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司徒依来了?”
     朱明川正躺在婢女雪白大腿上,一只手探入另外一位衣衫单薄侍女的呼吸之处,听到下人的汇报,眼睛一亮,右手狠狠用力,惹得那侍女眉头一皱,娇嗔一声。
     “都站一边去!”
     朱明川坐直了身子,眼中有着振奋之色,对于司徒依,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便是惊为天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不是他府中那些女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第一次见面他就表达了爱慕之心,并且还发起了追求,只是这司徒依压根就没正眼看过自己,但这反而是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望。
     若不是因为司徒家在衢州很有威望,他早就动手直接抢人了。
     “世子,我听闻了一个消息,司徒家的人被衙门全都给抓了进去,据说是私藏了火铳。”
     世子府的管家在朱明川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朱明川听着眼睛一亮,心中便是明白司徒依来府上的目的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司徒依是来求我给他说情的,想让我救他司徒家?”
     “应该是这个来意,不过世子,这私藏火铳可是重罪啊,可不能轻易插手。”
     “如果不帮忙的话,岂不是得不到司徒依?”
     朱明川有些不甘心,管家却是微微一笑道:“世子殿下,老奴问一句,咱府上的女子,有多少是自愿跟世子您的呢?”
     “一半不到吧。”
     被管家这么询问,朱明川一点也不生气,相反的很是自豪,那些女人不答应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落入自己手中。
     “那世子您为什么没有动司徒依动强呢?”
     “废话,还不是因为司徒家有些势力,虽说当地官员不敢得罪本世子,但也仅限于那些普通百姓,如果我对那些士绅下手,惹得众怒,这些官员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官位,自然不能无视。”
     朱明川没好气的瞪了管家一眼,这么明显的原因,还用得着问自己吗?
     “世子,司徒家的人可全都被抓了,甚至很有可能满门抄斩。”
     “本世子明白了。”
     朱明川眼睛一亮,他不敢对司徒依用强,不就是怕引起那些士绅众怒吗?
     可现在司徒家犯下如此重罪,司徒依等于是没了依靠,和那些普通百姓家的女儿有什么区别,甚至那些士绅为了怕沾惹上司徒家给自己惹来麻烦,更不会因为自己对司徒依动强而向官府告发。
     “让她进来吧。”
     朱明川心里已经是有了打算,坐的端正,而没一会看到走进大厅,一身流苏白裙的司徒依走了进来,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碧玉瓒凤簪子,整个人显得明艳端庄。
     “见过明川世子。”
     “依依姑娘何必如此见外,你我之间不必行此礼。”
     听到朱明川的话,司徒依眉头一皱,但还是屈身行礼完。
     “世子身份尊贵,礼不可废。”
     “依依姑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本世子对你的心意。”
     朱明川一脸神情且无奈的样子,司徒依却是不为多动,她知道这位世子的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
     “世子殿下,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希望世子殿下能够出手相助?”
     “依依不要着急,先坐下说,只要本世子能够帮的肯定帮。”
     朱明川从椅子上起身,朝着司徒依走来,伸手就要拉司徒依,司徒依微微侧身躲了过去。
     “世子殿下,我爷爷还有父亲他们被刘知府给抓入了大牢中,罪名是私藏火铳,倘若世子殿下能够出手相助,我司徒家可以倾尽一切家产送与殿下。”
     司徒家,数百年的传承下来,家产也是极其丰厚,不夸张的说,一般的王爷的家底还真比不上司徒家。
     “私藏火铳,这可是要杀头的重罪啊,不过既然依依你开口了,本世子自然不会推辞,我会让我父王向圣上求情,保你爷爷和父亲他们应该不成问题。”
     听到朱明川的话,司徒依眼睛一亮,如果端王愿意求情的话,那圣上真有可能网开一面。
     “只是依依,这种事情,我父王如果向圣上求情的话,那些官员少不得会参父王和我,毕竟你们家可是涉及到谋反之罪,而以我父王的身份,参与到这类事件中是最容易被猜疑的。”
     司徒依当然知道这些,直接问道:“只要我司徒家有的,都可以给予世子殿下。”
     “依依,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
     朱明川语含深意,司徒依心里一颤,虽然她再来之前便是有了某些心理准备,但真的要要做决定的时候,依然是有些犹豫。
     半响后,才开口说道:“只要世子殿下能够救我爷爷和父亲他们,等我爷爷和父亲他们出牢,我愿意入世子府。”
     司徒依没说要成为世子妃,或者是成为朱明川的妾侍,因为无论哪一样,在她看来都是耻辱,但为了家族,她愿意做出牺牲。
     朱明川听到司徒依的话,面色却是一沉,他演这么一出,不外乎就是想要让司徒依可以主动顺从,可司徒依这女人却也不傻,竟然要等到他救人之后才愿意把身子交给自己。
     “依依,你这是不信任本世子啊。”
     “不是不相信世子,只是爷爷和父亲还在牢狱之中,依依心有牵挂,也无法侍奉好世子,还望世子殿下谅解。”
     “依依,你这么不信任本世子,可是让本世子很为难啊,你我都未曾有关系,本世子也不好向父王开口求情,不弱你先随我回房,有了关系之后,你父亲不就是本世子的岳父吗,本世子必然尽心相助。”
     司徒依心里一沉,她了解朱明川,这话的意思根本就不是想帮忙,这是想先得到自己。
     “既然世子殿下不愿相助,那我先告辞了。”
     朱明川脸上的笑容变得阴冷,看向司徒依,道:“依依,我这世子府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的。”
     “世子殿下难道还想留下我,不怕被官员们参一本?”
