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河南路,总督府!

     “许家造反?”

     张铭章听到下属汇报,愣了那么一下,倒不是恐慌,而是觉得不可思议。

     从古至今,如此多的朝代,大明算是最好的一个朝代了,至少和前面朝代比起来是如此,天下太平,官员清明,就算有些贪官污吏,但这是属于个人的事情,没有哪个朝代,一个贪官都没有的。

     “许家占领了滁州,滁州知府刘大人不愿投降,妻儿子女都被叛军斩杀,刘大人的头颅被叛军挂在了衙门口示众。”

     “刘青山死了?”

     啪!

     张鸣章右手握拳重重的锤在了桌子上,怒不可遏,边上官员也是万目睚眦,刘大人,那是刘家家主的唯一儿子,那是三代忠烈啊。

     “立刻平叛,本官要亲去滁州,替刘大人报仇!”

     “大人,镇虎卫那边也是通知了,镇虎卫已经是先行行动了。”

     造反,如果仅仅只是涉及到普通人,没有妖魔鬼怪的参与,那要平叛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就怕这里面有鬼族和妖族的身影在。

     ……

     “这许家背后没有鬼族和妖族?”

     余天路听着下属的汇报,脸上也是有着愕然之色,这许家是疯了吧,没有鬼族和妖族在背后撑腰,凭借着他一个许家,竟然就敢造反?

     “大人,依我看许家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妖魔鬼怪,更不知道还有咱们镇虎卫的存在,所以才敢造反。”

     “那就动手吧。”

     余天路是河南路镇虎卫的司长,在得知滁州叛乱之后,他第一时间怀疑是不是鬼族和妖族在背后搞鬼,但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可能,城隍爷刚立威没多久,鬼族和妖族应该是不敢动的。

     现在证明他的猜测没有错,就是一个有野心的普通家族在造反。

     ……

     滁州衙门,现在已经是成为了许家的大本营,许执仁坐在大堂上方,一脸的得意之色,他等着下面的人来汇报情况。

     “家主!”

     “怎么样,其他州城也动手了吧,拿下了几座州城?”

     许文听到家主的期盼话语,迟疑了那么一下后,才断断续续说道:“家……家主,咱们在其他州城军营安插的棋子,在起事没多久便是被拿下了。”

     “被拿下了,这不可能,我许家经营了上百年,许光呢,他已经是鹤城的统领,整个军营都是他的人,谁能动得了他?”

     “许光带着士兵准备攻打鹤城,但刚到鹤城城门,就被一个神秘人给斩杀了,军营里的其他士兵看到许光被杀,便是放下了武器,纷纷投降。”

     “被神秘人给杀了,那些士兵都是站着看的吗?”

     许执仁还是有些不相信,许光手下可是有着三千兵马,作为统帅,谁能够那么轻易的就斩杀他,这又不是小说演义,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只不过是写书人的夸张化。

     “那神秘人太强大了,根本就抵挡不住,这也是那些士兵最后会投降原因。”

     许文表情有些无奈,而此刻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家主,许年被人杀了,钢城起兵失败了。”

     “家主,许风被杀,现在河南总督张鸣章带了三万大军朝着滁州来了,明日就可以到达滁州,我们该怎么办?”

     听着一个个坏消息传来,许执仁脸上的得意之色早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迷茫?

     事情的发展,和他的计划相差的太远了。

     百年的时间,许家派了许多族人改名换姓加入各大军营,这些族人有着家族的资金支持,特意在军营中结交好友,大部分都手握着实权。

     在他原本计划中,就算这些族人不是全部都能煽动军队造反,可至少也不会全军覆灭啊。

     那些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家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面对下面许家众人的疑问,许执仁也是一肚子的疑问,怎么办?

     就凭着三千死士,凭着滁州城根本抵挡不住张鸣章的三万大军,更别说对方还有源源不断的支援。

     “家主,先退走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许执仁面色变化了好一会,他不甘心退走,而且这么一退,以后许家就只能是隐藏在暗中了,要过着被大明官兵追杀的日子。

     可不退的话,等到明日大军围城,想走都没机会了。

     “我……”

     许执仁嘴巴微张,刚要下达撤退的命令,只是话没说完,大堂内突然出现了三道身影。

     “既然那么难做决定,那就本官来帮你做决定吧。”

     “你们是何人?”

     看到突兀出现在大堂的余天路三人,许执仁只感觉背后一寒,而一旁的许文则是尖叫道:“是他们,那些神出鬼没的神秘人!”

     听到神秘人三个字,许执仁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人就朝着左边偏厅跑去,许光有三千士兵护卫,都被这些神秘人给杀死了,现在大堂就那么十来个人,就更阻止不了这几位神秘人。

     “想走?”

     余天路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下一刻身影一闪,人便是出现在了许执仁的前方。

     砰!

     简单的一拳,许执仁人便是飞了出去,撞在了屏风之上,而大堂内其他的许家人此刻也是四处逃窜,可没有一位能够逃出大堂,全都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要留着你们给朝堂审判,本官现在就毙了你们。”

     想到被挂在衙门口的刘青山的头颅,余天路眼中有着杀意,原本滁州也是有两位虎卫驻守的,但因为前段时间的大战,两位虎卫都受了伤,送到京城去疗伤去了,这才导致了滁州空缺,给了许家人可乘之机。

     许执仁躺在地上,看着余天路,再看着其他倒在地上的族人,眼中有着绝望和后悔之色,这场他们许家筹备了近百年之久的计划,竟然不到一天时间就失败了。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为何这世上还会有如此厉害的人?

     如果他早先知道大明有一群这么厉害的人,他绝对不会造反的。

     想到这里,许执仁对于大明皇室也是有些怨恨,你们皇室下面有一群这么厉害的人,为何不显露出来,显露出来不是更好吗,可以震慑到各种宵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