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1章 重返校园·失与得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把一切告诉阿姨吧,解决不了问题的最后一个方法,便是坦诚相待。”
     向蜗把一切告诉了她的母亲,却没想到她的母亲竟然一把扯过向蜗的头发就往地上砸……
     母亲的拳头像雨滴一般落在她脸上,让她的心凉了半截……
     “你这个妖怪,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还给我!还来……”
     皲木因为担心阿姨看见他这个男人,会想起被家暴的经历,所以他并没有跟过来。
     向蜗沉静地承受着,等到她的母亲打得累了,她才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跪在母亲面前。
     但却被母亲连打带吼地赶出家门去……
     向蜗兀自站在冷风里,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
     冷风像是水银一样倒灌进温热的胸腔里,一瞬间攥紧心脏。
     黑夜缠起无聊的思绪,那些伤痕像细雨一样密布身体每个细胞。
     冷若止水,体温惨淡。
     那些因为被母爱感动过的憧憬念头,仿佛在她的心肠上面系了一条绳索,走一步,牵扯一下,牵得心肠阵阵作痛。
     眼眸处,热气不散,模糊了景致,湿润了心,一片凄酸。
     冷落在脸颊上驱之不散……
     这种感觉,好像从前,恰似被遗落的黄昏……
     一种忽然而至的悲凉,不能泣诉,只能敛藏……
     “怎么站在外面!”
     皲木双手搭她的肩膀,将她扳过身来,下一刻,他的手一僵。
     有那么一瞬间,向蜗好似看到了他灵魂凝固的样子……
     “谁干的!”
     皲木迅速从身上随身携带的小包中拿出消炎药为她抹上,再来来回回检查她身上是否存在其他的伤……
     一声巨响回答了皲木的问题。
     向蜗的母亲,从二楼跳了下来,当场毙命,致命伤在于脖子上的刀痕……
     这个春天,它把向蜗颓废了;这个春天,它也被向蜗颓废了。
     并不猛烈,却又刺骨的风让她忽然抱紧了自己,心中浮起一种“心花落地成灰”的感觉。
     一个月的母爱,似在眼前幻出一片虚空镜海,悠悠然轻捻慢抹地弹起歌唱未来的琵琶,铮铮声像一颗颗水珠,落进人心的深处……
     却在此刻,戛然而止。
     ————
     得到时,不自喜;失去时,不寡欢,留些空间给自己,转身时淡定,且心宽,再见会是一个夏天。
     万物葱绿的春天过去了,热得让人无法闪躲的夏天过去了……
     九月,向蜗重新来到了校园。
     扎起马尾,背上书包,迈着静悄悄的步子,重回昨日的校园。
     老师好……
     新同学,你好……
     向蜗在校园门口看见张挂起来的火红热情的横幅,笑容满面的人群,一个个整装待发的行李,听着他们热火朝天的各种讨论……
     有那么一瞬间,她走在偌大一个校园里,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内心是那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
     向蜗再次把书包打开,查看已经装好的录取通知书,想确保无失后,再继续踏步向前。
     “还是那么没有安全感……录取通知书在我这里……”
     皲木单手拖着行李,另一只手把她拉近,借此躲避纷乱的人群,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但是忽然,前面一群人挡住了他和她的去路。
     “麻烦让让。”皲木拉着向蜗,从人群中穿过,却在下一刻两人都停止了脚步。
     “我说了,你们不要,碍着我!”
     皲木与向蜗听见了天烬的怒吼声。
     “这里都喜欢大惊小怪的吗……”
     皲木和向蜗再听见了祁烨的妖娆的声音。
     “我们这副模样,是和他们不太一样,惊讶是人之常情……我们先去换一下装吧……寻她要紧……”
     裴风温润的声音让周围的人更显惊奇。
     平淡无奇的校园突然出现了三个不仅帅气,还有奇怪的古代辫子,身着奇装异服的男人,众人的眼球被有所吸引,在所难免。
     再次相遇,向蜗百感交集……
     皲木却平静如水,按按她的肩:“我们走吧。”
     “你想把她带到哪里去!她,哪都不许去!”
     皲木听见天烬的怒吼,却没有立即出手攻击,他便明白,天烬他们和他一样,神力尽失……
     因为他们到了万界最渺小的人界,故而无论是魂力,还是神力都是无法施展的……
     再见,已是两千年之后。
     过去两千年里,天烬他们心高气傲,找遍了万界境域里无数界域,却从来没有找寻过人界。
     因为在他们看来,人界是万界里最鱼龙混杂,最脆弱,最不安全的地方,所锦想活下去,不可能会选择如此危险的地方,来获得生存的机会……
     他们作为高不可攀的天道主,永远都难以想象一代骨王,竟然像蝼蚁一般,在人界暗无天日地苟且偷生,并且,一去便是两千年……
     只为了躲避他们的追踪……
     那时,皲木魂力并不深厚,并且难以施展,他与她在两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逃亡……
     天烬他们作为天道主是与骨王有感应联系,但他们一丝都感应不到所锦的气息,故而在过去的两千年里,他们无数次怀疑所锦已经死去……
     直到皲木为了不再让所锦永远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已然非常强大的他释放魂力时,他们才明白:
     她,还活着……
     两千年的辗转波折,那个平凡的女子终是捱了过来……
     他们不明白,所锦是如何愿意忘记过去令人回肠荡气的一段情韵,忘记所有最静好的时光,他们和她一起度过的风霜,过尽千帆之后,把心迹澄清,在身隔沧海之时,沉淀所有的波澜壮阔……
     将自己的心门紧紧的掩上,任其繁花盛景暗自芬芳或冷风急雨枝瑟叶落……
     任其翻云覆雨进退维谷终至沧海桑田只孑然自静……
     甘愿修篱种菊捻烛绣花的简约,甘愿身若株草悲且静默喜自展颜……
     骨宅门外五彩纷呈的络绎过客,已然成为她坐看云起闲视轻风的美丽风景。
     来去随缘……
     他们不明白,她是如何做到无数次看见他们无尽懊悔,疯狂寻找她时,只是将一颗平静而柔韧的心灵,埋藏土里……
     明白他们从她可知的境域路过时……
     却只是视而不见……
     无声无息地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