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四章厄运的开始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是夜,一个不之客扰乱了赤炎部落的宁静,一只身披银色坚甲,口喷毒气,行动如风的巨蜈误闯了进来,当银色巨蜈将第一百个蛮族守卫吞进肚子的时候赤炎部的祭祀们终于赶过来了。

     “孽畜,安敢如此放肆。”元撵暴喝一声就捏了一个大手印砸了过去。

     透明的大手印如同茅房顶般大,突兀的从虚空凝实出来狠狠的砸在巨蜈的身上,巨蜈毫无防备的就被大手印给砸进地底去了,但是巨蜈随即就嘶鸣着爬了起来,银色的甲壳上明显有几处裂痕,显然元撵的攻击伤到了巨蜈。

     巨蜈爬起来之后张嘴就吐出一大团剧毒的烟雾,如同刀锋般的足飞快的划过地面带动着巨大的身子往元撵等人冲了过去。

     “找死。”元撵冷哼一身,双手上浮起一层气浪,气浪一阵扭曲就化为两道剑影,元撵拎着两道剑影就向着巨蜈冲了过去。

     而其他祭祀见状却是一个闪身从元撵身后离开了,跳到外围隐隐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元撵和巨蜈围在中间,巨蜈绝非元撵的对手这个他们清楚,元撵作为他们部落的大祭司他的实力是得到了众祭祀的承认的。

     就在巨蜈和元撵相交之时,巨蜈身形突然急剧加快,宛如成了一道幻影瞬间绕过元撵,硬挨了几记攻击冲到一名祭祀跟前挟着那名祭祀就化作一道魅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孽畜安敢。”元撵被巨蜈的动作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望着巨蜈就要消失的身影怒喝一身,竟也是化作一道幻影追了过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生在眨眼间而已,元撵追了出去之后剩下一众心有余悸的众祭祀,被挟走的正是十三个祭祀之中修为最弱的十三祭祀,十三祭祀刚突破为祭祀没多久修为还不够纯熟竟是连那只巨蜈一息都没有挡住就被那只巨蜈给拿下了。

     众祭祀看了看巨蜈离去的方向,目光闪动了一阵之后还是没敢追上去,他们的实力虽然比十三祭祀要强,但是强的有限,他们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也就二祭祀的实力要稍胜过巨蜈,其他的就只能保证全身而退了。

     半响,元撵浑身煞气带着一身血手中提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形生物,和那头袭击赤炎部的巨蜈回来了。

     “十三伤的有点重你们将他带到疗养池去修养一阵。”元撵将手中的人形生物丢给一旁的祭祀,自己却是带着巨蜈的尸体往祭祀部落里面走去。

     魂牵伸手接过十三祭祀,看了一下现十三祭祀明明是只剩一口气吊着了,哪里敢耽误,连忙托着十三祭祀往疗养池赶去。

     “应该开始了吧!”云逸躺在一张石床上,不断的往嘴里丢着各种奇异的果子,口中低声说道。

     果子是那些祭祀送过来的,云逸那次直接从石台上跳了下去让那些祭祀见识到了云逸的疯狂,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死,这次做贼的经历让他们好好的体验了一把马无夜草不肥的道理,而云逸作为开启粮仓的钥匙自然是不能随意的让他死了,所以当云逸用死来威胁的时候,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答应云逸的请求。

     反正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到了他们这个年岁早就过了被情感左右的阶段,能够修炼到他们这个地步的连那些禽兽都开了灵智,不再受本身****的掌控,何况他们这些本来就聪慧的种族。

     这些个祭祀个个精明似鬼权衡了一下利弊现给云逸提供些果子而已也费不了什么精力,反正那些果子都是那些低贱的普通蛮族采摘过来的,在南荒丛林之中多不胜数根本不值钱,但是如果不给云逸这些东西的话他们就要花上很大的精力去保证云逸不去寻死,以后开锁的时候难免横生枝节,这样一来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这些祭祀想要看到的了。

     在这些祭祀权衡了一下之后云逸就被他们从石窟的顶部给放了下来,还多了许多美味的果子可以享用,云逸看了一下石窟之中的果子,那些祭祀很大方,或许是为了偷懒一次往石窟之中放了几乎要堆积成山的果子,云逸估计这些果子可以供自己吃上七八天了。

     七八天,以这个南荒之中巨兽横行的情况,赤炎部落怎么说也该被灭了吧,不然那个木易也太没用了吧,堂堂大梦王朝的上柱国会比不上一个蛮族小部落。

     部落遇袭让赤炎部落的祭祀们心中的欢喜变淡了许多,那些普通蛮族虽然只能做些简单的工作维持部落日常的运转,但是这些普通的蛮族却是部落人口最主要的部分,部落的延续需要有不断的新生的血液,自从盗天成尊之后与天争命变得困难了许多,所以这些普通蛮族的姓名也开始变得重要起来了。

     几个祭祀仔细调查了一下现似乎只是这只巨蜈误打误撞的现了他们的部落,并不是有人故意牵引过来的这让一众祭祀心底有些憋闷,那只巨蜈已经被元撵给打死了,现在尸体都被拆成上千份祭炼之后投入宝库之中供其他人挑选,当然这是在你付的起贡献值的情况下。

     这样一来自然这件事情只能是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对此赤炎部落的祭祀们也是无可奈何。

     第二天赤炎部落的那些普通蛮族正在将被破坏的部落大门修缮好,突然一个正在扛木材的蛮族汉子被木头里面钻出来的毒虫给咬了一口,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汉子就脸色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其他在做工的蛮族汉子过来看时那个汉子已经断气了,一个头目样子的蛮族用一柄木质钢叉将那只毒虫钉死在地上,见那个毒虫被钉在了地上还依旧挣扎不休,叱骂了一句握着木叉将毒虫摁了稀碎,不过在此拔起木叉时却是现木叉头部居然已经被腐蚀的焦黑一片。

     “走了,走了,有什么好看的,都回去干活,上头吩咐了中午之前不能将大门修好就将你们拿去献祭。”小头目抓起那个死掉的蛮族汉子准备去向上头报备一下,虽然在这蛮荒之中死个人实在是不算是什么事,但是部落之中的人死了总的是有个报备的,不然很容易出问题。

     “嘘!!!”其他蛮族嘘声一片,那个头目明显是说着吓唬他们的,不过他们还是各自拿起工具继续回去修缮大门了,虽然真敢偷懒虽然拿去献祭是不会,但是肯定是没好果子吃,而且死个人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