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女商妃 > 第3699章 大结局(下)
最快更新天女商妃 !

    她发现整个空间的时间之力在倒退,四周景物和她脑海中的画面在逆转,片刻之后,她仿佛间回到了她第一次穿越至帝月大陆的时候……

     等她闭上眼睛轻揉着自己脑袋的时候,她发现有什么东西远离了自己,记忆有了空缺。

     再睁眼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沧海遗珠。

     此时的沧海遗珠寸寸染血,二哥正抱着已经没了呼吸的爹娘在哭喊,她呆呆地站在一旁,许久都没有反应。

     直到那一抹白衣翩翩,俊美如仙的身影走近她,她这才抬起了头。

     “你能帮我救他们吗?”

     南星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对这个男人说这样的话,但是话就这么从她的口中说了出来。

     东泽夜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一丝无奈,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我会帮你好好地安葬你的家人。”

     南星舞点点头,但是心里止不住的失望。

     她潜意识觉得,这世上应该有一个人能帮她救自己的家人的,但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

     时间荏苒,因为沧海遗珠的变故,南星舞失去了家人,她和二哥离开了沧海遗珠,在东泽夜的帮助下在月灵拍卖城安顿了下来。

     东泽夜对她很好,整个月灵拍卖城的人都将她视为未来的城主夫人。

     南星舞也一度以为,她会嫁给东泽夜,可是,在她十五岁生辰这天却发生了一件事,她与二哥回沧海遗珠祭奠爹娘和大哥,却意外的遇到了暗杀,在她几乎走到绝境的时候,一个身着华丽紫衣的男人从神秘的紫色符光中走出,替她扫清一切危险……

     从那天开始,她好像在哪里都能偶遇到神秘的紫衣男人。

     再后来,她知晓了紫衣男人的身份,知晓了他很多秘密,也知晓了当年沧海遗珠被灭的真相,她不再安逸的待在月灵拍卖城,她想用自己的方式为家人复仇。

     而这时,四皇子帝寒衣恰巧说可以教她,她便开始频繁的出入皇陵……

     与帝寒衣接触的越久,南星舞的心也靠他越近,很多时候,东泽夜不来找她,她都不会主动想起她。

     这年中秋节,南星舞与自己二哥、三哥回了沧海遗珠祭拜家人,帝寒衣也来了。

     不巧的是,东泽夜也来了,两个男人一见面,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最后事情发展到必需要在两在两个人中选一个。

     感受到威胁的东泽夜很是认真地对自己喜欢了多年的小丫头表白:“小舞,离开他,当我一城十庄,百间商铺的女主人……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

     帝寒衣却是直接将面前的小丫头抱进怀里,语重心长的教育:“不值钱的东西我们不要,嫁给我,我和龙族十方宝库都归你!”

     “娘亲,还有我,还有我!宝宝出生了会挣钱养娘亲!”只是一缕龙精之气的小萌宝忽然出声。

     听到这一声萌萌的“娘亲”南星舞的心一下子变得格外的柔软,她看着东泽夜,很是歉意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之后,她也不知道东泽夜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帝寒衣说了什么,她只感觉自己的神魂忽然变得格外的轻盈,意识变得很模糊。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被帝寒衣抱在怀里,天空中的不灭命盘已经封闭,很显然,所有不灭神位已经出现,她就在刚刚那莫名其妙的时间幻境里待了一个时辰。

     “刚刚是怎么回事,玄阳君怎么样了?还有两个至尊不灭神位……”南星舞激动的从帝寒衣怀里跳了下来。

     帝寒衣将小舞衣拉回,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刚刚只是解除了东泽夜的执念,也破除了我们最后一个幻神劫。他已经成功占领了屠灵少主所处的至尊不灭神位。玄阳君凭着南梦身份的特殊性独占了一个至尊不灭神位。不过你也别担心,就算占据至尊不灭神位,他也还得重塑身体,这个时候,可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那我们现在只能等了是不是?”南星舞松了一口气,头轻轻靠在帝寒衣怀里。

     “不会等太久的。”帝寒衣手指穿过她的长发,轻轻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他没有告诉怀里的人儿,他多怕她的那句对不起是对他说的。

     南星舞微微闭了下眼睛,然后静静地看着天空中的某一处。

     忽然,不灭命盘的上方出现了道异样的金光,这金光穿透不灭命盘的时候,时间神兽从南星舞的衣袖里跳了出来。

     “主人,是借灵神书,玄阳君在利用借灵神书和不灭命盘的重塑之力重塑身体,他的身体是以南梦的身体为引复刻重塑的。”

     时间神兽的话音刚落,帝寒衣便轻捏了下她的手,“小舞衣,试着召唤借灵神书,你才是借灵神书真正的主人。”

     “好。”南星舞立即按帝寒衣说的召唤了借灵神书。

     在发现借灵神书只是晃动了一下,并没有回来时,她立即动用了时间封印之力,阻断了借灵神书与不灭命盘之中的联系。

     果然,等她再召唤的时候,借灵神书立即化做一道九色光芒,落到了她的手里。

     帝寒衣看了一眼小舞衣手里的借灵神书,然后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一本被扯得面目全非的书。

     “小舞衣,这是我在幻魂道中找到的玄纹天书,可惜只有一半了。”

     南星舞迅速的翻看了一下手上的玄纹天书,然后又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最后,她将玄纹天书和借灵神书都放到了帝寒衣手里。

     “我以前都不知道,这借灵神书,借的居然是灵池的灵气。我已经有灵池了,这个给你拿着吧!”

