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结局(终)
最快更新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

    尤其是当顾潇摸到他大腿上那一尺长的疤痕的时候,更是吓得背脊一凉。

     虽然他没有明说,可顾潇能猜到,他消失的这个月一定是因为受伤有关,这么严重的伤,他消失的这个月意识是不是清醒的都难说。

     想到这里,顾潇的心脏就抽痛得厉害,这么危险的事情,他竟然就自己去面对了,作为他的女人,她连一点儿危险的气息都没有感觉到,她相信背后没有他的全力维护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既然选择隐瞒她,那她便不问了。

     快天亮的时候,顾潇终于坚持不住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一个突兀的电话却又让她完全没有了睡意。

     电话是阿夜打来的,据说是收到医院那边的消息,岳岭不行了。

     乍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顾潇还有种没反应过来的感觉。

     “要去医院看看吗?”傅御城将下巴搁在她头顶上问到。

     顾潇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我陪你去。”傅御城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这才起身穿衣。

     顾潇从床上爬起来,见他动作从容,忍不住问:“你就不吃醋吗?我去看他。”

     傅御城正在穿裤子 ,闻言头也没回一下,“有什么好吃醋的,你如果是个绝情绝义的人,我也看不上你。”

     “得了,我谢谢你看得上我。”顾潇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又温柔的笑了。

     只可惜,当他们赶到岳岭病房门口的时候,就听见病房里面传来了西颜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顾潇心头一跳,急急的冲了进去,就看见医生正在替岳岭做心肺复苏,而心电监控仪上,心电图已经拉成了一条直线。

     顾潇一个踉跄吓得后退了两步,还是傅御城眼明手快的上前扶住了她。

     房间里,岳岭的父亲握着岳岭的手在摸眼泪,旁边,西颜穿着病号服哭红了一双眼睛。

     见岳岭闭着眼睛,了无生息的躺在病床上,顾潇短暂的惊慌之后,就坚定的走了过去,她来到西颜的面前,抬起手,一巴掌就甩在了西颜的脸上。

     “岳岭不是一个为了财富而放弃自我的人,都是你!是你把他推向了这条路!”顾潇是愤怒的,也许是因为岳岭死了,停留在她记忆里的那个岳岭便回来了,她似乎突然就忘记了他所做的事,而是回念起了当初他的好。

     西颜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半边脸颊立刻就红肿了起来,她有些痴傻了,竟然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

     “是我逼他的,是用我孩子逼他的!”西颜反复念叨着这两句,趴在岳岭的身上痛哭了起来,“你好狠的心!你走了,孩子也走了,让我以后怎么过……岳岭!你活过来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活过来,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要什么财富,不要什么权利,平平淡淡的,我为你生儿育女好不好?”

     听着西颜后悔愧疚的话,顾潇越发气愤的红了脸,她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掐死这个马后炮的女人!

     可是,当她看见床上的岳岭的时候,她到底将这股子愤怒忍耐了下来。

     岳岭以前是对自己有情义的,这一点,顾潇知道,而他失忆以后,对西颜的感情也一定是认真的吧,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玩弄感情的人,既然他和西颜都有了孩子,那西颜也一定是他爱过的。

     看在岳岭的份上,顾潇缓缓的松开了拳头,只是眼泪还是没忍住落下。

     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遗憾。

     顾潇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牵了傅御城的手,离开了病房,走的时候,她没有回头,脑海里,是当初大学校园里,那个等着她一起上自习的穿白衬衣的男孩儿。

     顾潇想,那个男孩儿的身影,会这样一直停留在她的记忆里的吧。

     岳岭的葬礼,是在一周以后,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日子里。

     纷纷絮絮的雨,不大,却让天地都灰暗了。

     顾潇撑着伞,远远地看着一行人将岳岭安置在了公墓里,当送葬的人离开以后,她才走到岳岭的墓碑之前。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墓碑前放下了一束小白菊。雨滴落在白菊的花瓣下,再滑到青石地面上,最终流到旁边的泥土里,消失不见。

     顾忘忧是和傅御城的父母一起回来的,这段时间似乎是傅御城的亲生父母在照顾她,所以小萝莉已经和祖父母很熟,回来的时候,一手牵着一个。

     傅御城从小就以为自己的亲生父母过世了,谁知道现在突然发现他们竟然都在人世,可毕竟以前没有住在一起,所以和他们之间还有些生疏,幸好因为有了小萝莉的存在,倒是让彼此尴尬的时候,有了一个调节气氛的桥梁。

     这天,是顾潇的生日。

     别墅里一大早,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像是举行一个盛大的舞会一般,每一个角落都经过了精心的装饰,就等着女主人醒来走出房间看见这一切的时候,露出的惊喜的表情。

     顾潇睡饱之后,听见外面传来的隐约的热闹的声音,穿着居家服就走出了房间,刚打开门,小萝莉穿着可爱的小兔子衣服就跳了出来,然后做一个可爱的表情,“妈妈生日快乐!”

     她一愣,不等她反应,一个挺拔的身影也闪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捧着她的脸,一口咬住了她的下唇。

     松开之后,傅御城笑道:“老婆,生日快乐!”

     “呃……谁是你老婆?”顾潇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发酸。

     “结婚证都有,怎么就不是我老婆了?至于婚礼,你放心,我总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娶了你。”傅御城将他打横抱了起来就往下走。

     阿罗阿夜等人在客厅里见到他们下来,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炮拿出来,一时间,别墅里的气氛便被点燃。

     别墅里的众人还在狂欢,没有人发现,别墅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

     从轿车里走下一个人,他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往别墅里看了一眼,隐约看见了欢闹的人们,他淡淡的笑了,然后弯腰将那盒子放在了铁门的下方。

     “影,怎么不把礼物给人送进去?”雷跟在他身后,眉头微皱。

     周影摇摇头,收回视线,重新回到了车上,“我来过,就够了。”

     雷往别墅看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也跟着回到了车上。

     阳光下,黑色轿车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山道上,有枯叶似乎舍不得它离开,不甘心的落在车顶,却终究被扬起的风吹走,再没留下任何痕迹。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