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3章 邀请·亲自动脚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安页只能靠想象把他弟弟还原成原本的模样,不久,一个纯净美好的男孩形象便跃然纸上,这时安页微微往后转了转头,被发现偷看的男人轻轻咳了咳:
     “抱歉,我偷偷看了一下,画得很精致,也很用心。”
     男子穿着一身整洁笔挺的西装,带着丝丝肃穆的气息,身材修长,碎发散在额头上,眉宇间带着一股书卷气,扬了扬唇,露出迷人的笑容。
     正应了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没什么。”
     安页很快又投入画作中,将一些边线擦去。
     “这是你的弟弟吗?”
     安页又抬起了头,她不明白堂堂一个商业巨头,莫氏集团总经理为何要过问她一
     个小人物,但仍耐心回答:“算是吧,但我没见过他。”
     眼前的男人,的确是被人们称为商业奇才的莫氏集团继承人一一莫锦献。
     没有细问,莫锦献有些诧异,凭想象便能画出如此逼真的画?
     一阵犹豫后,他轻轻开口:“我正在寻找一个画家,希望能画出我妈妈的模样,我也没有见过她。”
     莫锦献眼中有一丝暗淡,他刚刚也是来拜祭他的母亲的。
     不想被那股伤感的气息感染,安页很快便运起自己的法力在空间从茫茫人海中翻出了他妈妈的照片递给他:“你和你妈妈长得很像。”
     莫锦献这次已是震惊,照片里的人恬静优雅,仔细看她的眉目竟和眼前的莫锦献如出一辙的相同,不知为何,莫锦献就是感觉她一定是他的妈妈:“你怎么会有?”
     “我是一个摄影师,曾经为你妈妈拍过照。”
     安页的理由完美的毫无破绽。
     “我诚挚的邀请你进入莫氏集团,作为我莫锦献的私人摄影师,可否?”
     安页摇了摇头:“我已经找到工作了,谢谢你。”
     莫锦献见安页毫无惊讶之色,便知她是早知了他的身份的,不禁高看了几分。
     将一张名片放到安页手中,依然认真的说:“莫氏集团,欢迎你这样的人才。”
     插曲过后,安页便到了她工作的摄影馆,欲把拍好的照片交给老板,但听到
     里面一男一女暗打算盘的声音,她生生停住了推开门的手:
     “用照相馆这样高尚的招牌打幌子做人贩子,果然有效,真真应了那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婆娘,你说,那个今天来面试的叫什么安页的傻女人可以卖多少钱呢……”
     听了几句,安页就转身离开了摄像馆,回到家,安页便看见一辆豪车旁站了几个保镖,一个中年男人被他们团团护着,看到安页回来便开始骂:
     “贱女人,竟敢告我们老大!”
     欲扯安页,却扯住了旁边的保镖,旁边的保镖亦身体不受控地暴打起老板来,未关的车门内很快便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
     安页捡起中年男人的手机,便看见他发信息召集了很多人马,想把安页灭口,为被她送进监狱的老大出一口气。
     为什么我们已经很难过了啊,还有人想让自己更难过!
     来自真正安页的怨气在一瞬间充斥暗夜的内心。
     那是属于社会底层人民在灵魂深处的困兽般的哀鸣!
     突如其来的怒气让安页都有些烦闷,一瞬,安页竟然感觉自己有了情感,虽只是浅浅淡淡,但她以前从来不会有痛或开心的感觉,不禁有了一丝新鲜感。
     便找寻着可以留恋的画面,然而举起摄像机,看见的却是莫锦献快速走来,渐渐放大的脸,安页很快地放下了摄像机,但下一秒她的脸竟被莫锦献宽厚的手掌轻轻触碰,莫锦献也感到一丝意外。
     他一听说有人来骚扰安页,便迅速赶来了,却看见安页在照相,他并不喜欢在镜头上出现,便欲挡住安页的照相机镜,没想到安页竟如此迅速地将摄像机放下,便有了上面的一幕。反应过来,莫锦献快速将手移开,诚心诚意的道歉。
     “不用在意。”
     安页并无有多大的感觉,只是觉得心头有了一丝怪异。
     “安页小姐,我调查过你所在的摄像馆,它并非正正当当的,那里有很多传销组织,我还是希望你能来我们莫氏集团工作。”
     说到传销组织,莫锦献心中有丝愤然,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对安页这样的少女一旦洗脑成功,迎接她们的,将是无尽的折辱!
     他查过了安页,也知道她窘迫的生活,不禁担忧的看了一眼她,生怕她已经被“教化”,从而拒绝他的邀请。
     传销组织内有太多甘愿为组织“置之死地而后生;”为组织“爱的疯狂”的人了……
     安页察觉到他眼中的关心之色,微微一笑:“怪不得莫氏集团有如此大的势力,他的老板竟如此尽心尽力,我很荣幸得到你的邀请。”
     很快两人便合约成功,莫锦献还提议安页搬到公司来做事,但被安页婉拒,莫锦献便指派了人暗中保护她,然而几天后又出了意外。
     有几个被监狱老板指派的打手因不知暗中保护安页的人是何人所派,很快双方便为了一个女人战了起来。
     安页有些不耐烦,站在窗前,暗中让打手们的手下动不了,被莫锦献的人轻而易举的干掉,然而还是有一个漏网之鱼闯进了安页的家,杀红眼的男人误把监狱老板说的将安页抓回来的意思,认为是杀了安页。
     眼看男人的斧头便要砍在安页头上,安页正打算让他的斧头转回他自己时,却见莫锦献冲了进来,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上的秘密,安页只是符合常理地闪了闪,然而斧头仍将安页的手臂砍得深可入骨……
     莫锦献一脚踢进男人的肚子,让其猛力地撞到墙壁,竟当场昏厥过去,安页微挑眉,没想到那个温柔亲切的莫锦献,也有如此简单粗暴的一面。
     快速为安页包扎了一下,莫锦献便迅速将安页送去就医,安页并不感觉到有多痛,但看见莫锦献焦急又自责的眼神,她竟感觉心中有一丝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