     帝寒衣听了小舞衣的话,却是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他的手上燃起一缕黑色的火焰,将手上的借灵神书焚毁了。

     南星舞刚想要开口,帝寒衣却是伸出食指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借灵神书这样的东西根本无需存在。”

     “我……”

     “主人,东泽夜身体重塑成功了,但玄阳君那边却有些奇怪,他突然取出了许许多多的人体碎块,利用重塑之力组合。他拿出来的那一双眼睛居然是原灵之眼。”时间神兽突然出声。

     “原灵之眼?”南星舞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可是灵果果的眼睛。

     “对,玄阳君有原灵之眼、妖族最灵敏的幻蝶鼻、听风族的灵耳、上古圣族通天族族长的通天圣手、海魂族的定魂腿、织灵族的织灵圣心……”

     南星舞抬头看着帝寒衣,手心微微有些汗湿,“帝寒衣,你说玄阳君是不是要重塑出一个逆天的怪物出来?”

     “这么逆天的事,就算是成功也会受到天罚的。”

     正说着,就见天幕中忽然出现了片片劫云,且每一片劫云都是朝不灭命盘那边汇聚的,不难想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不过,这些劫云只是聚集,却并没有劈向不灭命盘。

     当这些劫云聚集到一个可遮天蔽地,吞噬一方空间的时候忽然停止了,不灭命盘在此时出现了一圈圈金色圣光,很快,天空中开始有人影开始浮动。

     也是在这时,天空中静止不动的劫云忽然幻化成了一个又一个神秘的玄纹,然后这些玄纹又化做一道道耀眼的劫光,朝南星舞这边涌了过来。

     因为这光芒太刺眼,南星舞直觉的抬了下手,那一道道劫光就这样被她吸入了掌心。

     而另一边,获得不灭神身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不灭命盘,正以包围之势,将一个长相有些怪异,身体有些比例失调的人围在了中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能对付我吗?”获得新生的玄阳君左手握着天旋笔,右手拿着时间之书,眉宇间的得瑟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刚刚重塑身体缺了些时间打磨这具身体,但今后他有的是时间。

     “你以为你拿着天旋笔就能纵横六界了吗?”天意神君淡淡地说道。

     “你阻拦了我数十万年,可最终我不还是成功了吗?天意神君,现在奉我为主还来得及。”玄阳君心情颇好的抖了抖手上的天旋笔。

     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这一抖天旋笔,让南星舞感应到了天旋笔的力量,她几乎是潜意识里勾了勾手指,天旋笔便挣脱了玄阳君的手,也仅仅是神光一闪,那天旋笔便出现在了南星舞的手上。

     帝寒衣看到天旋笔回到小舞衣手中,轻笑着轻捏了下她的小脸,“看来是该轮到玄阳君倒霉的时候了。”

     “嗯。他会后悔的。”南星舞再动了动手指,召唤了她的时间之书。

     果然,被玄阳君护在身前的时间之书一听到召唤,便像天旋笔一样,挣扎玄阳君的束缚,穿透空间,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主人身边。

     玄阳君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将东西再抢回去,所以他不惜当即燃烧了自己的神魂之力,直接朝南星舞他们那边冲了过去。

     那速度,快得四周已经有不灭神位的人都难以看清。

     “丫头,小心!”

     “灵主,小心……”

     大家疾呼出声,纷纷为站在远处没有移动的人担心。

     但就在玄阳君掌力差不到要拍到南星舞的时候,她忽然抬起了手……

     砰……

     一道经过时间之力蕴养的劫光击中了玄阳君的心脏。

     咔嚓……

     整个空间里响起了织灵圣心破碎的声音。

     “不,我是不灭神,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玄阳君的身体在狂吼中倒地。

     没了身体和生命力支撑的玄阳君只得再次放弃这具刚刚重组新生的身体,抽离了自己的神魂。

     虽然不甘心,但他也知道,再待下去,他讨不到便宜,也镣不了那丫头,所以,他只能逃,且燃烧了神魂之力,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我去追!”多玄阁主可不想让玄阳君放虎归山,所以当即却追了。

     “我也去!”

     “我也去!”

     “我也去!”

     “大家一起去!”

     很快,所有人齐心响应,一起去追灭玄阳君去了。

     南星舞适时的叫住了自己三哥。

     “三哥,你等一下。”

     说着,她走到玄阳君那具还没有销毁的身体前,利用时间禁术封印了那双原灵之眼。

     “三哥,这双眼睛的原灵之力该还给灵果果。”

     南云隐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小舞,玄阳君已经是不灭神,他的神魂能被毁灭吗?”

