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2章 惩罚·低头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骨宅里,突然热闹了起来。
     骨宅现在已经如普通建筑一般,正常可见,故而如今一无所有的天烬他们,也跟着住在了里头。
     天烬他们也入了学……
     两千年后的今天,他们从对敌变成了,同伴……
     ……
     ————
     一个人被剥夺了最宝贵的东西,记忆就是给他的弥补。
     因为他们的过错,他们让那女子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他们留给她的记忆,便是给予她的死亡的最大补偿,只可惜,那些记忆,满载触目恸心的伤……
     他们总是会想尽方法地宠爱向蜗,妄想补回错过的那些时光……
     但皲木给了他们两个字:休想!
     皲木对他们的生活极度苛刻:
     他要求他们进入大学后,要学会独立生活的本领,如清洗衣物成为了天烬面临的一个新难题。
     他要求他们掌握好自己的生活费用,在如何控制和使用自己的生活费方面要有一个标准,他不会多给半分多余的钱财给他们。
     他要求他们,与其他学生合宿并睡,遵守学校的作息制度,进他人睡房的时分,轻点开门,不能一脚踹开,再扯着驴嗓子嚎几声,要考虑,或许有同窗正在睡觉歇息。
     他要求他们收起自己的少爷脾气,不能轻视其他的普通人;不能受到他人一句指责就暴跳如雷,遇事多谦让,多忍耐,这对有不满便直接说出口的祁烨,简直难如登天!
     祁烨因为这个要求,差点和皲木打起架来,而皲木只是淡淡说一句:你不愿意可以离开,没有人强逼你。
     祁烨立刻噤了声。
     他要求他们独自乘坐地铁或公交车去学校,去学校的途中,必须每天乘坐不同类别的交通工具,反反复复。
     他要求他们自己购买一卷卫生纸,一杆笔,一袋洗衣粉,一块通明皂等小物品……
     ……
     皲木教他们现在职场人必备的基本办公技能:表格,文档,统计表图,文件打印、传输……
     他教他们购物,支付,电脑,手机,电视,电炉,洗衣机,烤箱,热水器等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产品操作……
     他从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管理学、艺术学,军事学各种各样的层面,对天烬等人进行魔鬼式训练……
     天烬等人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
     不仅仅是天烬和祁烨,连裴风都对皲木有一丝咬牙切齿的冲动。
     但不可否认,皲木确实在种种方面叫他们信服,升起一个共识:怪不得过去的两千年,皲木带着所锦,可以无数次从他们眼皮底下逃离……
     天下民众千千万万,如果能够融入其中,要人如何能够从一片汪洋大海里揪出那毫不起眼的小水珠呢……
     但在信服的同时,这个总是没有笑容的男人,也让他们心中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怅然若失……
     眼前的皲木,是所锦的……另一面……
     是他们让他,变成如此……
     ————
     “坐火车第一步要买票,这是毋庸置疑的。买票。买火车票有很多种方式。第一种传统方式是到火车售票厅购买,这需要身份证和现金;第二种是到火车站购票机上购买,需要身份证和银行卡;第三种就是网上购票,火车专用购票网站12306,都需要注册登录,手机客户端还需要下载……”
     “第二步是取票。如果是售票厅或者购票机上买的,就不需要取票这一环节了,因为它会当时就给你。如果是在网上购票,那就需要去火车站取票机上取票。同样的带上身份证,放在取票机上,按照提示取出票……”
     “第三步是安检。进入候车厅都需要安检,检查你有没有携带危险物品,易燃易爆物品,把东西放在履带上通过便可以,一般不会有问题……”
     “第四步是候车。在候车大厅上找到你做的车次,时间,然后到指定候车厅的地方候车,来早的可以休息一下,上个洗手间。工作人员大概提前五分钟,提醒你开始检票上车……”
     “第五步是检票。现在的许多检票都不是人工检票,而是用检票闸机自动检票,将车票放在检票口,然后车门打开通过,记得拿走你们的车票……”
     “第六步进车。找到你所要坐的车厢,车厢号在每节车厢上有贴着标签,找到随即进入,注意火车和铁轨之间的位置;进入后找到自己的座位号,坐下来。便可以了,到站时下车……”
     “记住我的话,一定要把车票放在身边,因为车上有可能检票,另外有些车站出站也需要车票才可以通过;注意人身和财产安全,保管好随身物品……”
     祁烨听着皲木的讲解,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享受起这种不再为敌的感觉……
     过去两千年里,山花开过又落过,日子翻过又驻过,他们念过又错过……
     覆水难收,往日不在,他也不愿意再错过现在的时光……
     决不放手,决不错过,决不让自己后悔!
     “祁烨,请不要开小差。”
     皲木严肃甚至是严厉地敲着祁烨面前的桌子。
     祁烨忽然对他笑了起来。
     皲木眉毛一挑,有些莫名其妙……
     “等一下吃饭,你洗碗。”
     皲木施然坐回原位,留下一脸生无可恋的祁烨。
     “三个月了,你还不让我们和她见面吗……”
     祁烨站起质问着皲木。
     “三个月里,你不是天天看见她吗……”皲木轻喝一口水,端的是满脸的拒绝。
     祁烨噎然。
     三个月前,皲木在向蜗和天烬他们的房间之间赶制了一道铁门,虽然每天都在见面,但他们只能透过铁门的缝隙,看到向蜗与所锦完全不一样,却同样瘦削的脸。
     他们还被皲木警告,在校园不能靠近向蜗,因了过去的错误,他们认命地乖乖听话,接受皲木的惩罚……
     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这是他们的亏欠……
     这样的惩罚,并不重,却让他们……黯然销魂……
     裴风忽然走到了皲木的面前,紧了紧拳头:
     “我请求你,允许我们……靠近她……”
     天烬和祁烨低着头站在裴风旁边……
     皲木诧异地看着眼前三位天之骄子的乞求。
     两千年来,错过的春风夏雨,错过的日暮桑榆,终是叫他们,弯下腰来……
     虽是小小的低头,却已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