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9章 讨回公道·蛛丝马迹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那不一样,那是处于未知的危险的时候。”
     “当我受到伤害时,你会甘愿冒着被追杀的风险用神力来寻我,我又何尝不是这样……那些人对你的一丝诋毁一定会让你伤心,你骗不了我,这就是我觉得你最危险的时候,我势必向这些让你受到伤害的人讨回公道,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你要打骂都可以,我的答案不会变……”
     所锦双眼忽而睁大……
     讨回公道……
     从小时候伯父答应她考试一百分便奖励她一百元,她做到了,伯父却在她面前将一百元拿给作为男生的弟弟的重男轻女……
     因为性格的软弱,被身边的人欺凌,甚至家人也因为她的懂事对她少了多几分的关心……
     再到她无缘无故地成为骨王,任由天道主决定生死,她一心变强想活下去,但岳熵一而再再而三地剥夺她活下去的希望……她甚至是赋隐手上的为了“大局”便能随意左右生死的棋子……
     她一直不愿与岳熵和谈的最大原因,便是她一直在责怪天道太偏心……
     岳熵,最具有权利的天道主,她最爱的人,他想了所有的人,唯独没有想到她……
     有谁想过为她讨个公道……
     在这个世间,她有何公道可言……
     所锦弯下腰来,泣不成声……
     ……
     ……
     时间似乎过了很长……
     所锦从来没有像这样放声大哭过……
     皲木眼眶泛红,紧抱着她,让她在他的肩头哭着……
     他无法化解她的悲伤……
     那时,他第一次捧起所锦的脸,所锦红肿的眼映入他的眼帘,皲木吻上了那样的一双眼……
     所锦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所锦倒在了他的怀里……
     ————
     “岳熵在搜查什么。”
     一片山楂林前……
     一名红衣男子长身而立……
     背影美丽得竟然叫人想叹息……
     祁烨……
     他的手里是一个可以以假乱真的断骨古章
     曾经有个女子从袖子里把这个活灵活现的古章的递给他,上面多层次造像,暗藏着她的名字,内容繁复,采取透雕手法镂空,极富立体感……引人入胜……
     惊艳了他……
     深至骨髓的温柔……
     独属于她……
     所锦……
     一个至今让他魂牵梦萦的名字……
     一个带给他生命中最后一份意义的女子……
     所锦被处决消失后,他担任天道主一职……到各地执行天道主专属的任务……疯狂累积起了神力……
     只为等到足够强大,让欺骗所锦和所有人的岳熵狠狠付出代价……
     但是她还是回不来了……
     故而他每天除了完成任务与找岳熵的麻烦外,最常做的一件事便是身着女尊国的男子裙装站在这一片山楂林面前……
     怀念他的妻主……
     怀念她……
     ……
     “岳熵狗东西在搜查一名男子,属下查不到那男子的身份,岳熵狗东西发布了一张天榜,尊主请过目。”
     自从所锦离开后,祁烨便下令让自己用神力造就的手下对岳熵的称呼全部改口为“狗东西”,忘记一句便将被他踢去回炉重造……
     祁烨面前浮起了一张天榜……
     当看见皲木的画像时,祁烨的眼神一亮……
     “这世间竟有气质如此像她之人……”
     自从所锦离开后,他在天下各处开起了无数家青楼,酒楼……
     无时无刻不在搜寻着所锦的转世魂魄……
     期间,他见过无数眉目,身材,经历和她极像的女人……
     但他仍然觉得,那些女人,无半分像她……
     “加派人手,找到这个男人,把他带到我面前来,还有看见岳熵狗东西的人马,一个不留!”
     “是!”
     ……
     ……
     手下离开后,祁烨竟然也消失在了原地……
     他……竟然对那个男人……有着一种……
     迫不及待……
     ————
     “老奶奶,你还记得站在这里的一个女子吗,她身边有一名很高的男子……大概和我这样高……”天烬站在一个矮他两个头的地瓜老奶奶的面前,弯腰描述着……
     “那个小姑娘啊……她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老奶奶费力地回忆着……
     她活了几千年,也没有见过这样阔绰的顾客……
     一到她的地瓜摊面前,便放下了一块金条,只为解答一个问题……
     “姐姐,王从终点再折返回来,就为了跑去问一个矮老婆子,这是怎么回事啊,王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一个女人,难道我们还比不上一个老婆子吗!”妃妍的妹妹,天烬的侧妃妃俞咬着手帕,恨恨说道……
     听了妃俞的一席话,妃妍脸色极其难看,却只是强忍着怒意上前劝解天烬:“王,我们还有和谈大会要参加,各大世族,都排着长队侯着王启程呢……”
     “让他们先走,我有事要办。”天烬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王,您没有启程,将士们都不敢逾矩擅自出发,王,和谈大会这个要事为先啊……”妃妍在将士们面前极其识大体地说出……
     她的目标是成为皇后母仪天下……
     天烬怒气冲冲地瞥她一眼……
     妃妍眼里闪过一阵恐惧……
     那眼神,看她就好像……在看死人……
     ————
     毫无线索,天烬站在原地,眼神徘徊着……
     刚刚那个人影一开始便让他感觉非常熟悉……
     当他骑马离开后,那女子站立着给他的感觉,让他莫名其妙地百感交集,一路上几乎体验了整个喜怒哀乐……
     直到他忽然恍然大悟,那个女子,一定是所锦!
     他的直觉一向敏锐,这种直觉曾经让他在九死一生的战场上获益无数……
     无论消息如何真实,他从来不相信她已经从他的世界消失了……
     眼神忽然瞥见岳熵的天榜……
     天烬一瞬间到了天榜面前……
     这个男子,竟然与牵着“所锦”的男子惊人地相似……
     “来人!这次和谈大会的行程取消,集中兵力寻找这名男子,找不到,提头来见!”
     众人莫名其妙,但也只能跪拜道是……
     天烬这一次不再慢吞吞地骑马,而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岳熵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