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五十章 为什么?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风烈的妻子就是他买过来的。

     “我妻子通过祭祀的考核成勇士了。”风烈和十堰两人对坐着,风烈不停的往嘴里倒着酒,看起来有些伤心。

     “所以你现在就有功勋来找女人了。”以往风烈和十堰两人来这里基本上就是来喝酒的,找女人只是十堰有大收获的时候才有的事情,毕竟风烈要养活两个人,养活两个人就算了,要命的是风烈那个贱人似乎真的将那个女人当成妻子了。

     本来从祭祀哪里买下来了就能算作是风烈的财产了,在这里女人也是货物的一种,只要是得到了祭祀的认同的财产都会得到部落的保护,按理说对于怎么个相当于奴隶般的女人,能让他有口吃的就算是不错了,但是这小子却是将其当成菩萨供起来了,得到的天才地宝有他一份必然也有那个女人一份,也是这小子命大几次闯过几次死境才能熬到现在。

     风烈听到十堰的话却是没有回话,只是不停的往嘴里倒着酒。

     “怎么了,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你怎么倒是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十堰抚摸着怀中女子柔顺的肌肤,靠在石壁上懒洋洋的问道。

     “明天她要和我决斗,想要恢复自由之身。”风烈笑笑,语气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看起来像是在和自己的朋友说自己的小孩又调皮了一样,只是佝偻着的脊背、不断的颤抖着的手和眼角爆起的青筋每一样无不在诉说着风烈现在内心之中的悲和怒。

     十堰闻言没有说话,轻轻的抱着怀里的香软,将心中的柔情全部灌进女子的身体里面,南荒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他也不需要,对于风烈悲惨的遭遇十堰不知道也不想说些什么,这完全是这个贱人自找的,南荒之中没有道义是印刻在每一个生活在南荒之中的生灵血脉之中的天觉,明知道要死还去作死,十堰即使是他的朋友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十堰怀里的女子似乎感觉到了十堰的柔情,如一只小猫般温顺的伏在十堰的胸口,用白皙细腻的脸蛋轻轻的蹭着十堰的胸口,十堰也是很享受这一刻的温情,轻轻的揉捏的女子的长,这一刻石窟之中的喧嚣似乎消失了,只存在他和他怀里面的女子,十堰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中。

     十堰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只是将积蓄在他胸口之中的柔软全部倾泻出来而已,如果这是爱的话,那么自己的爱应当是如同烟火一般,一闪就没有了。

     待十堰睁开眼,石窟内的喧嚣早已消失了,风烈早已离去,留下一地的酒壶。

     轻轻的吻过怀中女子白皙的额头,将心中最后一丝柔情留在女子的额头,就离开了。

     跨过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醉鬼,出了石窟,看着逐渐白的天色,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往部落外走去,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狩猎也即将开始。

     风烈盘坐在一座石台之上,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两手之间的青色流光,青色流光在风烈的手中不断的变幻着,时而宛若虚幻,时而幻化成一柄长弓又或是一柄宝剑,忽而又变成一柄长枪。

     风烈现在心底很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感觉自己的心一会儿死去,一会儿活过来,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生着变化,变化不大,只是情感的跃迁极大。

     天巡九位,九阳升空,太阳星无色的光芒无情的撕开夜色的重幕,将许多肮脏和丑陋再次显现出来,风烈依旧眼神空洞的盘坐在石台上,露水在他如同杂草般的头上凝结,缕缕晨风在他身边流动着,手中的青色流光最终凝成了一根长矛,风烈将青色长矛放在双腿上温柔的抚摸着。

     九颗炙热的太阳星遵循万古不变的规则缓慢而坚定的往天元爬去,一名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上了石台,站在一旁,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盘坐在地上的风烈,风烈似乎没有感觉到女子的到来,依旧坐在那里黯然伤神。

     女子长得极美,空灵透亮的大眼睛里面有一股灵气闪动,弯弯的眉毛,精巧的鼻子,樱桃小口,白玉般的脸庞,一头乌黑的齐肩秀,葱白般的手上握着一柄长剑,乌黑色的皮衣将两颗浑圆包起,露出一抹白皙,充满力感小蛮腰,乌黑色的短皮裤将神秘的三角地区的轮廓勾勒出来,修长浑圆的一双大白腿,白玉般的玉足就那样踩在地上,宛如一个充满仙气的妖女。

