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饶州城隍庙!

     今日迎来了一群人,整个司徒家,在司徒信的带领下,全都来到了城隍庙。

     “爷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

     “难道是因为咱们家刚刚脱离危险,爷爷觉得是老天保佑,要来拜拜城隍爷?”

     “可就算要拜城隍爷,那也完全在衢州祭拜啊,没有必要跑到饶州来啊。”

     司徒家的人都有些不理解,莫不是饶州城隍比他们衢州城隍会灵一点,但城隍可不是其他神佛啊,各地城隍只保佑各地的百姓,饶州城隍保佑不到衢州去。

     人群中,倒是司徒管家和司徒远,看到神殿内的城隍神像,眼中是有着亮光,他们是见过那张师祖画像的,师祖的模样和眼前这城隍神像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他们司徒家的师祖,就是眼前这位城隍爷。

     “都给我磕头,不允许有一丝差错!”

     司徒信可不管自己这些晚辈怎么想的,带头磕头,很是恭敬,而司徒家的人虽然不解,但来的时候,也都听到自己爷爷(父亲)交代过,谁要是敢有一点马虎和不敬,那就得家法伺候。

     “这是司徒弘毅的后人?”

     神殿内,赵黎歌也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下面跪着的司徒一家族人,对于苏云的那位弟子司徒弘毅,她也是有印象的。

     苏云的这个弟子性子和其他弟子不一样,平日里话不多,没事的时候就独自待在院子里搞研究,很少外出,她虽然只是见过一两次面,但留下的印象很是深刻。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她正和苏云一起用餐,司徒弘毅也是陪着,饭桌上司徒弘毅一句话也不说,她还觉得是司徒弘毅是因为有苏云在,作为弟子的不敢多说话。

     可没想到吃到一半的时候,司徒弘毅突然站起身,只说了一句:“老师,我想到了”,然后人就一溜烟跑没了,跑回他的院子去搞研究了。

     “是啊,这是弘毅的后人。”

     苏云脸上也是有着欣慰的笑容,他的那些弟子都很不错,他们的后人也很不错,几百年过去了,司徒家的后人还记得祖训,记得自己当初交代给弘毅的话,这份坚守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要知道,凭借着那些枪械,如果司徒家有野心的话,想要占据半壁江山都不是没可能,就算司徒家没有野心,就是对外出售这些枪械,也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好了,你们都出去,在外面等。”

     磕头完之后,司徒信让自己的后人都到外面去,他一个人留在了神殿中。

     “师祖,陈大人说您是饶州城隍爷,不是弟子没有提前来祭拜师祖您老人家,而是家族里没有记载过这事情,弟子并不知道您就是饶州城隍爷。”

     司徒信也是有些纳闷了,他来的时候也特意查了一下,自家师祖成为饶州城隍爷已经是有数百年的历史了,按道理来说先祖应该会告知的,可先祖在笔记中却没有记载过,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们司徒家才从来没有来这里祭拜过师祖。

     这么说也不准确,司徒家这么多年,还是有人来过饶州城隍庙的,可关键是知道师祖身份和样貌的那就只有历代家主,是司徒家的历代家主没有来过城隍庙。

     “这一次,要不是师祖您老人家,我们司徒家可就要被满门抄斩了。”

     司徒信的话让得苏云面色一沉,对自己的弟子后人满门抄斩,大明朝好大的胆子。

     神殿外,杨坚感受到这一瞬间从神殿内泄露出来的恐怖阴气,心中也是一颤,还好,还好他提醒的早,真要司徒家出了事情,那城隍爷一怒之下,整个大明都承受不住啊。

     而他之所以知道城隍爷和司徒家的关系,是因为城隍爷派他去衢州那边安排城隍入驻的事情,特意点到了司徒家,说可以让司徒家负责城隍庙的修建。

     饶州这边城隍爷的修建是贾家来负责的,而贾家和城隍爷的关系,他也很是清楚,因为这一点,他便是对司徒家上了心,当发现司徒家的人被衢州知府给抓入了大牢,这才提醒陈山。

     但城隍爷没有主动说出口,他自然也不能明着告知,只能是隐晦的提那么一句,好在陈山还是聪明的,及时发现了真相。

     听完司徒信的讲述,苏云的面色才稍微好些。

     “苏云,你不现个真身见见他?”

