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7章 驯服与被驯服·没做对的决定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故而真正的道,应该是超越于时代与人群,它既是人道,也是天道……
     对每一个人心中的道,没有人能够肆意剥夺与改变……
     对于所锦,他唯一能做的,是倾听与引导,并守护……
     唯独不能做到,破镜重圆……
     ……
     ……
     ……
     岳熵幡然领悟……
     他的眼眸有了一丝呆滞……眼神里没有任何抱怨,庄严自尊,又充满了遗憾……
     全是绝望……
     天烬他们曾经在所锦脸上看见过同样的寂寥…
     所锦消瘦的身躯在金光下一点一点地消失……
     所锦的眼眸深深锁着岳熵……
     她眼中的悲恸……
     让岳熵……好似肝肠寸断……
     ……
     ……
     ……
     在这一场漫长的驯服与被驯服的角逐里……
     没有人……成为赢家……
     ……
     ……
     ……
     你是唯一一个可以使我忘了我自己的人,就像我是唯一—个你永远都不会再爱一次的人,曾经的伤痛就让它,埋葬心底……
     我是岳熵,痴你……如殇……
     ————
     所锦刚刚被赋隐带走,没有听到更多关于骨王郁和纯婴冷的故事……
     但她还是猜出来了,纯婴郁在之后短暂地醒来过,他把自己最后的一份纯净之力寄托给了天道岳,却因为顾及自身地位没有告诉世人骨王为世人所做的一切,而后天道岳将这份力量培养在了岳熵身上,岳熵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真正成为了纯婴……
     曾经有一次有一个怨奴闯进她的浴室,没有给她送来邀请函,不是怨气不足,而是根本没有邀请函,岳熵隐藏了自己……
     他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她……
     他甘愿为人所不知地为她成为怨奴……
     只为了能够进入骨宅……
     那个灵魂是那样的纯净……
     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男人……
     和纯婴冷一样……
     骨王郁一定像她钟情于岳熵一般深爱着纯婴冷,但他们同为男子,骨王郁大胆向纯婴冷求爱……
     但纯婴冷一向苛求严正的原则让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爱情,这一点狠狠地伤了骨王郁……
     天纵奇才骨王郁制造了另一个骨王作为安慰,但是焰奴一族情感一向炽热而强烈,骨王郁被新骨王重的感情所打动却不愿承认,甚至下了“骨同骨,无情属”的严例克制自己的感情,始终不渝地爱着纯婴冷。
     甚至在死后也要强求和纯婴冷能够有一段情缘,殊不知纯婴冷意在天下,也因此辜负了骨王重和他一起覆灭的深情……
     爱他的人他没有留住,不爱他的人他刻意强求……
     爱和理性,二者皆输……
     但是骨王郁开启了指识古语再续情缘任务,却没有在作为骨王的她和作为纯婴的岳熵身上得到实现,是因为骨王郁在之后放弃了这段情缘,为何放弃呢……
     在最后,骨王郁已经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这领悟,已经晚了……
     “没关系的,来世你做我哥哥,我一样可以拥有你。”
     “郁!”
     无尽山巅,纯婴冷一声嘶吼,留下千古一叹……
     ……
     ……
     ……
     如今,所锦便是在做骨王郁当年没来得及做对的决定……
     皲木。
     一个她比心疼岳熵更心疼的男子……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愿忘记吗?何必……”
     墙角的男人沉闷出声,轻叹一声,所锦看向他。
     他的身影隐藏在墙角间,似乎可以与墙角阴影融为一体。
     那时,她没有生还的机率,却因为机遇遇见了真正的骨王,骨王为她续命,从此形影不离地守护她。
     救她时,他并没有收集足够的魂力。
     意识模糊间,她听见了断骨的声音。
     这个男人,用他骨王的脊梁骨为她续命……
     她永远记得在与他相识的前一千年,他只能弯着腰,却仍然悉心照料危在旦夕,心灰意冷的自己的画面……
     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总会听见只有他一个人的乞求话语:
     “醒醒,不要绝望,要保持自己的意识,我会陪着你……”
     “醒醒,不要绝望,要保持自己的意识,我会陪着你……”
     ……
     ……
     让她觉得更暖心的是无论自己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起伏,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并用各式各样的理由转移她的注意力……
     “你为何待我如此这般好?”她多次发问。
     很多时候他都不回答。
     实在躲不过了,他便会用一句“你是我的有缘人”来忽悠她。
     只有那时候,她才会觉得他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其余时候,她都觉得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
     当时的下雨天,所锦抱起绿猫的时候,皲木就在旁边提醒道:“不要乱抱动物。”
     他少有的絮絮叨叨如今想来,他早就已经察觉到危险,却从来自己一力解决……
     ————
     “为何要如此?”
     绿猫口吐男人磁性的声音。
     那是脉衍梭的声音。
     脉衍梭经过皲木的魂力治愈,已经可以变回人形,但他还是保持一副猫的模样。
     因为他发现皲木似乎对人极度反感。
     等到他变成猫的模样时,他才感受到皲木对自己的排斥与敌意的减少。
     “因为这是她的梦魇的起址,我曾发誓要把她从梦魇里拉出来。”
     “她”自然指的是所锦,脉衍梭当然知道,但皲木所说的他却一知半解……
     然而皲木至此便住口了,没有再讲下去的打算。
     脉衍梭也发现了这一点:皲木可以让你迅速的了解所处的情况,但他永远不会向你分享他内心极其重要的最深处的想法。
     那是他的绝对禁域!
     但他浅浅说出的理由也足以让脉衍梭心中产生波动。
     消耗无数的魂力,只为了成就万千世界里那么一段渺小的男女之情;只为了让一棵树枝发出芽来;只为了让眼前的女子心中产生一丝安慰,一点感动,少许勇气……
     这是她在皲木死后之后遇见脉衍梭的时候,脉衍梭向她透露的……脉衍梭一生忠义,他有自己的抉择,但她却从他眼中的沉痛看出了他对皲木的心意……
     ……
     ……
     逃亡的日子依旧持续……
     “老婆婆,请给我两个地瓜。”皲木在大街上从一位年迈的老奶奶手中接过两个热气腾腾的地瓜,用神力凉了一下再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