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七十二章万本必算了。。。。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待刘长生将婚宴上的菜肴处理好之后却是已经是傍晚了,二十几道菜肴摆了三桌。

     直到天色泛黑刘长峰才将盖着花布头的花娘给背回来,刘长生也说过让他租一辆轿子,但是当得知从流光镇租一辆轿子要花费二两银子,也就是两千枚铜板的时候花娘和刘长峰同时皱着眉头,否定了这个奢侈的想法。

     既然当事人都认为让人背着显得更有心意,那刘长生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刘长峰背着花娘到了之后,那些宾客也是三三两两的出现在了宴席上,不过三桌到底还是只坐了两桌,桌子是刘长峰专门接的大桌,一张桌子能坐上十几个人的那种大桌。

     不过因为来的也就十几个人,所以连两桌都没有坐满,按理说这种大喜事,乡里乡亲的都该是给个面子的,但是这个世界的礼教对人的束缚显然要比刘长生想的要深。

     村长到底是没来,这下没了主持人,刘长生撇撇嘴,只好赶鸭子上架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刘长生像模像样的喊了几声,因为不管是刘长峰还是花娘的父母都已故,所以两人拜的只是几个牌位而已,整个仪式不可不谓是简单至极了。

     伴娘,伴郎,司仪全被刘长生一人给挑了,看着刘长峰扶着花娘进了屋,刘长生耸耸肩,便开始招呼其宾客来了。

     虽然来得人不多,但是能来的都是出于一片好意,全是刘长峰和花娘亲近之人,人家一片好心,硬着头皮来为新人祝福,总不能将人家丢在那里不管不顾吧,那样的话会让人很难堪的。

     刘长峰将花娘扶进屋之后又出来了,和来的人依次敬过一杯酒,寒暄一阵之后,便再次离开了,剩下的便是一群咸猪手对着刘长生左拍拍又摸摸,不断的说着长生娃真懂事,什么的没营养的话。

     对此刘长生也只能僵着一张笑脸应付,他仔细观察过了,来的人皆是些朴实醇厚的农夫,没有他想要看到的其他阶层的人,这让他有些失望,但是又有些无可奈何。

     看来想要读书的想法还是的拖着了,实在不行等在大一点,就去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吧。

     不过商人在这个世界地位并不是很高的样子,想想也是知道的,这个世界武道文明很是发达,相应的就催生出了一群拥有核弹般破坏力的人形怪物,有这群人在,有钱但是没什么力量的富人简直就是最好的提款机。

     但是到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就只能先经商,走一步看一步了,没地位也总比种一辈子田的好。

     而且有钱了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比如习武什么的,但是现在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待机会的好,毕竟想经商的话一个小孩子是不行的,刘长峰又太固执,不适合经商。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直接不想假手于人,即使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他还是更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手将自己脑海中的行商规划一点点搭建起来。

     并不是说不想信刘长峰,而是得到力量的过程之中考验也随之而来,力量越大,打交道的家伙就越危险,刘长峰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并不太适合和那些危险的家伙打交道,非要硬上的话很容易被骗的家破人亡的。

     这也是自己虽然有能力让刘长峰很轻易的就赚上很多的钱,但是并没有那么做的原因。

     因为到时即使是有着刘长生在一旁照看着,但是刘长峰的能力就那么点,有时候将一个人骗的家破人亡或许只需要几分钟。

     刘长生是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刘长峰的身边的,刘长峰也是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和他说的。

     说到底还是要刘长峰自身实力够硬才能守得住来自不易的家财的........

     .........

     .........

     婚礼虽然很简陋,但是刘长峰和花娘倒是不怎么介意,毕竟也是在预料之中的。

     两个人都是实用主义的坚定执行者,只要能让自己过得好,管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七嘴八舌乱嚼什么舌根子。

     婚后的生活倒是挺和美的,倒是刘长峰看起来脚步有些虚浮了,对此刘长生只能说一句,新婚虽好,但是不要贪欢哦!

