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八章 北山村的刘长生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刘铁锤是一个采药人,一个很厉害的采药人,至少在铁线沟方圆百里之内是找不到能和他相比的采药人,他敢于一个人深入大山去寻找大山深处的灵珍,他敢于孤身在千丈高的悬崖采挖草药。

     修习家传武学心法上清决已经到了一定火候的刘铁锤甚至能赤手空拳打死守护着灵草的巨熊,面不改色的和数千斤重的野猪王搏杀,但是他现在却是一脸焦躁和担忧的在房门前走来走去。

     听着耳边妻子的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刘铁锤感觉心如刀割,但是他丝毫帮不上忙,那些个产婆甚至不让他进去,就算是能进去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女人生孩子他能帮上什么忙?

     .........

     .........

     “恭喜刘圣手,贺刘圣手,是个公子,母子平安。”随着一声尖锐的哭声,一个产婆抱着一个麻布包着的肉团从门内出来对着刘铁锤贺喜到。

     (刘铁锤是北山村唯一的大夫,难得的是医术还很好,少有他治不好的病,久了就得了个刘圣手的名号。)

     “呵呵,好,好,好.......”刘铁锤迫不及待的从产婆手中接过那个麻布包着的肉团,一时间竟是高兴的只知道连声称好了。

     “呵呵,刘大圣手,你夫人刚生产完你都不知道去看看,亏得你夫人为你生孩子受了那么多苦。”产婆见刘铁锤抱着孩子就将他们忘在一片酸溜溜的说道。

     “哦,呵呵,大家都辛苦了,俺见到娃儿一时间乐的忘形了,现在天色已晚,诸位先回吧,明日我必定大开宴席宴请亲邻,到时候还请诸位赏脸。”刘铁锤一听就知道产婆这是在讨赏钱,他现在心情正好,从怀里摸出几角银子就给了产婆,手臂抱着孩子手掌一抱拳对那些产婆说道。

     “呵呵,要的,要的。”那个产婆收了银子欢天喜地的应允着,就领着几个下手离开了。

     .........

     .........

     这就是死了的感觉么?

     意识一片混沌,浑身使不上力气。

     但是为什么死了还会有感觉饿?

     ...........

     ...........

     我这是重生了么?

     我现在好像成了一个婴儿,抱着巨大的雪白李浩卖力的吮吸着养分,李浩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但是还没等李浩思考多久,脑海之中传来一阵极为剧烈眩晕和恶心的感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眩晕李浩的意识直接沉沦了下去。

     ............

     ...........

     果然是重生了么?

     李浩费力的将自己胖乎乎的手抬到眼前,看了一眼,心中升起一个怪异的想法。

     不过这是哪里,怎么还有喂婴儿喝酒的?

     当李浩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现自己满嘴的酒香,先前的雪白却是不见了踪影。

     未等李浩多想,那种熟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是因为太小承受不了太多的思考的因故么?

     没人给李浩答案,他的意识很快又陷入了虚无之中。

     .........

     .........

     “铁哥,我们的孩子怎么老是在沉睡。”刘氏抱着孩子,轻轻的摇晃着,却是现孩子依旧昏迷不醒,有些着急的对一旁的刘铁锤问道。

     “没事,可能只是小孩子贪睡而已。”刘铁锤也是紧皱着眉头看着妻子怀中的婴儿,安慰道。

     “铁哥,会不会是那些药酒的原因?”刘氏有些犹豫的说道。

     孩子昏死过去之后刘氏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丈夫,他丈夫是这附近最好的大夫了,不过等刘铁锤看过之后却是邹着眉头连连说不应该啊。

     眼看孩子气息逐渐微弱下去,刘铁锤却是给孩子喂了一盅药酒,说来也怪,孩子喝了药酒之后气息便逐渐稳定下来了,只是一直在昏睡着,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没事,孩子不是没事么,估计就是喝了药酒睡过去了。”刘铁锤闻言只能轻声细语的安慰道。

     面对这种情况刘铁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孩子一出生就气血孱弱,按理刘氏在怀孕期间已经给她补充了大量的饱含气血之物,按理来说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但是这个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还好好的,没多久就因气血虚弱而昏死过去了,无奈的他只好将药酒给他灌下去了,气血衰败的情况暂时止住了,但是接下来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那种情况,这样一来喂奶是行不通了,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给他喂上一盅药酒了。

     .........

