你可要考虑好!另外老夫可以告诉你,不止是滁州军营,我许家在河南路六个军营都安排了人,不出三日便可以将整个河南路给收入囊中。”

     “拿下河南路?”

     刘青山冷笑,道:“就算拿下了河南路那又如何,当今圣上圣明,深受百姓爱戴,只要圣上一声令下,便是有着无数军队前来剿灭尔等叛军。”

     “刘青山,老夫让你投诚是惜才,你莫要自误,刘夫人,好好劝劝你丈夫。”

     刘氏看向自己的丈夫,神情也是平静,说道:“相公,刘家满门忠烈,三代忠臣,不可辱于你之手。”

     “住嘴,给我住嘴!”

     听到刘氏的话,许执仁面色大变,看到刘氏还要说,直接是夺过身边护卫的长剑,一剑刺入刘氏的腹部。

     “相公,莫要让刘家被千人所指啊……”

     许执仁拔出剑,刘氏倒在了血泊中,目光看向刘青山,刘青山满脸铁青之色,双手死死的攥着手中佩剑。

     “刘青山,你再不答应,老夫便是要杀了你的儿子和女儿了。”

     “佩儿,锦儿,你们怕死吗?”

     刘青山用低沉的声音,看向自己的儿女。

     “父亲,我们不怕死!”

     “好,你们都是我刘青山的好儿女,都是我刘家的种,为父对不起你们!”

     刘青山脸上有着痛苦之色,但随后神情又变得坚毅,喝道:“放箭!”

     身后,那些拿着弓弩的士兵听到刘青山的话,拿着弓弩的手都有些颤抖,要知道在他们面前的可是知府大人的儿女啊,这弓箭一射出去,那知府大人的儿女是首当其冲的。

     “听不到吗,本官命令你们,放箭!”

     咻!

     箭矢射出,许执仁面色一变,人朝着后面退去。

     “给我杀,一个不留!”

     许执仁恼怒,他没有想到刘青山竟然这么的顽固,连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的性命都不顾了,招降不成,那就只能是速战速决了。

     衙门虽然有不少兵士,但到底和有备而来的许家死士没法相比,一个时辰之后,整个衙门内除了少数最后投降的衙役,其他全部战死。

     “给我把刘青山的头颅割下来,挂在衙门口示众,老夫要让所有人知道,不投降我许家的下场!”

     许执仁面色阴冷,起兵造反既然占不到大义,那就只能是以铁血手段让人恐惧,让人胆寒不敢抵抗。

     滁州!

     在知府衙门被攻陷之后,许家凭借着死士,不到一个时辰便是掌控了整座滁州城,那些不愿意投降的官员包括军营将领全都被斩杀。

     “好,现在就等其他州城传来好消息了。”

     许执仁很是激动,河南路可是人口最多的一路,而且资源极其丰富,拿下了河南路,和大明朝廷便是有一战之力了。

     PS:祝参加高考的书友和有亲人参加高考的书友,九灯祝福你们高考顺利,一马当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