     南星舞想了想,“即使无法毁灭,也可以永久封印,我不会让他继续逍遥六界的。”

     这时,天意神君从一边走了过来,他指了指她手上的时间之书,微笑着说道:“只要你回到时间殿,所有人都是要回来归位的,包括神魂体。”

     南星舞一愣,“时间殿已经毁了呀!”

     天意神君神秘一笑,“你即是时间殿主人,那么,只要你在,时间殿就会在。在幻魂道的尽头处有一处泉眼,你将它安置在何处,何处就是新的时间殿,你可以将它设置在隐世之地,也可以设置在浩瀚星空里,如果你喜欢热闹,也可以将它设置在尘世间。一切,会按你自己的意思自行变化。”

     “为什么,天意神君不是不灭神君吗?为什么你不是时间殿的主人?”南星舞若有所思地问道。

     天意神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思绪飘远。

     “一切自有天意!”

     如果他一早知道这丫头就是他等待的历劫天女,他或许对她的教导会更上心一些,更早一些。

     “丫头,赶紧去做你该做的事吧!”天意神君回过神,对着站在小丫头身边的禁龙大帝抬了下手,示意他陪着一起去。

     南星舞看到天意神君的动作,没有再纠结其他,与帝寒衣一起去了幻魂道。

     正如天意神君说的一样,走过幻魂道的尽头,她看到了一处仿若镜面的泉眼,她刚靠近,那泉眼便主动飘浮了起来,同时,她的脑海里也浮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那泉眼开始自行在这些画面空间里穿梭,选择它想要待的地方。

     最后,时间泉眼落在了玄极天宫的画面中。

     时间泉眼落地生根,时空流转,仅仅一个闪神的功夫,南星舞便发现自己和帝寒衣出现在了玄极天宫的大殿中。

     原本安静无人气的玄极天宫也因时间泉眼的到来而衍生出无尽的生命之气。

     当大殿的灵气和生命之气衍生到一个特定的浓度时,一大群的人突然平空出现在了大殿中,就连神魂体状态的玄阳君也出现了。

     只是,玄阳君和其他人不同,他一进来就想出去,想要逃离,因为,在刚刚被那股时间之力抓进来的时候,他的神魂上被天诛之力刻下了可怕的“叛徒”二字,同时,他还获得了一个可怕的天地消息。

     此时坐在大殿之上那个看似娇弱的小丫头,他费尽心力谋划算计的小丫头,居然是天女,上一任时间殿主人的女儿,是玄君那个老东西瞒着世人收养了时间殿那个遗世灵胎,还暗中收那丫头为徒……

     怪不得当初玄君那老东西不是让那丫头掌管禁玄殿,而是将灵池给了她,让她做了禁神域的主人。

     怪不得那丫头的神星会因历劫而变化,怪不得那丫头会在冥冥之中得到所有与时间殿有关的物品,怪不得……

     现在他无比的懊悔,他千算万算,最后却是失算了。

     在他看来,世上最丧尽天良,窥尽天机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玄君那老东西。

     可是,他不甘心啊!

     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在所有人看着他的时候,他忽然间失控地哭了起来……

     他在可怜他自己!

     因为,就算他成为了不灭神,依然主宰不了时间殿,更掌管不了六界,掌握不了天机,成为不灭神的他,依然只能屈膝于那丫头脚下。

     南星舞看着玄阳君那不甘中又夹杂着悔不当初的模样,她手指轻敲桌面,天旋笔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玄阳君,生命有很多种形式,死也是,你是自己选一个死的方式,还是我帮你选?”

     玄阳君忽然凄然而笑,“我的命终于我自己。”

     话落,他一掌拍向了自己,自爆神魂而亡。

     他的最后一抹神识只留下了一声叹息!

     ……

     处理了时间殿的事情后,南星舞与天意神君聊了几个时辰,然后跟诸位不灭神开了个会。

     她并不限制大家的自由,也无需大家天天要到时间殿来报道,大家都可以重新回归自己的生活,所以联络,以神召为主,平时交流就用精灵铺子上。

     为了交流更方便,也为了让精灵铺子更完美,她这一次利用天旋笔和时间之力重新更新了精灵铺子,还添加了诸多的功能。

     忙忙碌碌三天后,她打算去一趟禁神域之后便回帝月大陆,所以她趁着休息的时候给墨墨发了消息。

     可是,消息发出去大半天她都没有等来墨墨的回音,她莫名的心慌了起来。

     如今不灭神道路上的事情已经结束,精灵铺子也能正常使用,墨墨怎么会不回复自己呢?

     就在她拿出精灵铺子,准备搜索墨墨的位置时,一只大手却适时的拿走了她手上的精灵铺子。

     “小舞衣,你不想和我在时间殿再成一次亲吗?”帝寒衣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题外话------

     下一章全文大结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