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六十九章一切为了完本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请输入正文团则是他的晚餐。

     让刘长峰安心的是孩子很乖,虽然他喂食的手法很笨拙但是孩子却是很配合的将半碗稀饭喝下去之后就歪着头表示不要了。

     刘长生在小木床上折腾了半响之后一股困意袭来,让他毫无抵抗能力的睡了过去。

     农家人的日子一向清苦,刘长峰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耕种着三亩田,每天天还没亮就得起床,给孩子准备好吃食,喂过孩子之后就得去下田干活,中午还得回来给孩子准备吃食,然后到晚上太阳西垂才能回家。

     幸好孩子满周岁的时候就可以自己吃饭了,自己只需要在早上的时候将饭食准备好,中午就可以不用回来了。

     孩子到了两岁甚至就可以自己满地乱跑了,四岁的时候就能自己烧火做饭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刘长峰总是觉得自己这个四岁的孩子煮的饭比他煮的要香甜许多。

     可能是错觉吧,刘长峰在心底想到,他看着自己儿子煮饭也没觉得自己儿子煮饭和自己煮饭有什么区别。

     其实刘长峰不知道,其实煮稀饭如果让稀饭在锅里闷一会会更香甜许多的,但是刘长峰不知道,他一个大老粗,怎么会知道这种夫人才会知道的东西。

     但是刘长峰不知道刘长生怎么会不知道?一个装着来自地球的八十岁老头的灵魂的小孩怎么会不知道,林浩前世在小镇生活的时候饭食可是全都是自己煮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刘长生一天天的长大。

     穿越了么?还是最不靠谱的魂穿,更加不靠谱的穿到这个贫农家中来了,果然是最不靠谱的穿越方式,看着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刘长生有些无奈。

     天武大陆,武士,是个武道文明的世界么?看样子社会还是处于农耕经济为主导的封建社会,银月王国,北山村,流光镇。

     可惜这个刘长峰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农民,对这个世界的事情都不太了解,一头扑在他的那一亩三分地上,连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个国家都不知道。

     或者说是出了北山村,出了流光镇,这个刘长峰就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已经五岁了的刘长生有些无奈的坐在门口,等父亲刘长峰回来,刘长峰不放心刘长生一个人在家特地吩咐过,不让他到处乱跑,其实刘长峰不说刘长生也不会出去的。

     刘长生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出去和那群满脸鼻涕泡的小孩去玩泥巴,说是童真,但是刘长生早已过了那个阶段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武道文明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刘长生嘀咕着。

     从刘长峰的只言片语之中刘长生可以大概的猜到那些武士的力量有多强悍。

     据刘长峰说武士的修炼分为九级,普通人只要刻苦修炼修到一二级是没问题的,但是想要继续的话就得需要大量的药材进行药浴,还需要大量的补品补充身体的气血。

     单纯的依靠肉体能够到达的极限似乎是五级或是六级的样子,这还是那些天赋异鼎之辈才能达到的,普通人没有内功心法的话练到四级就是顶天了。

     武士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据刘长峰说他就看见流光镇上的一个武士学徒,十几岁的样子,刚突破到一级武士,直接一脚踢断了一颗碗口粗的小树,这让刘长峰艳羡的很,要是他有这么大的力气,家里三亩田他很轻松就能照顾好了,也不用想现在这样累死累活,从天还没亮干到日头西垂,还是有干不完的活了。

     刘长峰对刘长峰狭隘的眼光表示鄙视,同时也在为这些武士的力量暗暗心惊,一级就这么猛了,九级了那还了得,还不得徒手拆高达!!

