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章 骨王·不解之谜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银殊逸没有开口说“什么理由都不能阻止他爱她的心”之类的情话。
     他只捧起安页秀美的脸颊,锁住她的唇,恰到好处的力道跟角度,几乎像是与生俱来般的熟练,用西式的深吻,无声地告诉她:
     他想她............
     我想说的是,走过万水千山,人山人海,大街小巷,很高兴你再次走进了我的生命……
     从此爱在右,心疼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气弥漫。使穿枝拂叶的安页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
     路过尽头,安页终于遇见爱情,陌上花开............
     骨宅里,所锦将安页的尸骨的牌位撤去,口里喃喃念起超度的经文,将安页及银殊逸的名字入册,再将他们的记忆抹去……
     肢识骨语续缘的任务便完成了,任务奖励的一丝魂力透过所锦的额头入了她的身体。
     所锦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但她清楚地知道,她的灵魂更加饱满了。
     所锦完成一切后才有闲暇看着团聚的两人,眼里浮现一丝欣慰,又联想到自己,一丝痛楚掠过眼眸。
     “两千年了,你还不愿忘记吗?何必……”
     墙角的男人沉闷出声,轻叹一声,所锦看向他。
     他的身影隐藏在墙角间,似乎可以与墙角阴影融为一体。
     墙角里存在感极低的男人约摸二十几岁,隽清冷俊,身形挺拔微瘦,眼神清澈却又深不见底,出外必是少见的美男子,唯一破坏美感的便是他脖子后面显眼的疤痕,人称:尸斑。
     真正的骨王,是他。
     皲木。
     皲裂的木。
     残败之木!
     他在她奄奄一息时救活了她,等她醒来,他便成了她的主人,从此她跟随着他。
     他对她了如指掌。
     而她,对他,除了名字与骨王称号及骨宅运行外,一无所知。
     几千年来,本已经死去的她,依靠他完成的肢识骨语续缘任务所得的魂力,存活了下来。
     那是他作为骨王,天生的能力!
     通过为前世今生的爱侣续缘,从而得到尸骨的祝福-------魂力,魂力充足便能够让人活肌生肢,弥补灵魂创伤。
     只要灵魂不死,便能重获新生!
     但是魂力要达到充足的境地,却是要几千年的积蓄……
     救她时,他并没有收集足够的魂力。
     意识模糊间,她听见了断骨的声音。
     这个男人,用他骨王的脊梁骨为她续命……
     她永远记得在与他相识的前一千年,他只能弯着腰,却仍然悉心照料危在旦夕,心灰意冷的自己的画面……
     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总会听见只有他一个人的乞求话语:
     “醒醒,不要绝望,要保持自己的意识,我会陪着你……”
     奇怪的是,等她醒来后,几千年来,他陪她游历过无数地方,看过无数的风景,经历漫长的岁月,他却很少亲近她。
     她感觉,他和她似乎隔着层层云雾,云雾不会伤害她,却会遮挡住她向他投去的远望的视线……
     有时候,她觉得,
     她是海面潜游的鱼儿,他是空旷大海的深处,他们彼此隔着太多的暗流……
     而这些隔膜,是他一手造就的!
     她很早便已然领悟,他在有意无意的避开她!
     她问过他,他不语。
     她便只能猜测:也许是因为他的断骨在她身上,靠太近会相斥吧……
     她习惯遐思,用淡淡的思绪想着淡淡的回忆。待在他身边,她发呆的日子变得多起来。
     周围的事物从来不需要她过多操心,他将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他也从不责怪她的“无所事事”,甚至每次所得的魂力,他都毫无保留地用在她身上……
     他习惯于边隅一角篆刻牌位,他选择要雕刻的排位原料要求必须木质坚韧、纹理沉着,防潮防水,因为这些材料必须贮存在极其阴暗处,才有利于聚魂。
     雕刻之前他必定净手净桌,点起檀木香,叩拜时双手轻举供香,虔诚的什么都不想,以空灵的心去拜。
     他尊敬每一个逝去的生命。
     最让人动容的是他雕刻时候的模样。
     初步去皮,打好线稿,勾画轮廓,边缘休整,层次凸显,磨针修底,沙子刮磨,重复,再重复……最后耐心擦拭,完工。
     每一步都全神贯注地下功夫。所锦知道他可以一整天沉浸在雕刻作品的工作中,一声不吭;她也常常看见他穿着干净素雅的衣衫进去,满脸垢容地出来;甚至很多进入骨宅的阅历极深的人们都会将他误认为做苦力的伙计……
     他的雕刻技术精湛得无法形容,排位的每段痕迹都带着让人惊心的认真,甚至让人错觉上面的每一个字符,每一旋纹路都是用匠师的心血为原料凝就打造的……
     没有人知道皲木为何对雕刻排位极端嗜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除了雕刻外,所锦发现皲木最大的使命好像便是守护自己,他在所锦执行任务时从来不会离开太远她永远可以在身边感受到他沉默的气息。
     踪迹难寻又无所不至,厮守身边却默无一语。
     第二点让所锦觉得暖心的是无论自己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起伏,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并用各式各样的理由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曾度过一段艰难的岁月,那段时光有多么让她觉悟,她遇见他便有多么欢喜……
     “你为何待我如此这般好?”她多次发问。
     很多时候他都不回答,实在躲不过了,他便会用一句“你是我的有缘人”来忽悠她。
     只有那时候,她才会觉得他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其余时候,她都觉得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
     她偶尔会皱眉看着他:“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
     他也总会看着她,而后轻轻摇头。
     直到有一天他说了一个理由:“有那么一个男人,你甘愿为之赴死,那人,不是我。”
     他对他口中的“男人”,缄默不谈。
     她对他口中的“男人”,心有余悸。
     没有人愿意提起。
     从此她不再发问诸如此类的问题。
     从此,她和他之间的缘由,便成了不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