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29章 城隍断案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城隍大殿内!

     “是非不分,冤枉好人,苏云,你这城隍爷可是不得人心的很啊,人家都要用黑狗血喷你了。”

     赵黎歌美眼浅笑,苏云却是有些纳闷了,自己苏醒没多久,也没有做过什么是非不分的事情啊。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城隍如果做错事,引得百姓愤怒,百姓打砸城隍庙,城隍爷得受着的吧。”

     “那是自然!”

     苏云点了点头,当初穿越到宋朝的时候,就有许多关于城隍爷不作为,庙宇被百姓拆掉的事迹流传出来。

     “那要不要我出面阻拦,不然你这城隍爷给人泼了黑狗血,那可就脸面全无了。”

     “不用,只要他说的是真的,那给泼黑狗血又何妨。”

     苏云眸子轻抬,声音低沉,就算身为城隍爷,做错了事那也得挨罚,但如果是胡搅蛮缠,他也会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城隍一怒。

     自己自从苏醒之后,那可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曾错判任何一个好人。

     “你说城隍爷是非不分?这城隍爷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怨恨?”

     好奇的不仅是苏云和赵黎歌,贾宁微也是很好奇,城隍爷就是一座不会动的神像,怎么的就能冤枉好人了。

     “十年前的时候,我在家里读书,院子里突然飞进来一只鸡,因为这鸡不停地叫唤,我便起身追赶,最后这只鸡飞入隔壁另外一邻居家。”

     傅正文开始讲述起来他十年前的那一场经过。

     因为把家给赶到邻居家,傅正文听到隔壁邻居传来了骂声,便是好奇搭梯子攀上院墙查看,恰好看到隔壁张屠夫得媳妇把这鸡给抓住宰杀了。

     一开始,傅正文还以为这鸡是张屠夫家的也没多想,谁知道晚上的时候,张寡妇找上了门,说她家鸡丢了。

     傅正文一听这话,知道鸡是张寡妇的,便是告知了张寡妇详情,张寡妇一听这话,便是找上张屠夫家,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恰好此时张屠夫回来了,作为屠夫本就是性情火爆的人,一听这话,立刻就是掐着自己老婆的头发怒喝:“我们家就是穷。也不至于偷人家的鸡,丢人现眼的家伙,我要打死你!”

     张屠夫的妻子听到这话,吓得花颜失色,立刻保证道:“我对天发誓,没有偷鸡!”

     这个年代,一般人是不给随便发誓的,张屠夫一听自己老婆发誓了,便是相信了自己老婆,转身一把抓住张寡妇得头发,怒道:“你个泼妇,竟然敢诬陷我老婆,看我不打死你!”

     张寡妇也是被吓到了,立刻说这是书生傅正文告诉他的,她也是听傅正文说的。

     张屠夫听到张寡妇的解释,便是带着人找去傅正文家里理论。

     傅正文虽然是文弱的读书人,但也有骨气,面对凶神恶煞的张屠夫也不胆怯,坚持实话实说。

     眼看着没有结果,隔壁的一位老人家建议道:“既然你们都不承认,不如就去城隍庙里,当着城隍爷得面发誓,这当着城隍爷得面说谎,可是要遭报应的!”

     众人一听这建议也觉得合适,当场便是前往城隍庙。

     结果一进城隍庙,张屠夫得妻子便是直接在城隍爷神像跪下发誓:“城隍爷,如果我偷了鸡,就让我现在站不起来!”

     傅正文一听张屠夫的妻子发誓,也是立刻发誓道:“我要是胡言乱语,就让我也站不起来!”

     两人都跪了下去,结果张屠夫的妻子站了起来,而傅正文没能站起来。

     张屠夫一看这情况,立刻抓住了傅正文的衣领,骂道:“好你个傅正文,满嘴谎言,你真是枉为读书人!”

     一旁的张寡妇此刻也是附声道:“原来是你欺骗了我,我要把这事情告诉众人!”

     寡妇本就爱八卦,张寡妇的这张嘴更是没有把门,几乎一天时间,所有人都知道傅正文偷鸡还说谎的事情。

     傅正文的父母不堪邻居间的闲言碎语,只能是带着傅正文搬家,而傅正文从此便是记恨上了城隍爷。

     他发誓,这是非不分的城隍爷,他必须要报仇。

     所以,这一次在听说了城隍爷要重铸神像,他就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错过了这个机会,要想报仇都没有机会。

     “苏云,你真的这么是非不分啊?”

     赵黎歌听完傅正文的讲述,眸子看向了苏云,苏云脸上露出回忆之色,半响后微微一叹道:“确实是有这样的事情。”

     十年前,苏云虽然没有清醒,但对于这件事情还是有印象的。

     确实,傅正文没能站起来,是因为他的原因,是让没让傅正文站起来。

     “张屠夫的妻子已经是怀孕三个月,以张屠夫的性子,如果知道自己妻子撒谎,起码得给自己妻子打个半死,甚至有可能一尸两命,为此,我于心不忍,便是帮了张屠夫的妻子一把。”

     苏云解释了一句,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还没有觉醒,但已经是城隍爷,这是潜意识做的决定。

     “就因为这个,你就让一个小孩子承受不白之冤啊!”

     赵黎歌不是那种老好人的性格,谁做错了事就谁承担后果,怎么能连累无辜之人。

     苏云眸子流转,淡淡道:“五年前,傅正文踏春,被毒蛇咬伤,昏迷之后被一小孩发现送往医馆,倘若再晚一刻右腿不保,将会瘸腿一辈子。”

     赵黎歌俏脸有些动容之色,追问道:“这小孩是张屠夫媳妇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

     “嗯,所以说,一饮一啄,皆是定数!”

     城隍庙院子里!

     贾宁微带着同情之色看向傅正文,这么说起来,城隍爷确实是是非不分。

     “我支持你!”

     傅正文有些惊讶,没有想到眼前这姑娘竟然会支持自己,以前他跟父母说起这事情的时候,父母都是一脸的反对。

     因为在父母眼中,城隍爷是神明,怎么能对神明不敬重。

     “多谢姑娘理解。”

     “行了,要做这事情就快点做,我替你把风!”

     大殿内,听到对话的苏云是气的是吹胡子瞪眼,这欺师灭祖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