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66章 谁害的?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干活的百姓,在工头的示意下,围住了苏云善身和小女孩。

     大明律法对于普通百姓的出行是有严格管控的,准确的说不止是大明朝,而是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一般百姓要远行,那得有身份牙牌,还得有衙门颁发的通行许可证,如果想要住客栈的话,还得要出示身份牙牌和衙门的通行证。

     之所以会有如此严格的规定,就是怕百姓为了躲避服役而逃离原来住所,或者是有些丫鬟下人私自离开主家。

     不过到了大明崇仁帝时代,大明律法在这上面虽然没有修改,但是官府在这方面上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没有人举报,官府也不会去管这事情。

     这工头看到苏云善身带着小女孩,便是怀疑两人是外地偷逃到这里来的,连个落脚点都没有,不然的话就算是出来干粗活赚钱,也没必要让小孩跟着。

     苏云善身和果果被围着,果果小脸有着害怕之色,苏云善身也是有些着急了,因为果果确实是不能被衙门的人给发现。

     果果是他三天前遇到的,那个时候他正在街道上,结果看到一位小女孩慌慌张张的跑着,后面还有人追赶,他便是把小女孩给藏了起来。

     这小女孩就是果果,而根据果果的讲述,她的父母两年前就去世了,她跟着叔叔和婶婶生活,几天前晚上偷听到叔叔和婶婶的谈话,说是要把她卖给同村的李家做童养媳。

     果果虽然还不懂什么是童养媳,但她听得懂“卖”的意思,于是便是趁着叔叔出门的时候,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

     童养媳,在大明是合法的。

     果果的父母去世了,那么叔叔就是长辈,果果的叔叔要把果果卖给李家做童养媳,并不会触犯大明法律,相反的苏云善身带着果果逃走,反而是触犯了大明律法。

     如果被官府衙役发现,果果必然是要被送回家里去的,这才是苏云善身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二十文我们不要了。”

     苏云善身很果断,选择不要工钱了,只是这个时候的工头怎么会放过他,冷哼道:“现在才不要,已经晚了,给我把他们抓住送官府去!”

     几位跟随工头的人就要上前抓人,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众人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震,而后就是一震轰鸣声传来。

     “坍……土地庙坍塌了!”

     不远处,刚刚修建好的土地庙,突然就这么坍塌了,那些木柱滚落到四处,堆砌的石块也是砸落一地。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住了。

     “怎么会这样?”

     工头傻眼了,这土地庙是他亲自监督看着修建的,没有任何问题存在,怎么可能就这么突然坍塌了?

     “是……是土地爷生气了吧?”

     有百姓有些不确定的低声轻语,而他的话让得在场其他人脸上都露出了认同之色,似乎也只有这么个解释了。

     庙宇搭建的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因为是土地庙,谁都不敢马虎,生怕要是马虎了,哪里没修好,到时候土地爷怪罪下来,所以正常情况是不可能会坍塌的,而且还是刚搭建好就坍塌。

     “可是土地爷为什么要生气啊?”

     有百姓不解,原来的土地庙破败不堪,现在给修建新的土地庙,土地爷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怎么机会生气毁掉土地庙呢?

     “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面对身边人的询问,工头也是茫然了,怎么办,工钱是已经发出去了,他准备着晚点东家来的时候,就去找东家要钱,可现在还怎么开口?

     东家肯定是不会给钱的,也就意味着,他连着几天发的工钱都要打水漂了,就算东家给的是三倍的工钱,他截留了一部分,可连着四天的工钱,已经是超过了三倍工钱了,这个结果是工头无法面对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说修建好了吗?”

     这个时候的工头已经是无心理会苏云善身和果果了,他不甘心的走向坍塌的土地庙,而不远处樊龙带着几人也是来到了这里,看到坍塌的土地庙,眉头直皱起来。

     先前这里的工头派人通知他,说土地庙已经是修建好了,让他过来查看,想到朝阳镇是最后修建的一个土地庙,他心中很是高兴,不管怎么样,自己把所有破败的土地庙都给修建了,那位上任的土地爷肯定是会感谢自己的。

     “官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土地庙会突然坍塌了。”

     工头哭丧着脸,东家的身份他已经是知道了,是衙门的一位衙役班头,这样的身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只能是把情况如实相告。

     “庙宇自己坍塌的?”

     听完工头和现场百姓的解释后,樊龙脸上表情不满,可心里却是有些激动,因为直觉告诉他,这座土地庙,就是那位上任的地方了。

     他跟现场百姓心中想的是一样的,这肯定是土地爷显灵,不然庙宇好好的不可能会坍塌的。

     “难道是那位不喜欢自己给他修建土地庙,宁愿住在破败的土地庙?”

     樊龙心中疑惑不解,当下让所有人都退后一些,他一人走到了土地庙前,轻声道:“老弟,知道您当选上了土地爷,我这给你修建庙宇,也是希望可以给你一个遮风挡雨的住处,这是为兄的一番心意。”

     朱荣听到樊龙的话,站在一旁苦笑,他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庙宇好一些,先前找上樊龙也恰恰是为了这目的,可没办法啊,城隍爷在自己庙宇前被欺负了,他要是没点表示,恐怕这刚上任就要被拿下了。

     “官爷,我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了!”

     工头面色变化了好几次,最后手指着苏云善身和果果说道:“土地爷生气,是因为这两人,这两人来历不明,不是什么好人,怪我心肠好,看他带着小孩便是答应让他参与到土地庙的修建中,因此让得土地爷生气了。”

     包德只能是这么推卸责任了,四天的工钱他赔不起,不管土地爷是不是真的生气,反正土地爷又不会显灵,他把责任推在这两人身上,没有人能够反驳他。

     PS:昨日听闻到袁公离世,刷了一天的视频,眼泪没停过,所以特意把更新放到12点后,一会还有一章。

     虽然没有经历饥荒时代,但九灯小时候也是给收割过稻谷,经历过打完稻谷,跟着父亲把粮食装上板车,把粮食运往粮食局交公粮,那个时候交了公粮之后,家里还余下不少粮食,足够九灯一家人吃的,而粮食局也会花钱收余粮,可父亲从来不愿意卖,家里每每都要屯上一两年的粮食,以前不懂,后来明白了,这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体验过吃不饱饭的年代,体验过天灾人祸,家中有粮才会踏实,才心中不慌。

     袁公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