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6章 小情人斗嘴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许家大院!

     洪森进去之后,迟迟没有出来,而其他鬼怪虽然也想进入,但在没有得到许可之前,也是不敢踏进。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陈山和柳青,作为镇龙卫,职责就是抓拿鬼怪,可现在这些鬼怪都站在他们面前,却只能是当做没看见。

     这种情况,直到两道身影出现之后才有了改变。

     两位带着面具的黑袍人,出现在了许家大院的门口,这黑袍之上绣着金色龙纹,陈山和柳青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两位黑袍人,面色一松,连忙上前行礼。

     “见过龙卫大人。”

     面具龙袍,这是镇龙卫的标配。

     同样跪在地上的洪家人和那些鬼怪也都瑟瑟发抖,镇龙卫,大明朝最高战力,每一位都是极其强大的存在,要不是知道此刻大院内有一位鬼将,这些鬼怪此刻早就四散逃跑了。

     “在外守候。”

     其中一位镇龙卫开口,声音沙哑,明显是故意压低了声音,这也是镇龙卫的风格,对外不会暴露具体身份,这也是为了不让人摸清楚镇龙卫的底细,以免估算出还能某位镇龙卫还能使用几次妖怪之力。

     两位镇龙卫吩咐了一句之后,联袂踏入许家大院,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死在地上,人身分家的洪森,还有坐在椅子上的赵黎歌。

     看到洪森的尸体,这两位也是有些疑惑,不过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已经是不会轻易把心思显露出来,更何况脸上还带着面具。

     “得闻阁下出世,我二人特来拜访。”

     向景山先开口,没有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也没有显得软弱。

     “我这一小女子醒来,还惊动了朝堂镇龙卫,两位是来镇压我这恶鬼吧。”

     “阁下莫要误会。”

     向景山接话,解释道:“斩妖除魔是我镇龙卫的职责,但我镇龙卫只针对那些祸害百姓的为乱鬼怪,对于安分的鬼怪,我镇龙卫不会出手对付。”

     “安分,怎么个安分?本座修炼需要大量阴鬼怨气,这活人的气息可是讨厌的好,就这饶州城,本座就想让他变成一座鬼城。”

     赵黎歌的话让得向景山和莫文石心里一沉,这就是他们最担心的情况,哪怕朝堂想要和这鬼将谈判,但对方未免会答应。

     因为双方从根本上就是对立的。

     饶州城,绝对不能变成一座鬼城,这是朝堂的底线。

     “天下之大,名山大川数不胜数,不少更是**本地,阁下何不选一处作为修炼洞府,无人打扰清修岂不快哉。”

     “本座沉睡了这么多年,可是寂寞的很,最讨厌的就是清修了,还是俗世好,那么多活人,没事吸食下人血生机,这日子才过的有滋味。”

     赵黎歌从椅子上站起,裙摆晃动,带着妩媚风情。

     “这么说来,阁下是要与我镇龙卫开战了?”向景山沉声质问。

     “本座一个弱女子,怎么敢跟镇龙卫跟朝堂为敌,只不过是想要一座饶州城罢了,天下这么多座城池,给本座一座又何妨。”

     向景山和莫文石对视一眼,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了,既然如此,那就冲着这鬼将刚刚复苏,实力还没有全部恢复先解决掉对方。

     咻!

     向景山右手扬起,整条手臂有着紫色光芒闪耀,而在那紫光之中还伴随着一声惊天虎啸。

     一头猛虎,一跃而出,朝着赵黎歌扑去。

     “一只老的都没什么生机的老虎,也敢逞凶。”

     赵黎歌妙目一转,纤纤玉指连点,一缕缕黑气射出化作黑丝,将这猛虎给缠绕其中,猛虎一声咆哮吼断了几根黑丝,但攻势也是被阻止。

     另外一边,莫文石也没有旁观,身形陡然暴涨,身体表层更是覆盖上了一层石块,犹如盔甲一般,双手一扬,手握石矛,如闪电般朝着赵黎歌刺去。

     赵黎歌右手翻转,此刻周身黑雾涌出,凝聚成黑鸟形状,犀利双爪直接是抓向石矛。

     然而,让赵黎歌没有想到的是,黑雾所化做的黑鸟双爪,在碰触到石矛之时便是立刻消散,石矛刺穿了黑鸟,直接是射在了她的胸口之处。

     砰!

