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4章 体贴·重病记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虽然心里盛满寂寞,但仍然有好多温暖,萦绕耳畔。
     所锦在一次冬天满手通红地雕刻时,发现了裴风送来的精雕细刻的汤婆子和其他她不认识的取暖工具……
     所锦突然沉默了,心藏温热的涓滴……
     在这一路跌跌撞撞的华年里,一路看一些人,一些事与自己渐行渐远,她看过朋友们迎面而来的朝气蓬勃的面孔,匆匆走过不留一词的背影……
     她无法喊出他们的名字。
     很多记忆,她刻意遗忘了。
     裴风带给她的温暖,让她就好像在海边捡起了很多很小的贝壳,那些贝壳非常坚硬和精致。
     迥旋的花纹中间有着色泽或深或浅的小点,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在每一个小点周围又有着自成一圈的复杂图样。
     那样的贝壳,有太阳的温度。
     那样的贝壳,似曾相识。
     那种图样,解析别名为暖忆。
     她记得去医院的一次经历。
     当时她身体极度难受,当时已经是即将下课的前几分钟,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硬生生撑过去,但是心口越来越闷,头越来越晕……
     最后再怎么忍,也忍不下去了,她便呕吐了出来,当时离下课只有几分钟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太失败了,太丢脸了。
     她一向不太喜欢麻烦人……
     但是那一天她脆弱不堪。
     有一个同学搀扶着脚步虚浮的她去校医处。
     但是经过校医诊断,她的体温和她的心率不符合。
     医生表情严肃地说她心率跳的过快,必须去医院。
     她的心里一下子浮现了两个字:重病。
     她的心是有一些慌,生活上她经常熬夜,饮食上也经常不吃饭,结束跑步之后休息了一会儿便又去洗澡,她还有一点感冒,如果不是同学规劝她都不想去买药;繁重学业让她的心理压力也非常大……
     种种的诱因,都可能导致重病的发生。
     去医院的那时,正值下班的高峰期。
     一路塞车,她意识模糊,浑身无力。
     在车上她也开窗吐了一次,真正尝到了什么叫呕心沥血的感觉。
     还好,那时她的同学,她的师姐,帮她开窗,拿书包,递纸巾,拍后背……
     虽然意识不清楚,手脚冰凉,心情低落,但他还是感受到炽热的暖意。
     那种暖意,是可以治愈和安慰所有不幸的……
     可还有另一种思想在缠绕着他。
     如果是重病的话,她怎么跟家人交代呢?
     她的父亲一定会骂他,不好好照顾自己,不注意身体!现在遭罪了!
     她的哥哥姐姐们一定也会感受到,她带来的重病诊治的经济压力。
     她的很多同学,老师,师姐,一定会为此可怜自己,为她的前途担忧。
     也许有讨厌她的人,会因为她的重病给她厌恶的眼神,并且远离她。
     对她存有爱意的人,极其亲密的朋友,也许也会把她看作一个废人,也许有一点心疼。
     但心疼终究只是心疼而已……
     综合所有因素,他们不会再选择她作为挚友,作为爱人。
     也许好运一点,她得的病没那么重,医药费没那么贵,她可以通过打工赚钱来弥补一点点。
     但是也只是一点点……
     也许她在认识到,给周围人带来的困扰之后。
     命运会告诉他:不要死皮赖脸的拖累大家了……
     无能为力的时候,她也许也会选择轻生……
     她会最后对朋友亲人们说: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像我一样生病了……
     生病是普通人输不起的一场赌局,他们甚至都没有可以摆在台面上的砝码……
     那时她也想,如果她能挺过去,她以后一定不熬夜,好好吃饭,好好学习……
     如果她能活到七十岁,前十年孩童、后十年枯木,五十年分昼夜后也只剩二十五年的白日,除去生病,阴雨,那么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人生苦短,别委屈自己。
     放下吧……拼命抓住的执念……
     放心吧……执着追逐的答案……
     人总是这样,失去了之后,才开始,想念……
     那时她头靠在窗前缓解种种不舒服,却怎么也消散不了疾病带给她的无力感,与绝望感。
     她所处的一个城区是非常繁华的,但这样繁华的一个地方,交通路灯竟然设置的如此不合理!
     半个钟的路程,硬是被走了一个半钟。
     她一路问司机:
     到了吗?
     到了吗?
     像一个垂危的病人想抓住自己的唯一的救命草。
     当到了医院,他也没办法立刻就医。
     她要去门诊大厅挂号,告诉工作人员她要挂什么科,看什么号,她是第一次就诊,所以需花钱买一张门诊卡,以后每次看病都刷卡挂号。
     还要去买一本病历……她看着医生在病历本上写好病人的名字性别年龄。
     接下来她还要拿着挂好的号子去找该科的门诊,将本子和号子交给导诊台的护士要护士给她排队。等排到她的时候护士会指示她应该进哪个房间就诊。
     她乞求医生让她尽快。
     她脸色已经发白地吓人。
     护士之后决定帮她调到前面一点。
     然而……
     她前面还有一个病人在急诊。
     她的心焦灼无奈,只能伏在椅子里克制痛苦。
     她睁开眼,看见的是,伴随她来的师姐,还有她的同学担心而难受的眼神。
     她默默舔了舔干涩皲裂的嘴唇,尽量把自己较好的状态展现在他们面前,不要让他们担心。
     叫到她了,她进房间后和医生对话,都没开口之前她便已经吐了一通。
     医生认为她要做检查,询问了她一些身体状况后,给她开了一张检查单,让她拿着她的所有单子,去收费的地方划价缴费。
     缴费完毕后执发票和检查单排队检查,而后拿着医生开药的处方再次去收费处划价缴费,执处方和发票去拿药。
     拿到药以后询问药师那些药怎么吃法。而后自己将药给医生调剂。
     她需要打针,便去门诊注射室,将药品和处方、病历本、发票交给护士,等待打针。
     打针那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她突然觉得一切的刁难都不如上天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