     “不了。”

     面对赵黎歌的提议,苏云摇了摇头,自己这些弟子的后人,他并打算显露真身相见,只要他们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位师祖在,知道只要不做坏事,其他任何事情,都有自己这位师祖给他们撑腰,那就足够了。

     “我不见他,但有人可以和他聊聊。”

     苏云眼角一挑,目光看向了大殿外,而此刻庙门口,贾全安的身影出现了,他是附妖师,和镇虎卫的关系更密切一些,陈山回来之后便是把情况告知给了贾全安,目的也很是简单,让贾全安来打探下城隍爷是否生气。

     贾全安对于陈山的请求,那是压根就没有理会,他来城隍庙的原因很简单,这司徒家和自己一样,是师祖弟子的后人,那就得认识一下,两家多走动走动。

     “给师祖请安。”

     进入神殿后,贾全安先是恭敬行礼,而后看向有些目瞪口呆的司徒信,笑着说道:“是司徒老哥吧,我家先祖和你家先祖一样,都是师祖的弟子,我姓贾。”

     “哦哦,是贾老弟啊,贾老弟好。”

     司徒信也是清醒过来,先祖的笔记中确实提到过,师祖当初收了不少弟子,但却没有提这些弟子的姓名,当初师祖离世后,先祖这些弟子们便是各自散去。

     “师祖他老人家喜欢清静,拜祭过了就可以了,老哥不妨去我府上坐坐。”

     “贾老弟,去你府上拜访自然是没问题,只是我这有些不清楚,明川世子那边,该是个什么态度?”

     司徒信这一次来,除了见师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想要询问下自家师祖,明川世子该怎么处理?

     明川世子欺凌自己孙女的事情他已经是知道了,差一点自己孙女的清白就毁于一旦,如果依照他自己的脾气,自然是很不得废了这明川世子。

     可他不能这么做,明川世子毕竟是当今圣上的侄子,他怕这么做会让师祖为难,所以想要让师祖明示,可师祖根本就没有回应他。

     “明川世子?老哥你跟我说说情况?”

     司徒信简单说了下情况,贾全安听完之后,面色沉了下来,怒喝道:“好他个明川世子,老哥你怕什么,咱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这个事情必须要有个交代,不然岂不是弱了师祖的面子。”

     贾全安说完这话,目光还偷摸瞄了眼神像,当看到神像没有反应,便是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的,师祖是赞同自己这话的。

     别说明川世子只是一个王爷的嫡子,就算是皇子那又怎么样,没有师祖庇护,朱家王朝都坐不稳。

     “放心,这事情我会去和陈大人说的,先去我府上,也让咱们两家的后辈见个面。”

     司徒信有些错愕,从那位陈大人处理事情的态度,他也是知道陈大人不敢得罪自己师祖,可现在看来,这不止是陈大人不敢,这是连大明皇室都不敢得罪自家师祖啊。

     贾全安拉着司徒信出了神殿,司徒信看着自家的这些晚辈,说道:“这位是你们贾伯伯,贾家和咱们司徒家是世交。”

     司徒家的晚辈听到这话全都傻眼了,他们家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世交?

     饶州首富贾家他们是知道的啊,可自己家和贾家并没有打过交道啊?

     当然了,家主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是把疑惑给放在心头,纷纷开始行礼。

     ……

     明川世子府!

     “你们敢软禁我,我是世子,我父亲是端王,我是圣上的亲侄子。”

     朱明川怒吼,想要冲出房间,只是守卫在门口的士兵却是纹丝不动,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不允许明川世子离开房间。

     “等着,你们等着,等我父王来了,我要你们的人头,还有你们的家人,你们家所有女性都将被我凌辱!”

     门口的士兵听到这话,心里一颤,他们确实是有些害怕,这位明川世子恶名在外,还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给我住嘴!”

     一道怒吼声在明川世子说完之后却是传来,一群人从回廊走来,领头的是一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

     “见过王爷!”

     “父王,你终于来了!”

     看到自己父王,朱明川脸上有着喜色,自己父王来救自己了,他已经是想好了,一会该怎么折磨这两个士兵了。

     朱秀看着自己儿子的欣喜的表情,神情很是复杂,一旁的柳青却是冷声道:“王爷要是不好开口,那就我来吧。”

     “本王自己来吧。”

     朱秀摇了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一字一顿道:“奉圣上旨意,朱明川身为皇室子孙,却不修品德,强抢民女,打人致残,罪不可赦,剥夺世子身份,从皇室族谱除名,依法严惩。”

     “父……父王你说什么呢,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朱明川愣住了,傻了那么几秒钟后才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

     “柳大人,还望给本王一些时间。”

     “一刻钟的时间。”

     柳青留下这句话后便是走出了房门,并且将房门给带上,没一会,他就听到房门内传来朱明川的哭泣和哀求声。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柳青脸上有着讥讽之色,朱明川的下场已经是注定了,甚至连这位端王也都会受到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