     倒是刘长生没有料错,花娘来了之后没几天刘长峰就将刘长生拉到地里干活去了。

     倒是没干什么重活,就是打打下手,毕竟刘长生才七岁,一个小屁孩也干不了什么重活,现在也只是来学习一下经验的说起来倒是比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劈柴来的轻松了许多。

     不过自己劈柴更多的是想要锻炼一下自己的筋骨,算是为将来习武打点根基,几年下来倒是有些效果,才七岁的小身板上却是已经隐隐出现肌肉的线条了.........

     .........

     .........

     现在正是春耕的时候,看着刘长峰劳心劳力的拉着笨重的犁在水田中跑刘长生就牙根直发酸,刘长生觉得除非是自己疯了,不然自己是绝对不会拉着犁在水田里面跑的。

     这个银月王国并不禁止杀耕牛,所以很自然的那些富贵人家并不介意多花点钱吃好肉,这也导致一头牛在银月国的售价达到了数十两的恐怖的价格。

     所以刘长峰对儿子说的买一头牛来帮忙的话嗤之以鼻,一头牛要自己种上数十年的田才能买回来,刘长峰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想法。

     刘长峰不想,但是并不代表着刘长生不想.......

     不行,要自己下田拉着犁跑,一天下来能把老子累的动跟手指都难,而且这种做法还很蠢,难怪以往刘长峰会累的一回来躺下就直接睡过去。

     必须的买一头牛,刘长生心中有了决定,便开始盘算起来了。

     就在刘长生盘算着买牛的时候却是不知道家里来了两个客人,两个披着一身官皮的客人。

     “小娘子,快去将你家主事的叫回来,差爷有事的和他交代。”两个一胖一瘦,一高一矮披着官皮,挎着弯刀,颐指气使的小吏问眀这是刘长峰家之后便直接推开了篱笆门,扒拉出两张木櫈大马金刀的便坐下了。

     “两位差爷不知道有何贵干,我当家的还在天地里干活.........”花娘有些畏惧的看着两个小吏,这些当差的家伙可是不好惹。

     “费什么话,叫你去叫你就去叫,墨迹什么,耽误了差爷的差事小心差爷将带到衙门口治罪去。”花娘还未说完一个矮胖矮胖的小吏直接打断花娘的话,呼喝道。

     “是,是,是,小人这就去将当家的叫回来。”花娘被矮胖小吏的呼喝声吓了一跳,应承着就要往外走。

     “等等,差爷我走了大半天了,连口水都没得喝,你去那点茶水来,再去。”花娘刚要往外走就被那个矮胖小吏叫住了。

     花娘自是不敢不从,应承了两声便转身进了屋跑了壶茶给端了出来,不过很显然刘长峰家中的茶水太过粗糙并不能让那个矮胖小吏满意,咒骂了两句便让花娘去将刘长峰叫回来。

     花娘无法,只得在那个矮胖小吏的呼喝声中胆战心惊的出门往地里去了。

     “嘿,这个刘长峰倒是好福气,这个小娘子论姿色比起县太爷那些个小妾也是不承相让的了,特别是那双眼睛,水蒙蒙的,像是会说话似得。”矮胖小吏喝了两杯茶水将杯子一放,对一旁那个瘦高些的小吏挤眉弄眼起来了。

     “怎么,有想法?”瘦高小吏背靠在墙上不置可否的说道。

     “倒是有点想法,就是不知道这个刘长峰是个怎么样的人,待他回来我先诈唬一下这小子,如果是个怂包那咱兄弟两倒是有一番艳福了。”矮胖小吏一脸猥琐的不断的对着瘦高小吏挤眉弄眼。

     矮胖小吏披着一身官皮这样的事情做过不知道多少了,这次出差遇见个极品矮胖小吏自然是又动了心思。

     “哼,我劝你将心底那些小九九趁早个打消掉的好。”瘦高小吏见了矮胖小吏猥琐的表情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这是为何?”矮胖小吏有些奇怪,难道这个刘长峰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你可知这个北山村有何特殊的地方。”瘦高小吏显然是知道些什么,故作高深的说道。

