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51章 希冀·重新开始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同归于尽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至少你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皲木话语里没有因为即将死去的落寞,反而多了几分轻松……
     两千年的骗局,甚至自己的每一分努力,每一丝强大都是被利用……
     他怎么会不伤心,不难过……
     所锦忽然心中剧痛,为了这个被她无辜牵连,以命相护的男人……
     ……
     ……
     那时,她在恨,恨那个她一直深爱的男人……
     岳熵……
     ————
     自责和悲痛让所锦站立着,魂不守舍,似乎下一秒便会随风而逝……
     “你在做什么!”
     皲木把她摁在怀里,两千年来,无论他如何努力,她也很少会向他倾吐心中痛苦,只会默默发呆,精神越来越恍惚……
     皲木用力抬起所锦的下巴,要她看着他!
     “不要放弃,我不能再走下去,但你可以,你可以有从头再来的机会,那些我没有做到的,你可以做得更好!”
     “不必有丝毫的内疚,因为对你的守护,是理所应当的……”
     皲木穿一身惨青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
     她记住了他的气息……
     ……
     ……
     因为脉衍梭的帮助,他得以活下来,并出现在首饰店为她解围,为他贱卖了自己呕心沥血的雕刻品……
     “我会继续以雕刻为生,我们一起去攻读大学,把以前没有完成的补上,还有你的新书……好吗……”
     皲木温和说道,语气有一丝宠溺。
     那时,她想重新开始……
     ……
     ……
     走进皲木的房间,向蜗只觉得到了雕刻展馆,一下子好像迈入了古香古色的艺术殿宇。
     漫步其间,有栩栩如生,奇绝妙趣的中国古代人物雕刻;
     有古朴雅致,自然娴静的茶具桌椅雕刻;
     有笔走龙蛇,精雕细琢的文房四宝雕刻,等等。
     看到那些琳琅满目,沉香阵阵的雕刻作品,她,心中涌起的喜悦随着皲木递过来的热水而微微荡漾……
     心中欣喜而骄傲……
     然而,这些,都是皲木曾经送到她面前被她婉拒的雕刻品……
     这些都是在过去的两千年被她一一拒绝过的真心……
     久违却是在两千年后的今天……
     她哽咽了起来……
     为自己一直一直的刻意忽视……与错过……
     “我……想亲你……”
     皲木刚闭眼,便听到了她似呢喃般的轻声细语,他心中一跳,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但黑暗里,温热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唇上柔软的感觉,告诉他,两千年来一直心念着岳熵的女孩,终是变了……
     慢慢地,他俯身将她轻轻压住,吻上了她苍白的唇……
     他浅浅地吻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
     她并不反抗,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不想思考,她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紧抱住他!
     ……
     ……
     那时,她在希冀,自己能够去再爱一回……
     ……
     ……
     “你是如何可以提前出狱的……”
     “我是一名刑警……”
     他为她当了刑警。
     向蜗没有问他为何要去参军,还是成为具有如此高度危险性的军人……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的目的……
     他只相信,强大才能更好地保护她……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还要守护你走完呢……不要把一切想的太糟……”
     皲木重重揉了揉向蜗的头发:“还有,不要忘了,我死不了……”
     “砰!”
     一声狠厉的拍桌声响起,向蜗怒了!
     “不许说死字,我不允许你死,听到没有!混蛋!欠揍!”
     向蜗因为身高的局限,只能跳起来勒皲木的脖子,以示惩戒。
     但好在力气还不小,硬是把皲木拽得弯腰矮了下来……
     “好的,我错了,过去两千年闷得像葫芦,最近怎么像母老虎一样,舍得发脾气了……”
     向蜗似一刹被触动记忆,她重重地把自己撞进皲木怀里……
     因为……
     因为她终于发现了,一直站在她后面,不曾退后过,不曾打扰过的如静风般的少年……
     ……
     ……
     “你这个妖怪,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还给我!还来……”
     皲木因为担心阿姨看见他,会想起被家暴的经历,所以他并没有跟过来。
     向蜗沉静地承受着,等到她的母亲打得累了,她才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跪在母亲面前。
     但却被母亲连打带吼地赶出家门去……
     向蜗兀自站在冷风里,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
     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里,一瞬间攥紧心脏。
     黑夜缠起无聊的思绪,那些伤痕像细雨一样密布身体每个细胞。
     冷若止水,体温惨淡。
     那些因为被母爱感动过的憧憬念头,仿佛在她的心肠上面系了一条绳索,走一步,牵扯一下,牵得心肠阵阵作痛。
     眼眸处,热气不散,模糊了景致,湿润了心,一片凄酸。
     冷落在脸颊上驱之不散……
     这种感觉,好像从前,恰似被遗落的黄昏……
     一种忽然而至的悲凉,不能泣诉,只能敛藏……
     “怎么站在外面!”
     皲木双手搭她的肩膀,将她扳过身来,下一刻,他的手一僵。
     有那么一瞬间,向蜗好似看到了他灵魂凝固的样子……
     “谁干的!”
     ……
     ……
     “还是那么没有安全感……录取通知书在我这里……”
     皲木单手拖着行李,另一只手把她拉近,借此躲避纷乱的人群,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
     ……
     “三个月了,你还不让我们和她见面吗……”
     祁烨站起质问着皲木。
     “三个月里,你不是天天看见她吗……”皲木轻喝一口水,端的是满脸的拒绝。
     祁烨噎然。
     三个月前,皲木在向蜗和天烬他们的房间之间赶制了一道铁门,虽然每天都在见面,但他们只能透过铁门的缝隙,看到向蜗与所锦完全不一样,却同样瘦削的脸。
     ……
     ……
     “我想去打工……”
     “哪都不许去。”
     向涡无奈望天,自从皲木知道了她的自残后,他就每天板着个脸,给她“好”脸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