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64章 社招土地爷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苏云,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了?”

     饶州城隍庙内,看着将戒尺放回来的柏守一,等到柏守一出了殿门后,赵黎歌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豫章虽然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我身为城隍,自然是能够感应的到龙脉之气的走向的,豫章的龙脉之气飘离不定,很明显就不正常。”

     龙脉,是天地气运所凝聚,那是经过数千甚至数万数十万时间才能够凝聚出来的,一旦形成及其稳定,而饶州和豫章又是同出一源,可苏云却是发现,龙脉出了饶州往豫章方向,竟然开始飘忽不定。

     这不符合龙脉的特征,最关键的是,要让龙脉变成这般,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但苏云会知道豫章刘家的事情,并不只是因为龙脉,而是来自于他穿越前的经历,穿越前的他便是在南昌也就是豫章上的大学,也曾经去过滕王阁和绳金塔。

     作为历史系的他,自然也会研究南昌本地的历史,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本地人口中得到了一本古书,这本古书是明初一位读书人写的,写的就是刘家的事情。

     在那书里提到了元军为了快速灭掉南宋,便是想到了斩断龙脉的办法,而当时的南宋各处龙脉都有着人守卫,豫章城守卫龙脉的便是刘家。

     不过当时的苏云是把这书的内容当做小说来看的,这些虚无缥缈的龙脉之说,在民间有太多的故事传下来了,什么刘伯温挖了南京的龙脉啊,什么大清入关的时候,斩断了京城的龙脉啊。

     然而穿越之后,苏云却是对这个故事上了心,还特意去了一趟豫章,那个时候豫章郡便已经是有刘家的存在了,经过几天的观察,苏云发现刘家每天都会有下人前往滕王阁。

     龙脉啊!

     饱读小说,尤其是穿越前还看了《超品相师》这本书的苏云,更是知道龙脉的厉害,那么负责守卫龙脉的刘家肯定也是牛逼plus!

     苏云想着要不就抱上刘家的大腿算了,于是他去了刘家,找到了刘家家主,说出了刘家龙脉守护者的秘密,结果……结果不但没有巴结上刘家,还差点被刘家给灭了口。

     好在的是那个时候宋朝还很稳定,要是换到南宋末年,苏云估计自己当时就被抹脖子了。

     往事不堪回首啊!

     “签到!”

     【签到成功】

     【获得土地令一枚】

     苏云眼睛一亮,土地令可是好东西,他作为城隍,有着自己的体系班子,但城隍庙的这些阴司就相当是中央集权,下面还得有地方官员,土地令可以挑选一位土地爷,就相当是下面的地方官员。

     饶州下面有八个镇,总共是有三十六个村,每一个村都可以有一个土地爷,不过苏云只有一块土地令,按照利益最大化来,决定先给一个小镇挑选一位土地爷。

     土地爷的职责其实很简单,就是护佑一方百姓,而后就是把百姓们做的好事和善事统计起来,上报给城隍。

     用贴切的话来说,土地爷就相当是公安局,只有执法权但没有审判权,最后是赏是罚的权利在城隍爷手上。

     “通知各镇那些鬼魂前来城隍,进行土地职位考试!”

     苏云让阴差把本地的鬼魂给清理了一遍,不过清理的是那些为恶的恶鬼,还有许多不曾为恶的鬼魂还是可以留下来的,这个时代已经变了,阴间没有派遣过阴差主动到阳间来勾魂,导致许多鬼魂滞留下来。

     “遵大人命!”

