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傅正文的沉默,让得贾宁薇很是生气。

     她是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知道一个女人失去了女儿,又被丈夫给无情的冷落和抛弃,一切都感同身受。

     “傅正文,她只是想要让自己的女儿魂魄得以解脱,你为什么不答应?”

     贾宁薇不明白傅正文为什么这么的冷血,难道也是被那刘遇之给感染了吗?

     “滕王阁是豫章城文气和龙脉汇聚之地,如果毁掉的话,整个豫章甚至包括江南路的龙脉和文气都会受到影响。”

     傅正文开口了,但提出的理由却是让贾宁微觉得愤怒。

     “就为了所谓的文气和龙脉,就要让小女孩还有其他死者的魂魄给困在底下,你们这些读书人真的太自私了。”

     傅正文不为所动,而此刻同样在一旁的红卿也是开口了。

     “傅公子,婆婆先前对你们多有得罪,可婆婆并没有真的要害你们,只是因为见到傅公子,想到了那位负心人刘遇之,婆婆其实是一个好人。”

     红卿也开始求情,看到傅正文有些疑惑的表情,也是轻声道:“我是三年前认识婆婆的……”

     红卿给几人讲述了她的经历。

     三年前,她只是青楼一普通艺女,但她不想和楼里其他女人一样,这辈子就成为男人的玩物,对于客人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力。

     身为青楼艺女,要想有权力拒绝客人,那只有把自己的名气打响,于是她拼命的学习舞技,终于是有了一些名气,管事也是知道培养出一名花魁要远比一位普通艺女带来的好处多的多,便是让她继续学习舞蹈,也不急着让她接客了。

     红卿拼命的学习舞蹈,但她自己心里却是有些失望,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舞技到了瓶颈无法突破了,好些客人看了一两次之后就厌倦了。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管事依然会让她去接客,她将没有拒绝的权力,而也就在红卿慌张的时候,她遇到了婆婆,婆婆问她愿不愿意跟着她学舞蹈,可以让她的舞技更上一层楼。

     红卿自然是答应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起,红卿开始学习了飞天舞,并且凭借着飞天舞名扬整个豫章城,成为了豫章城十大艺女之一,更是舞冠全城。

     “我当时不明白,婆婆为什么会挑选上我,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因为婆婆把我当做了她的女儿彩儿,所以才会对我这么严厉,在婆婆看来如果我跳的不好,那就是对彩儿的亵渎。”

     红卿的猜测也得到了贾宁微的认同,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

     “柏叔叔,眼前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贾宁微将目光转向了柏守一,柏守一看了眼前面的滕王阁,答道:“滕王阁存在一明一暗,普通人只能是见到明着的滕王阁,而通过这个星阵我们现在到了隐藏着的滕王阁面前,但隐藏的滕王阁有封印,除了傅正文之外没有人可以踏入。”

     “傅正文,听到了吗,只有你能够烧掉这滕王阁,一切都结束了,老婆婆可以带着她女儿去投胎转世了,你怎么能够心这么狠。”

     听着贾宁微的质问,再看到红卿姑娘的恳求眼神,傅正文叹了一口气,不是他心冷,而是真相太残酷了。

     “其实,滕王阁早在南宋景炎二年就已经被毁掉了。”

     傅正文的话让得在场贾宁微和红卿脸上有着疑惑之色,而柏守一则是眼睛一眯,死死盯着眼前的滕王阁,脸上有着思索之色。

     “傅正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景炎二年,元军攻入豫章城,就放火烧了滕王阁了。”

     “那个烧掉的只是表面上的滕王阁啊,滕王阁的封印可还没有毁掉。”

     贾宁微觉得傅正文是在故意装糊涂,滕王阁在历史上被火烧了好些次,但那几次火烧滕王阁并没有毁掉滕王阁的龙脉和文气。

     “景炎二年,元军入城烧掉了滕王阁,而在景炎一年,元军探子就已经是入城了,你所遇到的那位僧人,就是元军的探子。”

     傅正文知道,如果他不把真相给说出来,这件事情是不能结束了。

     “那僧人是元军的探子,什么意思?”

