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53章 有些哭不是伤心的哭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小伙子,我看你长得白白嫩嫩的,怎么如此穷困潦倒?”

     “我听说欧阳家的老爷,要给他女儿招个上门女婿,你可以去试一下,要是成了,那这辈子都不会饿肚子了。”

     宋明道二年,苏云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原想着凭借自己领先这个世界近千年的文化知识,在古代定然可以混的风生水起。

     可事实证明他是想多了,在人人都留长发的时代,他这一头寸发加上奇异服装,被人给当成了妖僧,差一点就被打死了。

     想着去和人交流,可却言语不通,压根就听不懂这些人说的什么话,因为那普通百姓根本就不会说官话,而那些会说官话的读书人和官员,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

     于是,苏云流落街头了,成为了乞丐的一员,一边靠着乞讨一边也在学习当地百姓的话,这么狼狈的过了一个多月,他总算是学会了当地话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苏云自然是不会甘心做乞丐的,解决了语言问题之后,他想着去当个教书匠得了,可没有书院会要来历不明的人,最后好不容易有一家书院愿意收留他,但却没能通过考核。

     三字经和千字文,只会背个一半,四书五经那是压根就不会背,好吧,这些不行,那教一些杂学吧,算术总可以了,可最后还是被古人给打脸了。

     书院老师出题:假令有圆城一座,不知周径,四门大开,纵横各有十字大道,其西北十字道为乾地,甲乙二人立于此,乙东行一百八十步遇一塔而止,甲南行三百六十步回望该塔,正居城径之半。问城径几何?

     苏云:……

     当老师不行,做生意没本钱,就在苏云想着要不投河自尽算了,遇到了那位传消息的老人家,这消息让他灵机一动,决定最后尝试一次。

     对于自己的皮囊,苏云还是有信心的,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读书人一个个皮肤白皙那全是假的,古代到底生产力低下,哪怕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公子哥,他见到过也没多白,至少比起他自己是要差了许多。

     为了能够被看中,苏云先是跑到河里给自己反反复复搓洗了三四遍,确定身上没有了泥垢,来到城里的裁缝铺前。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可苏云压根就没钱买衣服,不过他倒是不急,当初他在街头当乞丐的时候,坐在街边角落,对于来往的行人有过观察。

     一刻钟后,看到不远处有一位公子哥朝着这边走来,苏云眼睛一亮,立刻上前说道:“周公子好。”

     “你是谁?”

     周公子看到走到跟前的苏云有些疑惑,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人。

     “周公子您忘了,上次在媚香楼,是我给您送的酒水,您是我见到过时间最久的,我在门外都听到了,那姑娘可是休息了两天。”

     周公子一听苏云这话,虽然想不起来有这事,但他自然不会不承认,当下点头哈哈一笑:“对,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事情。”

     “周公子,管事的吩咐我给挑几匹布匹,买回去给姑娘们裁剪新衣服,那我就不打扰周公子了。”

     苏云手一指裁缝店,周公子朝着裁缝店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拍了拍苏云的肩膀,道:“不错,下次去,还是你来,少不得你的赏钱。”

     “多谢周公子,多谢周公子。”

     苏云鞠躬感谢,等到周公子离去之后,这才走进裁缝店。

     “店家,来一套衣服,周公子让我来的。”

     店铺的掌柜刚也站在门口,看到了苏云和周公子站在一起说话的场景,也没有多想,周公子可是他们店里的大户,也确实是经常会让下人来拿衣服。

     从裁缝店拿了裁剪好的衣服,出了门,苏云便是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给换上,而后朝着那老人说的欧阳家的地方去了。

     到了欧阳家的大门,看着那两尊威武的石狮子和气势恢宏的大门,苏云便是知道,这欧阳家的大小姐,那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跟着门房说了来意,对方便是引着他去了大厅,整个大厅已经是有七八位年轻男子了,有衣着华丽的贵公子,也有穿着简朴的寒门读书人。