     “这北山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莫不是哥哥诈我,想要独自享用这艳福。”矮胖小吏心中念头转了九转却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开口激道。

     “哼哼,你小子听着,这北山村本来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我前几天听说那个阎肃跑到这里来养老了,你小子给我注意点,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瘦高小吏冷笑几声,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

     “阎肃,阎肃,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啊!这个阎肃莫不是那个有疯典吏,驴推官,铁面阎罗之称,连太子都敢抓进大牢审问的那个疯子。”

     矮胖倒吸一口冷气,这个阎肃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关键是这个家伙眼里容不得沙子,整个银月国敢在他面前作恶的也是找不出几个来的。

     当初太子就是外出游玩,失手打死了个农夫刚好被这个疯子看到了,直接就给抓回衙中,关进大牢了,最后闹出了好大一场风雨。

     “正是。“瘦高小吏摇摇头说道。

     “这个疯子怎么跑这里来了?”矮胖小吏有些丧气,那个小娘子看来是没指望了,那个阎王在,太子都挨了一顿板子,听说打的皮开肉绽的才放出来,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估计是受不住那个老疯子的怒火的。

     “我怎么知道这些个大人物都是怎么想的,可能是看这个北山村风景比较好吧,谁知道呢?”瘦高小吏耸耸肩。

     “那这个抚恤银........”矮胖小吏有些犹豫的看着瘦高男子小心的说道。

     “一介村夫而已,咱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瘦高小吏嗤笑一声毫不在意的说道。

     矮胖小吏闻言眼睛一亮;“罢了,那小娘子是没指望了,走了这一趟,咱哥俩能去来凤阁逍遥一番,也是不错的。”

     “恩,待会你戏做足一点,不要露出了什么马脚,免得横生枝节。”瘦高小吏说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简朴的小院一时间陷入了寂静之中,偶尔传来两声啜饮茶水的声音,不过也是很快就消失了........

     .........

     .........

     “花娘你和长生在这里看着,我回去看看情况。”刘长峰得知有两个差吏来找他,眉头一皱,思索了半响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有差吏来找他。

     想了半响没想明白的刘长峰将花娘和刘长生留在田边然他们先看住东西,他去去就回........

     .........

     .........

     两个小吏等了半响才等到刘长峰回来,但是那个小娘子倒是没有跟着回来,矮胖小吏见状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说什么。

     “两位差爷不知道找我有何贵干。”刘长峰见着两个披着官皮的小吏心底也是有点发虚,不过还是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是这样的,你大哥刘大山前些日子在前线战死了,我们是来送抚恤银的。”矮胖小吏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小包银子递给刘长峰。

     刘长峰听到大哥战死了,顿时感觉一道惊雷劈下,将他整个人都劈蒙在哪里了,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连那个矮胖小吏递过来的钱袋也不知道接过去了。

     “还有,在这里按个手印。”矮胖小吏见刘长峰呆呆傻傻的样子,不屑的撇撇嘴,看来也不怎么样嘛,要不是那个活阎王在,你以为不将你娘子带回来就可以逃过一劫么?

     “哦。”刘长峰被矮胖小吏的声音惊醒,愣愣的将矮胖小吏手中的那张纸结果,看了两眼上面白纸黑字的他也是看不懂。

     “请问差爷,这个是什么?”刘长峰呐呐的问道。

     “让你按你就按,费什么话。”矮胖小吏不耐烦的呵斥道。

     “这个........”刘长峰有些犹豫的看着手中的那张纸,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写的些啥,这样胡乱按了手印莫不要被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给坑了。

     “这上面写的是你已经收到了朝廷的抚恤银,你按了手印我们才好回去交差。”瘦高小吏一把按住不耐烦的矮胖小吏,开口解释道。

     “还不快按了,差爷还等着回去交差呢!”矮胖小吏不耐烦的催促到。

     刘长峰听了瘦高小吏的话并不是特别的相信,但是看了看满脸横肉,一脸嚣张,看起来已经很不耐烦的矮胖小吏,心知不按是不行的,咬咬牙接过印泥在那张纸上面按了一个黑色的掌印。