     杨坚作为四大判官之一,很快便是把苏云下达的命令给传了出去,整个饶州地境存在的鬼魂有三千六百四十二位,剔除了一些生前曾经做过偷鸡摸狗之类坏事的鬼魂,符合条件的也有七百多位。

     这么多鬼魂要来应聘土地爷职位,城隍庙肯定是站不下的,苏云想了下后决定借用城里的文院。

     文院是专门用来县试的,足以容纳一千多位考生,平日并不对外开放,平时也只有几个守门的看守着。

     樊龙便是负责看守文院的衙役,这可以说是整个衙门最清水的部门了,因为毫无油水可捞。

     平日里守大门,到了县试的时候,提学官又会派兵接守文院,唯一能赚到一点好处的,就是每年县试前那么半个月,会有一些学子想办法进来,拜祭一下文院内供奉的文圣公。

     这一日,樊龙和往日一样,喝了几杯酒后便是在门房内睡了过去。

     只是睡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大晚上的敲门!”

     被敲门声吵醒,樊龙很是不耐烦,摇摇晃晃的从门房走出来,他好酒,一旦要喝就喜欢喝的酊酩大醉,今天也是饮了差不多有一斤多白酒。

     把门打开,樊龙愣住了,门外竟然站着上百人,这些人全都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今日我等参加考试,还望官家通融放行。”

     “考试,大晚上的考什么试,你们是拿本官开玩笑嘛,快点走,不然把你们全部抓起来!”

     借着酒意,樊龙说话也是不客气,哪有大晚上来考试的,指不定是谁在捣蛋。

     “官家息怒,我们是真的来参加考试的,这是一点小心意!”

     最前面的一位老人,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递向了樊龙,看到银子,樊龙眼睛一亮,他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才这么多。

     “不管谁搞鬼,既然你们舍得花钱,那我也就敢收!”

     到现在樊龙还觉得眼前这些人是来捣乱的,当下二话不说就把银子给收入了怀中。

     “进去吧!”

     你们这些家伙不是扯淡要考试吗,那你们就进去考啊,我倒是要看看,大晚上的你们怎么个考试法。

     “要想进去可以,这个看到了没有!”

     樊龙把手中的银子亮了出来,后面的人也是有样学样,有的也给一锭银子,有的稍微穷些的,给那么几十枚铜钱,樊龙是来者不拒,全都给收入了囊中。

     “没钱,没钱就不要想进去了,快点滚!”

     要是平日,樊龙肯定会发现不对劲,但是今天他酒意还没散去,看着面前这些没钱的家伙,直接是转身把大门给关上了,把这些人给拒之门外。

     “苏云,你就这样选土地爷的,就不怕选到心术不正的?”

     赵黎歌看着先前一幕,有些疑惑望向苏云,这些鬼魂都是靠着贿赂那衙役才进的考场,那些没有贿赂的鬼魂反而是没能进入考场。

     知道什么样的人不会贪污吗?

     “什么样的人?”

     “有钱人!”

     看到赵黎歌一脸困惑表情,苏云解释道:“土地也是人死后被封的,而且都是来自于本地的,难免会有家族后人活下来,倘若你是土地爷,你家族后人日子过的很清苦,你会不会出手相助一把?”

     “应该会吧。”赵黎歌想了下后回答道。

     “是啊,谁会愿意见到自己的子孙后代吃苦,那些连一点银子都拿不出来的,要么就是没了子孙后代,要么就是家族后人太穷了,实在是烧不起纸钱给他们,这样的可不适合当土地爷。”

     土地不同于城隍,城隍是神灵,那是阴间神灵,不仅护佑一方,还有赏罚之权,手下人马也是众多,但土地爷就不一样了,土地爷没有下属,日子过的好不好,完全取决于当地百姓的生活水平。

     百姓们要是生活水平高,对土地爷敬重,自然会给土地爷修好的庙宇,可要是在一些穷乡僻壤,百姓们生活都是问题无钱建庙,有的仅用四块石板搭个庙门充数,有的则用破缸覆地、豁口作门。

     有钱住瓦房,没钱顶破缸。

     因此天下各地土地爷的待遇可都是不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土地爷就索性自暴自弃了,反正没什么好待遇,那我也就不干事了。

     人生在世,不外乎名利二字。

     这一点鬼也跑不掉。

     先求钱,再求名。

     这些家境优渥又生前没做过坏事的鬼,才是最适合担任城隍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