     贾宁微声音有些颤抖,傅正文看了贾宁微一眼,他知道贾小姐应该是猜出了一些了。

     “彩儿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中了元军探子的毒,所以才会体弱多病,元军的目的,就是逼刘遇之毁掉滕王阁,但刘遇之没有妥协。”

     既然真相瞒不住,傅正文也不打算瞒了。

     “豫章,是江南路龙脉汇聚之地,而当时元军一路南下,但几次和宋军作战都没能讨到便宜,当时元朝的国师想出了一个计谋,那就是毁掉南宋龙脉之气。”

     “龙脉之气被毁,南宋的国运便是断了,元军便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攻下南宋,而豫章城便是存在这么一道龙脉之气,并且就在滕王阁处。”

     “滕王阁,天下文运汇聚之一,也是龙脉聚集之地,想要毁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刘家在豫章数百年,明着是书香世家,暗中实则是滕王阁龙脉守护家族。”

     “当年刘遇之和嘉宁结婚之后,元军便是潜入了豫章城,安排人给嘉宁的饮食下了毒,导致孩子身体有恙,同时元军探子也是向刘遇之摊牌了。”

     傅正文回忆所经历的一切,在刘家书房内!

     “刘公子,我大元一统天下已经是势不可挡,刘公子倘若助我大元,将来论功行赏必然少不得刘公子的好处,刘公子不但可保整个家族,更是可以带领刘家更上一层楼。”

     书房内,三位元军探子一脸自信之色,他们相信刘遇之会妥协的,因为根据他们调查到的结果,刘遇之和他夫人是伉俪情深,如神仙眷侣。

     “倘若我不答应呢!”

     “刘公子要是不答应的话,不但救不了贵千金,等到元军破城那天,刘家将会鸡犬不留,满门被灭!”

     一边是妻子和女儿还有荣华富贵,一边是满门灭绝,他们相信刘遇之会选择前者。

     “我愿意和你们合作。”

     刘遇之答应了,三位元军探子脸上有着喜色,能够破坏隆兴府的龙脉之气,那将是大功一件。

     “但我要你们解开我女儿身上的毒,我要见到你们的诚意。”

     “刘公子,贵千金的毒我们可以解,但刘公子这边也要给点诚意,我知道刘家有一块令牌,可以打开滕王阁封印,刘公子交出令牌,我们立刻解了贵千金的毒。”

     “可以!”

     刘遇之答应了下来,从身上拿出了一块令牌,丢给了这三位元军探子,感觉到手上令牌所散发出来的能量,还有令牌上那条栩栩如生的龙,让得他们相信,这块令牌就是打开滕王阁封印的解龙令。

     “刘公子,这是解药!”

     三位元军探子在走出刘家大院门口的时候,也是交出了解药。

     “拿下他们!”

     拿到了解药,刘遇之立刻下令,埋伏在周围的刘家护卫立刻现身动手,结果没想到的是元军探子也是安排了后手,最终虽然抓住了这三位元军探子,但那令牌却是在追捕的时候,被这三位元军探子给藏了起来。

     “从他们嘴上撬出令牌的下落,还有真正的解药。”

     那三位元军探子,给的并不是真正的解药。

     刘遇之把这三位元军探子交给了刘家护卫,可这三位探子也很是嘴硬,刘遇之害怕节外生枝,便是决定将这三位元军探子给杀掉,然后暗中寻找解龙令。

     可让刘遇之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妻子竟然会放走了那三位元军探子!

     刘家大厅!

     傅正文脸色阴沉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公子,夫人如此行为,难道不该受到惩罚!”

     “公子,我刘家是龙脉守护者,现在解龙令丢失,恐怕已经落入了元军之手,如果不处罚夫人,难以服众!”

     刘家护卫跪在了大厅,刘遇之看着这些为了守护滕王阁而出生入死刘家护卫,他作为刘家家主,必须要给众人一个交代。

     “夫人放走元军探子,导致解龙令丢失,囚禁院子不得出入!”