     “早按下去就是了吗,浪费老子这么多时间,拿着,你大哥的抚恤银。”矮胖小吏见刘长峰按了手印,一下将那张纸夺过来看了看,见没什么问题,将那张纸折好收进怀中,就将手中的那包银子丢给刘长峰了。

     刘长峰下意识的接过那包银子,有些怅然若失.........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个小地方竟然出了个千夫长.........”矮胖小吏见刘长峰接过银子便和高瘦小吏转身离去了,走的时候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千夫长.......大哥倒是好武功........可是怎么就死了呢.........”刘长峰看着手中的那一小包银子,自己大哥命换来的银子........

     .........

     ..........

     “长生,你爹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出来的时候就看那几个当差的不像是什么好人.........”

     刘长生看着不断走来走去,嘴里跟机关枪一样不断往外面吐着字的花娘,有些无语,能有什么事?刘长峰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整天就知道侍弄田地,能惹出什么事来.........

     倒是你,长得这么水灵,一双眼睛水雾迷蒙的,简直就是要勾人魂魄的样子,你才是这个家里最有可能惹出祸事的人。

     “不行,长生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去看看。”说着就要往回走。

     “花姨,你就不要去添乱了.......”看着花娘不断远去的背影刘长生有些无语,这家伙显然是没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看着花娘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两条小短腿,刘长生果断的放弃了去追花娘的想法,犁还在这里放着呢,万一碰到个手贱的,自己人没追到,反倒将犁给丢了就好玩了。

     北山村的村民是淳朴,但是也总是有败类存在的,这个犁所有配件加起来可是花了刘长峰上千铜钱才买回的,要是丢了这家伙会发疯的。

     .........

     .........

     花娘回到家却是发现那两个差吏早已不见踪迹了,而刘长峰则手里抓着一个小布袋,一脸悲伤、消沉的坐在家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峰哥,发生什么事了。”花娘小心的靠近刘长峰,轻声的问到。

     “大哥死了。”刘长峰的声音里面沙哑中带点哽咽。

     花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拍着刘长峰的背,聊以为安慰。

     刘长峰在哪里消沉着,刘长生在哪里看着倒在泥里的犁发呆。

     一头壮年可以用来耕作的牛照刘长峰说至少要十五两银子,家里现在大概也是有二十几两银子的存款,不过其中有十两银子是留着给自己娶媳妇的,刘长峰是说什么也不会动的。

     剩下的十几两银子刘长峰也是有用处的,虽然家中已经有三亩田了,刘长峰甚至都耕作不过来,但是那剩下的十几两银子他还是想用来买田地。

     恩,这个还是有指望的,只要自己好好盘算。

     正在为大哥死去而悲伤的刘长峰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盘算着将自己的存款坑去买牛,此刻他正将头埋在花娘宽阔的胸怀之中心伤.........

     ..........

     ..........

     “峰哥,咱们家的犁还在田里放着呢,这天都快黑了,那个犁那么重,长生一个人可是抬不回来。”花娘抱着刘长峰,却是眼看天色渐黑,只好提醒到。

     刘长峰听到花娘的声音,望了望天色,便起身了,大哥死了日子还是得过的,伤心不能当饭吃。

     “我这就去将犁带回来,花娘你去杀只****,大哥死了总的祭拜一下的。”

     刘长峰的语气带着萧瑟,这种无力感让刘长峰感觉很伤心,但是也只能伤心罢了,大哥死了,他能做的也就是杀只鸡祭祀一下大哥罢了。

     难怪长生想要读书,果然像他说的,种田是没有出息的,长生自小就聪慧,兴许让他去读书倒是应该一个好出路........

     刘长峰边走着,心中第一次泛起了送儿子去读书的念头。

     种田是没出息的........

     这句话不断的在刘长峰的脑海中响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