     不过刘长生分析了一下家里状况,却是发现他根本没什么可能有机会去习武,家里三亩田,等他再长大一点估计就得被刘长峰拉过去干活了。

     毕竟在这个犁田连牛都没有,全靠刘长峰拉着犁跑的徒壁之家,想要将三亩田照料好没有两个人是不行的,刘长峰不止一次在感叹,上好的良田,怪自己没照料好,不然绝不止这点产出的。

     到时候自己被拉去在那几亩田里面将自己累的死狗一样,哪还有精力去习武。

     而且穷文富武,这个东西似乎在这个世界也是通用的,想要学武首先要有功法,锻体的功法,修炼内气的功法,还有各种剑法拳法,用来攻击防身的技法,这些个东西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都是要钱去买的,要钱去请人教习的。

     至于药浴,补品,刘长生看了看锅里熬着的稀饭,无力的悲鸣一声,自从他到了这个世界,一日三餐全是稀饭,除了逢年过节能沾点荤腥,稀饭,稀饭,全他么是稀饭。

     啊!啊!啊!!!!!!

     既然穷,那么久只剩下习文这一条路走了,听刘长峰说,这个世界习文似乎也是有出路的,

     至少流光镇的那个县令就是靠科举当上的,既然有出路,那么刘长生决定好好谋划一下,刘长生才不会傻不拉几的认为只要自己对着刘长峰大吼一声我要读书,刘长峰就会不遗余力的为自己找老师,花钱给自己买文具,然后自己凭着前世的积累在学业一路上平步青云。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刘长生敢就这样对刘长峰树吼他要读书,估计刘长峰会笑两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毕竟小孩子有点乱七八糟的想法是很正常的,过两天兴头过去了就没有什么了。

     如果刘长生非要坚持,那么刘长峰就会板起脸来,呵斥刘长生一顿,再不行刘长峰就会提起扫帚揍刘长生一顿,看看能不能将刘长生心中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打消。

     家中本来就如此艰难,读书,你小子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读书人么,能够通过科举制上去的又有多少,多少人为了那么个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将家中的祖产都给搭进去了,也没见到个声响。

     你小子倒好想要读书,是不是非要将你爹我气死才甘心,你老子我养你这么大容易么我...........

     想要从正面得到刘长峰的支持基本上是没什么希望的,唯有刘长生已经得到某些大儒的赏识,并且给刘长峰看到自己读书会有很好的前途,父亲这一关才能打通。

     当然最好还是要有人资助,最好还能个家里补贴,不然刘长峰很可能因为供刘长生读书要耗费大量的银钱,怕家里供养不起而横加阻拦。

     不过去哪找这种好事?

     刘长生想的倒是很美,但是现实一如既往的很是残酷,至少刘长生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的想法有一点施行的可能。

     罢了,骑驴看唱本,走一步算一步咯,人生总是处处充满意外,刘长生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变数的到来,打破如今的僵局。

     不然他就只能在这个小村庄中一辈子田,在这个一亩三分地耗光他的全部精气神,想想也是酸爽。

     初春的风带着泥土的芬芳,青草的清香,和百花的生机,吹在人身上最是滋润人的心肺。

     几个光着上身赤着脚的泥孩子在田埂上四处掏摸些什么,时不时随着一条肥硕的黄鳝被掏摸出来引起这些泥孩子的一阵欢呼。

     在淤泥之中躲了一个冬天的黄鳝格外的肥硕,刘长生其实很眼馋那些在竹篓比他大拇指还粗的不断扭动着想要爬出去的黄鳝。

     春寒料峭,如果将这些黄鳝去骨,斩成小段,拌上薯粉,倒进汤锅,加上姜,加上大蒜,细细熬煮一番,那滋味,刘长生吞咽着口水。

     奋力的举起斧头狠狠的将一块木柴劈开,希望能够借着这股狠厉劲将肚子中的馋虫吓跑。

     但是很显然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想法,喝了七年的稀饭,现在刘长生可以说是看到肉沫眼珠子都要绿起来了。

     “天杀的穿越,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好点的地方么?”刘长生一下就将手中的斧头丢了出去,颓废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斧头飞出去准确的砍在一个木桩上的缺口上,刘长生已经像这样做很多次了,看哪个快不知道被劈了多少次,都快被劈成两半的木桩就能知道。

     “可惜这些熊孩纸现在都学精了,不管我说什么都当做是在放屁,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刘长生捂着脸作悲伤状。

     刘长生不会抓黄鳝,虽然他有着前世八十九年的人生经历,但是上一世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虽然他曾经在偏远的小村镇居住过十几年的时间,但是你能指望一个有着数千万存款的七八十岁的老鬼去到田里学抓黄鳝.......