     赵黎歌被这石矛给钉在了院子木柱之上,。

     莫文石和向景山两人看到这一幕,不但没有任何喜色,反而心生疑惑,更加的小心戒备起来,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知道,鬼将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

     这鬼将是在故意示弱,想要引诱他们放下戒备。

     “阁下何必示弱,我二人也不是没有与阁下这境界的鬼将交过手,想要以此让我二人放松警惕,阁下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被石矛给钉在木柱上的赵黎歌,并没有被看穿了心思的恼怒,反而俏脸浮现幽怨之色,“你们两个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也真是好意思。”

     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人表情有些古怪,鬼将要是弱女子的话,那这天下就没有强女子了。

     “我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解开封印,也没害过人,哦,就地上这老家伙那是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还没有呼吸到几口自由的新鲜空气,就被你们给钉在了木柱上。”

     “想我生前作为一个弱女子被人欺凌,没想到死后也还是这样的命苦,索性就让我魂飞魄散算了吧,免得再受这个罪。”

     赵黎歌自哀自怨的模样,让向景山和莫文石更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了,这位鬼将这是唱的哪一出,她以为她这么一副幽怨样子,自己二人就会同情上当。

     可最关键的是,下一刻他们惊骇的发现,这鬼将竟然真的在散掉自己的魂魄,浑身的鬼气一点一点的流逝。

     一位鬼将要自杀?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啊。

     “赵黎歌,你是故意的。”

     而就在向景山和莫文石满脸疑惑时候,一道有些无奈的男子声音在这院子响起,再然后两人便是发现在赵黎歌的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穿着儒衣的男子。

     男子背对着两人,右手一抬,那石矛便是从赵黎歌身体飞出,落在了莫文石的脚下。

     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人如临大敌,因为他们竟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何时出现的,最关键的是,在对方身上他们也感受到鬼气,只是这鬼气和以往他们所见到过的鬼魂身上的鬼气有些不同。

     “我怎么故意的了,我招谁惹谁了,活着的时候没人疼爱,现在死了做个鬼,人家都要追着喊杀,我不是命苦是什么。”

     赵黎歌嗔怨看着苏云,还故意挺了挺身躯,苏云有些头大,如果不是故意的,就以现在大明朝的情况,怎么会愿意跟一位鬼将死磕。

     更重要的是,堂堂鬼将,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被钉在木柱上。

     虽然明知道赵黎歌是演苦肉计故意逼出自己,但苏云也知道这妖精的脾气,倔强起来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自己要是不现身的话,还真会选择魂飞魄散。

     “行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我怎么好好说,你这察觉到我就躲得远远的,就跟见了鬼似的,你给过我好好说的机会吗?”

     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人要疯了,怎么感觉这两位像是小情人斗嘴啊,他们很想开口提醒一句,我们正在战斗呢,能不能不要无视我们?

     我们是威慑天下鬼怪的镇龙卫,可不是路人甲路人乙。

     “可不就是见了鬼吗?”

     苏云在心里腹诽了一句,脸上却只能赔笑,这姑奶奶脾气来的快但也去的快,只要顺着没一会就气消了。

     “亏我当初还给你守孝三年,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了七百多年了,见到我还就只知道跑,我是吃你家面还是偷你家大米了,这么不待见我。”

     苏云选择保持沉默,这些损人的现代话,都是他当初告诉这姑奶奶的,没想到这么多年去,这姑奶奶还记得用上了。

     如果说苏云选择沉默,是因为知道脾气上来时候的女人,千万不要跟她理论,那么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人听到赵黎歌的话,便是真的被震惊住了。

     死了七百多年,这样的鬼最起码也是鬼将级别,甚至很有可能已经是触摸到了鬼王层次了。

     面对鬼王,就算是他们两人动用全部力量都不一定是对手。

     “这里有外人,有些话咱们私下说。”

     苏云一句外人,让得赵黎歌轻哼了一声,面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这两人把我打伤了,你看该怎么办吧。”

     向景山和莫文石全身戒备起来,他们听出来了,这女鬼将是眼前这七百多年老鬼的相好,自己把人家的相好给打伤了,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

     “不好意思,我这朋友跟你们开玩笑的,放心,饶州城出不了乱子。”

     苏云转身,朝着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人鞠了一躬,论实力,这两位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这两位一生为了守护百姓而奔走战斗,本就值得他以礼相待。

     如果不是赵黎歌为了逼出自己弄的误会,人家也不会动手开战。

     向景山和莫文石两个人懵住了,下意识的回了一礼,等到回了一礼之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对鬼魂行礼?

     PS:新书期间说下吧,两百月票加更一章,不封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