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8章 拒情·独角戏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止末敲着脑袋,到底是什么?他到底在哪里?他做了什么,不知为何,止末预感自己必定失去了什么!不禁难受的捂住眼,不让眼泪涌出。
     “衍......衍......衍……”
     忽然止末脑海回荡起一个声音:“我真正的名字叫脉衍梭,叫我阿衍,我只要你记住我,永远记住......”
     阿衍,阿衍!阿衍......
     止末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那个声音,眼泪直流......
     另一处,梭奴化身为猫,俨然就是止末曾经救过的绿猫!
     原来从一开始在知县府的相遇便是脉衍梭一手促就的,故意被喜好男色的知县抓到,并且料定止末必会为方忘报仇,让她顺理成章地救了自己,用另一种身份守护在她身边。还记得当时脉衍梭翻窗而入见到止末的身体时,根本不是杀手的天性让他做出这种行为,而是他具有猫的习性,难以改变............
     然而下一秒绿猫却似被吸走生命力般迅速苍老,纤瘦的身体更显嶙峋,跃窗而出,行走的脚步有丝踉跄,猫眼不复昔日的祖母绿的颜色,只带着一丝空白,苍茫,宛若失去两只猫瞳,如猫铃儿般的瞳孔............
     风雨飘零,一只浑身湿透的绿猫蜿蜒爬进骨宅,虚弱地躺着避雨。
     所锦俯身轻柔地抱起它,为它暖身,喂食,绿猫从开始的防备到安心沉睡……
     等到绿猫不再疲惫,醒来时,她抱着它走过每一个牌位。
     绿猫便是脉衍梭,而他已然失明……
     “你应该像顾及我般心疼自己,时时刻刻给我记住,你非奴......”
     他听到了止末尸骨传来的物语。
     肃然而立。
     下一秒,所锦微微诧异,脉衍梭拒绝了续缘的机会,这个生性孤傲的男人,不愿让她瞧见他被伤回原形的狼狈模样。
     “你爱她吗?”
     久久,猫儿微微摇了摇头……
     能够进入骨宅的人必用情至深,但他的感情自始而终只是忠诚护主!
     她唏嘘……
     很快,尸骨续讲了这段感情的结局,只有自己的独角戏!
     此情可待成追忆----止末心理篇
     一
     来到指定的位置,我并未看见检察官所说的尸体,欲打电话询问时,却听见一声压抑的猫叫声,我走向前,只见一条水桶般大的黑蛇紧咬着一只颓瘦的绿猫的后背,绿猫并不似它的表面的骨瘦如材般软弱可欺,反而用锐利的爪尖狠抓着黑蛇的各个部位,然而在黑蛇毒性侵蚀下,绿猫渐渐落入下风,攻击也渐渐无力……
     忽然绿猫祖母绿般神秘的眼眸看向远远而立的我,带着一丝恳求。
     不能让它死!
     一向冷血绝情的我竟然会在脑海中萦绕这个念头!
     研究一段感觉的发生简直和探究宇宙的起源同样困难。
     我迅速动身,在黑蛇欲吞下绿猫的瞬间,用小刀狠狠的划向黑蛇的肚身,痛苦的嘶叫声从黑蛇嘴里吼出,在皎洁月光拂照下,黑蛇黑色的血喷涌而出……
     我接下黑蛇松口的绿猫极力撤离,并且发现黑蛇的血,竟然可以怪异的腐蚀掉地面上的石块,黑蛇在原地疯狂怒喊着,但抱着绿猫的我却早早逃离,并躲进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山洞,我动作未有犹豫的为绿猫排毒上药,包扎,黑夜中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我............
     我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杀气是气势中的一种。它在某些方面,可以与勇气划等号。或者说,杀气是勇气的升华。
     杀气,并非杀人气势,而是一种威,一种魔威。如同不出鞘的魔剑,让人不敢逼视。
     然而只是一瞬间,便如刀剑入鞘般消失不见,让我心下一惊后疑虑重重。
     这只猫,也许是个麻烦!
     包扎完毕后我便要赶去验尸,借机甩开这只猫,然而绿猫却站了我面前,把嘴里叼着的铃铛状物放到我面前。
     猫玲儿!
     我一直对古籍里的天材地宝有所研究,遗憾的是众多天材地宝在现代社会已大多销声匿迹,止家也只是留下为数不多的天材地宝而已,所以我对猫灵儿也略有耳闻。
     然而其功用除了采阳补阴,均为不详。我开始对拥有猫玲儿的绿猫升起一丝好奇,然而绿猫却未给我挽留的机会,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罢了,对于杀手来说,好奇心会让自己陷入绝境的,大忌!
     我匆匆离去,一路反省着自己,却浮躁不已,那双泛着绿光的眼睛一直在我脑海萦绕,深刻……
     二
     来到古代,阴差阳错竟然找到了残害方忘的凶手。
     佛曰: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知县,准备迎接你的终结者吧!
     打晕了知县,我欲将知县拖走慢慢折磨,忽而看见床上还有一个敞着上身,浑身是各种酷刑相加痕迹的男人,让我想起方忘曾经也受过同样的祸害,不禁走近那已被疼昏的男子。
     男子姿色可属极品,健硕的身躯,坚毅的面庞,极易引起人们的征服欲,不怪知县如此癫狂于玩弄男子,若能让这样的男子低下高傲的头颅,在自己身下俯首称臣,那该是多大的荣耀与刺激!
     好一个俊丽男儿!
     我为男子把了把脉,还有声息,将自己研制的速效药喂给男子,在他的周围设下保护的机关后,便拖着知县遥遥走去……
     从此,我不会再让这狗官出现............
     三
     古代的日子让我喜忧参半,喜的是能够和我喜爱的方忘一起寻宝,并且收获颇丰;忧的是生怕作为现代人的自己在古代变得落后……
     意料之中的未找到冰镜,我初步排除了不可能出现冰镜的地点,在我带着方忘离开时,忽然发现空空荡荡的街上立着一个人影,我未犹豫的从人影身边走过,然而下一秒人影却开口:知县府。
     我脚步微顿:云来客栈。我指定相见地点后,便与人影擦肩而过,安顿好方忘后,来到了云来客栈,未开口,便见知县府见过的男宠单脚跪下:“请小姐留下梭奴。”
     从他说出知县府时,我便明白梭奴是自己在知县府犯案的目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