     而且看着那些熊孩子还没抓到几只黄鳝就先糊了一身的泥,刘长生瞬间就没了亲自下去抓的欲望。

     他的做法是等那些熊孩子抓的差不多的时候,三言两语将那些黄鳝给骗走,虽然他因此挨了刘长峰几顿骂,但是刘长生并没因此产生任何悔改的想法。

     肚子里面没有油水,看到肉眼珠子都要绿了的刘长生很轻易的将欺骗小孩子的那点羞耻之心给丢到天边去了,并且固执的认为刘长峰揍他是因为自己把肉吃光了的缘故,只留下汤给他喝的缘故。

     天见可怜啊!我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还在发育,需要大量的营养,每天稀饭,稀饭的,老子没离家出走就算好的了。

     不过村中的这些熊孩纸被刘长生骗了十几次之后明显学精了,刘长生的恶名也很快传了出去,这也很直接的导致了北山村的那些小孩见到刘长生就敬而远之..........

     毕竟他们也打不过刘长生,或许是那个什么圣光洗礼的缘故让刘长生气力远大于同龄人,而且刘长生前世为了赶时髦和些许奇怪的心态也学过些自由搏击,这样一来那些熊孩子哪里是刘长生的对手,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没说两句话就得被刘长生骗的团团转........

     “长生娃,你爹又下田干活去了?”就在刘长生躺在地上装死的时候,一个头包花巾,身穿满是补丁花衫,一双水蒙蒙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的温婉妇人拎着一个盖着蓝布的篮子出现在了刘长生的家门口篱笆外,笑盈盈的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刘长生。

     “花姨,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刘长生看到妇人一下就跳起来了。

     这妇人名字是什么刘长生并不知晓,只知道叫花姨,是个寡妇,丈夫进山下套的时候被蜜蜂赶出来的熊瞎子给打死了,成了寡妇的花姨一个人生活自然是多有不便,刘长峰也是热心肠的,一来二往就熟络了。

     在刘长生看来两个人也是郎有情妾有意,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个寡妇,一个丧妻的老光棍,现在没有勾搭在一起也是两个人面皮薄,又或许是刘长峰对刘长生的母亲还有些牵挂。

     不过刘长生对这个花姨是很满意的,毕竟这家伙现在看到肉沫眼睛都要发绿了,突然出来一个人隔上一段时间就给他带上个鸡蛋,又或是肉干,就算这个家伙丑的天怒人怨刘长生也会很满意的,毕竟到时候上的又不是自己.......

     “你个小馋虫。”花姨看着眼睛冒着光看着挎在自己手臂上的篮子的刘长生,有些好笑的从篮子里面取出一个剥好壳白花花的鸡蛋。

     鸡蛋还没有在花姨手上停留上几秒钟,几乎是刚从篮子里面取出来就被刘长生闪电一般夺过去了,然后下一刻就进了刘长生的嘴巴。

     “唔,好幸福。”那颗鸡蛋在刘长生的嘴里停留了好一会才被刘长生一脸陶醉的咽了下去。

     花姨有些好笑的看着刘长生一脸陶醉的表情。

     “花姨这么好,要是做我娘就好了。”刘长生吃完舔着嘴唇说道。

     “呀!长生娃,尽乱说话!”刘长生刚说完花姨脸上就红成了一片。

     切,你这样一脸娇羞,欲迎还拒的样子骗小孩呢?