     这是刘遇之给刘家众人的交代,他知道自己向嘉宁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嘉宁会有多恨自己,会有多失望,但他没有办法,他是刘家家主,是龙脉守护者。

     贾宁微和红卿,听着傅正文的讲述,嘴巴微张,她们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不可能,倘若是这样的话,为何我还不能踏入滕王阁!”

     老妪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傅正文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因为你的丈夫更改了你的记忆,你没有上过滕王阁,你的双腿也不是因为从滕王阁上跳下来,你的双腿是被元军给打断的。”

     “解龙令被盗,刘遇之便是把刘家所有人都安排在了滕王阁附近,守护滕王阁不让元军探子靠近,然而也恰恰是因为派出了所有人,导致刘家守卫力量不足,元军探子趁机杀入刘家劫持了你,来要挟刘遇之。”

     傅正文的话让得老妪沉默了,没有声音再传出。

     “刘遇之,离开滕王阁,不然你妻子就得死!”

     滕王阁外,刘遇之站立在那里,而元军探子挟持着嘉宁,把刀给架在了刘遇之的手上。

     刘遇之一言不发!

     “听闻贵夫人飞天舞可是豫章一绝,这么一双腿如果没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跳舞!”

     元军探子把大刀横在了嘉宁的膝盖处,一脸威胁之色看向刘遇之。

     刘遇之依然是一言不发,因为他答应了文大人,要守护好豫章城,守护好龙脉,一旦龙脉被破坏,南宋国运便将断绝,整个汉族都将沦为蒙古铁骑的奴隶。

     “刘遇之,这是你自己选的!”

     大刀带着寒光挥舞而下,刘遇之双手死死攥着拳头,那指甲都已经是嵌入了肉里还不自知,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可现在被人当着面砍断了双腿。

     “看来刘公子还真是薄情啊,竟然连往日的恩爱都不顾了!”

     元军探子看到拿着嘉宁威胁不到刘遇之,便是把嘉宁给丢在了一旁,带着人杀向了刘遇之。

     一场恶战之后,元军探子除了少数几位逃走,其他全部覆灭。

     “公子,夫人不行了!”

     刘遇之抱着昏迷过去的嘉宁,双手都在颤抖,最终一个人走向了滕王阁。

     他要用龙脉之气,让嘉宁活下来!

     “刘前辈用滕王阁的龙脉之气复活了你,同时也借用龙脉之气改掉了你的记忆,让你怨恨她,因为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是没有了活下去的意志,只有仇恨才让你有活下去的动力!”

     傅正文仰头看向苍穹,继续说道:“滕王阁根本没有封印,你以为你无法进入那暗中的滕王阁,那是因为暗中的滕王阁早就被毁掉,就在景炎二年,元军入城之后,带着解龙令毁掉了滕王阁。”

     “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苍穹中,老妪的声音带着癫狂和不相信,她恨了那么多年,可现在告诉她,她所知道的都是假的,真相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你若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进滕王阁,看看有没有你女儿的魂魄!”

     傅正文先前不想说出真相,是因为刘前辈故意隐瞒真相,就是怕这位到时候自责。

     可现在,他觉得有必要为刘前辈正名!

     傅正文朝着滕王阁走去,当他踏上滕王阁后,半响过去,整座滕王阁并无任何变化。

     “现在,你该相信了吧!”

     傅正文站在滕王阁楼上,贾宁微几人也是跟着上来,如果说傅正文是解开滕王阁封印的人,可现在傅正文已经是踏上了滕王阁,滕王阁依然没有变化,这证明傅正文说的都是真的。

     “刘前辈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就在刘家老宅中!”

     傅正文话刚说完,眼前的场景便是变了,众人出现在了一座宅院中,而在众人的面前,一位红裙女子独自站在那里。

     风华绝代!

     “婆婆!”

     看到这身影,红卿忍不住开口,她知道,这就是婆婆当初年轻时候的样子。

     PS:今天520,这个点更新,守在了作者最后的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