     “要是以前的话,本世子自然是不敢,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司徒依,你还以为你是司徒家的大小姐吗,你们司徒家即将不存在,又有哪个不开眼的会为了你而得罪本世子。”
     撕掉了虚伪的面容,朱明川终于是露出了獠牙,他想要的是司徒依的主动,可要是司徒依不识抬举,强行也不是不可以,而且让原本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司徒依,被迫给自己承欢,也是另有一番刺激。
     想到司徒依反抗却又挣脱不了自己的场景,朱明川腹部便是一团火热,呼吸也是变得急促起来。
     “如果世子殿下一定要强行留下我的话,那我也只能给世子殿下一具尸体了。”
     司徒依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匕首,这是她藏在袖子中的,就是怕眼前这一幕的发生,她宁愿死也不会让朱明川得到自己。
     “你敢!”
     朱明川没有想到司徒依还防了自己这么一手,这人都到自己府中了,他自然不希望得到的是一具尸体。
     “司徒依,倘若你敢自杀,就算死后本世子也必然要凌辱你一番。”
     “那个时候我已没了知觉,随你吧。”
     听到朱明川狠毒的话,司徒依心里一颤,但面上却是看不出半点表情变化,因为她知道面对朱明川这种人,绝对不能露出一点怯弱。
     “依依姑娘,我劝你还是从了世子殿下。”
     大厅外传来了声音,世子府的管家出现了,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位护卫押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二哥?”
     司徒依杏目圆睁,她没有想到自己二哥会被世子府的给抓到。
     “依依,你没事吧。”
     司徒风看到自己妹妹,也很是着急,丝毫都没有考虑到自己还是阶下囚的事情。
     “世子殿下,老奴发现有人在府外鬼鬼祟祟逗留,便是把人给抓来了,没有想到是司徒家的二公子。”
     “哈哈,真是抓的好,司徒依,你最好答应本殿下的要求,好好的服侍本殿下,不然我就杀了你二哥。”
     有了司徒风在手,朱明川不怕司徒依不就范。
     “依依,不要答应他,大不了我就一死!”
     “给我闭嘴!”
     世子府的护卫直接一拳揍在了司徒风的肚子上,司徒风吃痛,整个人差点痉挛在了地上。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世子府有的是酷刑等着你,先把你的鼻子和耳朵割掉,然后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喂狗,放心,不割上个数百刀是死不了的。”
     世子府管家的话,让司徒依娇躯一颤,她不能看到自己二哥受这样的折磨。
     “朱明川,我答应你的要求。”
     “依依,你不能答应!咳咳……”
     司徒风着急想要阻止,但那几位护卫立刻是把他的嘴给堵上了,直接是给拖了下去。
     “早答应本世子不就是了,不过看在你是本世子心心念念的女人份上,本世子便是给你一次机会,下去还好洗浴打扮,伺候的本世子舒服了,本世子可以放过你这二哥。”
     虽然强迫女人有另样的快感,但作为一个欢场老手,朱明川更知道怎么样是最舒服的,尤其是司徒依这样的女人,只是强迫的话,怎么能尽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