     看到这些竞争对手,苏云反而是更高兴了,那寒门读书人不能说明什么,但那些贵公子都来,肯定不是冲着欧阳家的财富来的,那说明欧阳家的大小姐样貌也不差。

     有钱又漂亮的富婆,就算放在穿越前,那也是他做梦想要遇到的。

     “感谢诸位公子来参加我家小姐的招亲,诸位公子才学人品自不必多言,也不需要考验。”

     管家的这句话,苏云明显感到那几位贵公子松了一口气,而他自己也是如此,唯独那位穿着比较简朴的读书人有些愕然,他都想好了怎么展示自己的才学,结果自己来一个不看这个?

     不看这个,那他还有什么优势?

     “这一次,我家老爷和小姐给各位出了一个题目,让各位公子做出选择。”

     管家看着众人,说道:“在东海之外,某个神秘国度,有一位人鱼公主,这公主的一滴眼泪落下便是可以化作宝石,现在公主招亲,各位公子就是参加招亲之人,请诸位公子在纸上写下自认可以打动公主的话。”

     管家给每人分了纸,那几位贵公子很快便是奋笔疾书,苏云却是没动笔,因为他压根还不会写字,写的简体字人家也看不懂。

     管家看到苏云不动笔,有些疑惑问道:“公子为何不动笔,是还未想好答案?”

     “我想亲口告知贵家小姐,以示我对贵家小姐的爱慕之心。”

     苏云很是厚颜无耻,管家看了他一眼,“公子可以转述给我,由我向小姐转达。”

     “那就麻烦管家了。”

     苏云在管家耳边轻声说着,管家的表情越发的古怪,最后点了点头表示记下来了,而另外几位也都写完了,管家收了这些纸张便是去了后院。

     不过一刻钟,管家返回,目光看向了苏云,“恭喜苏公子,我家老爷和小姐看中了您。”

     管家的话一出,其他几位公子不干了,“管家,我想知道他的回答是什么,会比得上本少爷?”

     说话的这位很有自信,他面对这个问题,自认自己的回答很好,不可能会输的。

     “李公子,你写的是会带着公主游山玩水,去这天下的每一个角落,如神仙眷侣一般逍遥天下。”

     “这答案算什么,这是让公主跟着你舟车劳顿受罪,还是我的答案好,我的答案是就给公主打造一座天下第一豪华的宫殿,我与公主在这宫殿之内吟诗作对,琴瑟相合。”

     管家看着这些公子哥不服气,也不隐瞒,直接道:“无论是游玩天下,还是造豪华宫殿,都需要足够的财力,诸位公子想的是拿公主的眼泪变成宝石然后去换取钱财,但苏公子的答案不一样,苏公子的答案只有一句话。”

     “即使公主的眼泪能够换做珍贵的宝石,但我宁愿穷极一生穷困潦倒,也不愿让公主落一滴泪。”

     听到管家的话,这些公子哥看向苏云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苏云看着这些公子哥的后悔眼神,心里得意,这就是接受了现代舔狗思想的好处,知道求生欲这个词吗?

     别说这问题了,就是比这更刁钻的问题,他也都能回答的让女人心满意足。

     苏云胜出了,而欧阳家当天便是举办婚礼,这让苏云有一种自己是不是被骗进了传销的错局,或者是欧阳家怕自己变卦跑了。

     因为是上门女婿,仪式就很简单了,新郎新娘拜天地,而后送入洞房。

     在洞房之前,苏云连新娘子的面都没有见到,不过看着新娘子的身形,他稍微松了一口气,至少不肥胖,要是脸不对形的,大不了吹熄蜡烛再说……

     然而,生活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看着美若天仙的新娘,那含羞带娇的神情,那喜服之下饱满的身姿,苏云化身为狼。

     红鸾帐内,女子呢喃细语:“相公不是说,不会让我流泪吗?”

     “那不一样,那是伤心的哭,咱们现在是动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