     “对了,花姨你来找我爹有什么事么?”刘长生问道。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家的鸡好像被黄鼠狼给盯上了,昨天我突然发现鸡少了两只,想让你父亲帮我看看。”花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呀!抓黄鼠狼,那岂不是晚上要住花姨那了,漫漫长夜,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郎有情妾有意,共处一室,这下不想出点事也得出事了。

     看来自己很快就要叫花姨娘了,想着刘长生嘴角上不经意间就露出了一丝坏笑。

     “花姨你放心,等我爹回来我就和我爹说,我爹一定会去将那只可恶的黄鼠狼抓住的。”刘长生坏笑着说道。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急的。”花姨被刘长生的坏笑笑得眼神有些躲闪,有些心虚的说道。

     “那怎么行,花姨家的鸡被黄鼠狼吃光了,我就没鸡蛋吃了。”刘长生一脸愤恨的说道,不过嘴角的坏笑怎么也遮掩不住。

     “那好吧,花姨我先走了。”花姨被刘长生嘴角的坏笑搞得心里慌的厉害,逃似的的跑开了。

     “切,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刘长生望着花娘的背影舔舔嘴唇,不得不说这个花娘长得还真是不错,倒是便宜刘长峰了这根烂木头了.........

     ........

     ........

     天刚蒙上灰,扛着锄头的刘长峰就带着满身的疲惫回来了。

     刘长峰一回到家将锄头随手丢在门脚,走到饭桌前抓起一晚温热的稀饭咕咚咕咚吸进肚子里面去了,摸摸肚子,往木板上一趟,呼噜声立马就响起来了。

     刘长生见到刘长峰回来却是自顾自的烧着水,劈了一天的柴浑身酸痛,需要好好洗个热水澡,父亲劳累了一天也是要洗个热水澡的。

     当看到锅里面的水已经沸了刘长生便停下了添柴的动作,看了看锅里冒着热气不断翻滚的热水,刘长生转身进了屋子拖出来一大一小两个木桶。

     将大锅里的热水倒进两个木桶,又将旁边小锅上热着的馒头和稀饭取出放在饭桌上,就将刘长峰叫醒了。

     刘长峰睡了半个时辰伸了个懒腰打了几个哈切感觉精神头好了很多就起来了,走到饭桌前三口两口将晚饭胡乱塞进肚子里面,就跟着钻进装满热水的木桶里面了。

     “爹,今天花姨来了。”刘长生懒洋洋的泡在热水里面故作玄虚的说道。

     “恩,花娘是有什么事么?”刘长峰不动声色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说她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的要紧,想让你晚上过去陪陪她。”刘长生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劈在刘长峰的心头,将刘长峰一下就劈蒙在哪里了,这个也太直接了,太露骨了,花娘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

     “臭小子,又拿你老爹开刷,花娘到底说的是啥?”刘长峰心中念头转过几圈就意识到是儿子在作弄自己,没好气的笑骂道。

     “嘿嘿,又被爹爹识破了,是花娘家了的鸡遭黄鼠狼惦记上了,昨天还丢了两只,想叫你去帮着解决一下。”刘长生嘿嘿一笑,说道。

     “恩!黄鼠狼,这可是大事,不除掉这祸害花娘家里的那十几只鸡可是全的遭殃。”刘长峰听到黄鼠狼一眼睛就眯起来了。

     花姨家里可就靠着那十几生蛋的老母鸡和两头肥猪过日子,遭黄鼠狼惦记上了,花娘一个女流之辈自然是无计可施,要是让那黄鼠狼来上几遭花娘这日子就不要过了。

     想着刘长峰也顾不上泡澡了,一下跳出木桶,抓起毛巾几下将身上的水迹擦掉,几下穿好衣服进屋里收拾了些工具就准备去花姨家将那只黄鼠狼给收拾掉。

     “长生娃,你一个人在家里要注意点。”刘长峰说着就出了门往花娘家去了。

     “哦!”刘长生应了一声。

     “切,有了情人就忘了儿的家伙,听到有炮打,连澡都不泡了,小心花姨嫌你身上臭不让你上床。”见刘长峰走了之后刘长生便靠在木桶上嘀咕着,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今夜的月亮还挺圆的,花好月圆么,村头的野花倒是开的挺好的,但是我期待的变数什么时候才能来啊,我现在也是到了该蒙学的阶段了,再不蒙学我就过了最好的学习的年龄了,到时候再想要读书就难了........”刘长生望着天上又大又圆的月亮有些惆怅。

     这些年读书的的机会没等到,身子骨倒是被锻炼的很结实,那把柴刀在他手上耍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了,但是这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