     随着太阳星的移动,渐渐的又来了几个人,几个穿着绣满赤红色火焰长袍的老者。

     当老者来了三个之后,风烈站了起来。

     “祭祀好。”风烈和女子一起像三个老者行了一礼。

     “恩,那么现在就开始吧。”三个老者受了一礼,面无表情的说道。

     风烈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来眼神有些木然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女子,女子正是他的妻子,但是现在她似乎不再想当自己的妻子了,风烈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他是那么的爱她。

     女子和风烈对持着,但是风烈一直木然的看着她,一点动作也没有,女子眼中复杂之色闪动一阵之后拎着一柄长剑就上了,长剑刺到风烈的跟前,风烈如同傻了一般,一动不动,但是长剑一点都没有停留笔直的往风烈的眉心刺去,没有一点停留。

     叮!

     一声清脆的金铁相接的声音,女子手中的长剑一下就被打飞了出去,女子也被打飞了出去,只是风烈额头上也留下了一道血痕。

     “为什么?”风烈现在眼中满是死寂,他现刚才如果他真的不躲,对方真的就会将长剑插进自己的脑子里面,然后将自己钉死在石台上。

     女子挣扎着起身,对风烈的质问完全不加理会。

     “你是我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我们自小相伴。”

     女子站了起来,然后去捡剑,风烈似乎没有看到一半继续说着。

     “七岁那年我们得知满十六岁就要离开青枫谷,女的要进石窟男的要去南荒历练,狩猎。”风烈再一次将女子打飞出去。

     “你说你不想跟我分开,于是我去闯风窟。呵呵,那一次我感觉我甚至感觉我已经在里面死过一次了,但是最后我命大逃了出来。”女子再次爬了起来,对风烈的话熟视无睹,再次去想捡起剑。

     “在你的照顾下,我花了两年才将伤养好,但是两年时间让我将训练落下太多了,于是我再次去了风窟,这次我没有逃,在死亡之中感悟到了风,从里面出来了。”女子捡起剑却是没有冲过来了,拄着剑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在蓄积气力还是被风烈的话感动了。

     “修养了一年,我去寻找祭祀申请勇士考核,结果失败了,被打了个半死,祭祀看我年幼将我放回来了。

     再过一年,伤好了,我又去,再次失败,并被告诉我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再过一年,我又去了,这次祭祀没有留手,直接下死手,幸好老子命硬,生死之间彻底掌握了狂风之力,通过了勇士考核,成为了赤炎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勇士。”女子眼中复杂之色闪动几下,迷离了一瞬,但是突然一咬牙,举着剑对着风烈刺了过去。

     砰!风烈面无表情的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矛就将女子打飞了出去,女子虽然也通过了勇士考核,成为了一名勇士,但是风烈当年十二岁就通过了那个狗屁勇士考核,然后进入南荒之中狩猎,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过不知道多少生死危机,战斗力之强根本就不可能是女子能比拟的。

     女子似乎也是认命了,又或者是没有力气了,躺在地上缩着身子不断的抽搐着。

     “成为勇士后,我问祭祀要想娶你需要多少功勋,你知道他说多少么?

     祭祀跟我说十万,或是打败他。

     呵呵,我当时自信满满的就去南荒狩猎了,满怀激情的认为我一定会很快的打到这么多功勋的,至于打败祭祀,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后来我就去挑战祭祀了,和最弱的十九祭祀上了擂台,我没有伤害到他的一根汗毛,就被打的半死丢了下去。”风烈说着将女子刺到跟前的长剑打飞,然后将女子拉倒怀里,紧紧的抱着,头搭在女子的肩上,用脸摩擦着女子的脸。

     “十五岁那年,那是最后一年,我都快绝望了,我当时只攒到一万不到的功勋,同时积攒到的还有满身的伤痕,这个时候一个不要命的王八蛋找了上来,说是现了一条蛟,希望自己能加入他们的队伍一起去猎杀。

     蛟,呵呵,那个王八蛋也是敢想,但是最后我还是和那个王八蛋一起去了,然后十几个人就我和另一个混账逃回来了,其他人都被喂了那条恶蛟的五脏庙。

     那是我第三次站在生死交割线上。

     无邪,你是我花三条命换回来的,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么?”风烈似乎完全感觉不到手上的疼痛,任由女子在自己的手臂上撕咬着。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