     六年后。

     .........

     重生了?重生了!重生了啊。

     刘长生撑着脑袋坐在屋檐上望着远方的红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现在的名字叫刘长生,刘铁锤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名字的原因很简单,刘长生一出生就一副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的死样子,铁锤夫妇见他这个样子很是忧心啊,想了想刘铁锤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希望他能活的长久一点。

     对于自己重生了刘长生(李浩)心底倒是没什么感觉,风风雨雨走过了一辈子,人间五味他都尝过了,原本就活的没什么遗憾了,重生了也没有想要做的了。

     他前世死的时候是无心无念的走的,说是死,其实和佛家说的坐化,圆寂,道家的羽化也是相差无几了。

     突然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大山中的小山村里面,这样倒也好,自己也不想去那滚滚红尘再去走上一圈了,前世李浩把一个人该经受的人间百味全都尝过了一遍,剩下的本就该是静默的修心养性然后等死了,现在重生了,记忆却是依旧带着,可能是之前遇到孟婆的时候喝到假冒伪劣产品了,又或者是那个懒婆娘将昨天晚上过期的孟婆汤直接端给李浩,被李浩拉肚子又给拉出来了。

     .......

     两年后,一个地下室里面。

     .........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内功这回事,刘长生听着刘铁锤念着的的所谓的上清决,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谨请太微小童干景精,字会元,子常守兆舌本之下,死气之门,口吐赤云,绕兆一身.........”刘铁锤的声音带着奇异的韵味,一个个音符宛如有了生命一般往刘长生的脑海里面钻。

     看着刘铁锤——他这一世的父亲那庄重严肃,一丝不苟的表情,刘长生觉得这个所谓的上清决可能真的有些门道。

     ..........

     ..........

     “长生,记住多少?”刘铁锤将功法念过一遍后对和其对坐着的刘长生问道,刘家的家传功法一向都是口口相传的。

     “基本上记住了。”刘长生老实的回答到,他的重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记忆变得非常好,几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你背一遍给我听一下。”刘铁锤知道儿子的记性很好,上清决内容不多,他对于儿子能全部记下来他并不是十分惊诧,但是这个功法的东西失之毫厘就谬之千里,他必须要确保没有一丝错漏。

     “胶葛,上清之气也........谨请太微小童干景精,字会元,子常守兆舌本之下,死气之门,口吐赤云,绕兆一身,化生血液,上凝泥丸,泥丸坚明,百神方位........”

     ........

     四年后。

     ........

     “长生,看清楚了,这个就是铁线虫。”刘铁锤用药锄将一堆枯草拔开,显露出躲在里面的一只雉子尾指大小的虫子,刘铁锤一锄头下去用巧劲直接将铁线虫的生机给震断,然后一把将铁线虫的尸体抓起放在手掌上展示给刘长生看。

     刘长生看着那个虫子的尸体,寸许长,通体朱红色的甲壳,背上一根亮银色的线条从头贯穿到尾,体型倒是和蜈蚣挺像的。

     “铁线虫的毒囊在他的颈部,看就在这里.”刘铁锤说着大手一掐就将铁线虫颈部的一块甲壳给掐掉了,露出甲壳下面白玉般的肌肉和一个银色的内囊,想来那个银色的内囊就是那个所谓的毒囊了。

     “这一个铁线虫毒囊里面的都能够将整个村子里面的人全都毒翻。”刘铁锤说着就将手中那条铁线虫的毒囊给去掉了,然后将剩下的尸体朝刘长生一送。

     刘长生没多想就将其接了过来,拿在手中细细的观察着。

     .........

     .........

     大山之中隐藏着无数的危险和机缘,刘铁锤待刘长生将铁线虫观察清楚之后将其塞进随身带着的一个酒壶之中,铁线虫虽然带有剧毒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