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四十八章 双双被抓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可惜妖族内部并不统一,由于先天种族差异极大,各种生灵皆有成妖的机会,其实人族中那些开灵后的存在说来也是妖的一种,因为对于妖的定义在于混沌的生灵开启灵识,人族虽然先天聪慧但是识海依旧未开。

     开灵说白了就是开启识海的一个过程,不过那些通常意义上的妖都是通过庞大的精气用漫长的岁月来蕴养灵,而人族是通过那个所谓的开灵仪式来进行开灵,途径不一样但是结果是一样的。

     妖其实是一种称呼,妖族也只是一种模糊的统称,想要因为一个称呼让许多不同的种族团结显然是一个极其愚蠢的想法,人族即使是同一种族内部里面也是龌龊争执不休。

     用种族和国家来看待一堆相对独立的生物体一直都是一种极其愚蠢的做法,虽然这种思想似乎在地球和异界都很有市场,但是很多时候用这种思想都会得到错误的答案。

     轰!!

     古木终究还是在十堰的巨斧之下被劈断了,巨大的古木呻吟着就倒下了,古木被劈倒之后树根却是舞动的更加疯狂了,被斩出来的断口处绿色柔光大作,竟是开始冒出绿芽来,倒在地上的那节树干也是分泌出大量的棕色液体看样子就要长出新根。

     十堰见状目光微闪,长枪上涌现出一抹黑色流光,身形电转,最后将长枪从猛地扎进树桩上,一旁的十堰同样将泛着红光的巨斧斩在树干一个绿色光点上。

     两人的武器上突然涌现出一股奇异之力,涌进古木之中仿佛在摧毁着什么,而十堰两人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声音似得,眉头紧皱着,面色也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波!一声极为微弱的轻响之后古木之上浓郁的绿光渐渐暗淡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点点晶莹的白色光点从树身上逸散出来,这是这颗古木万年来积累的天地精粹。

     白色光点逸出,散落在天地间,浓郁的元气让十堰和黎魂两人苍白的面色也是变得红润了起来,当然周围几个眼中闪着凶光的妖兽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是变得蠢蠢欲动了。

     十堰见状目光微闪,从耳边拉出一支骨制的符笔,在树干上迅刻画下一个奇异的道纹,然后一股红色元力灌入其中,树干上红光一闪之后竟是不再有白色光点逸出,十堰也不拖延,一脚将半径足有三四米的巨木踢起,然后扛着巨木就离开了。

     巨大的树干在十堰的肩上仿若一根稻草般被驮着纵步如飞,黎魂看着眼前的树桩,又看了看四周的妖兽,有些无奈的用长枪在树桩上刻画一个奇异的的图案,然后将耳边一枚骨钉摘下,一下钉在图案中央。

     骨钉为黑色,钉在树桩上之后上面黑光流动,树桩上逸出的白色光点竟是缓缓的被其吸入,乌黑的骨钉内似乎藏着一个正在缓缓苏醒饕餮,吸纳白色光点的度随时间的流逝不断的变快着,很快竟是不再有白色光点逸出。

     砰!十堰一走,周围的那些妖兽终于扑了上来,这种时候黎魂自然不会离开,黑魔钉正在吞吸古木体内的精气,可是不能被打扰,长枪一甩就将一头妖兽打飞了出去。

     但是其他的妖兽似乎是知道那节古木是好东西,并没有被黎魂的威势所震慑,眼中闪着凶光,低声咆哮着就扑了上去。

     黎魂见状暗骂一声,手上加力将一头稍弱的妖兽劈成两节打飞了出去,但是自己也因为手上力道不能及时回转被一头妖兽扑倒在地,这是一头巨大的青狼,张着血盆大口就往黎魂的脖子上咬去,却是被黎魂一个肘击抵住下颚,长枪一吐从青狼的血盆大口之中穿了过去,将其打了个对穿。

     ......

     话说十堰背着古木的树干奔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竟是将背上的古木往地上一插,巨大的古木被插入地下一截,十堰又做了些遮掩让这颗古木看起来和一颗普通的古木没什么区别。

     做好掩饰之后,十堰鼻头抽动两下,就往一个方向去了。

     云逸觉得自己这几天点子都有点背,老是生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无缘无故的被踢到这个南荒来就算了,一来就被大鸟追,接着又被人一箭给钉树上,要不是自己当时反应快现在估计就是一具尸体了,现在又来了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而且这两个人花无心居然还干不赢,幸好两个人似乎有所不和打起来了,结果把古木给招惹了,不然自己两个人还不知道该怎么跑。

     “应该跑出来了吧。”云逸脸色有些苍白,之前被人钉在树上放了半天血能不苍白么?

     “不知道。”花无心同样面色苍白,他被那个大汉踹了一脚受了点内伤。

     花无心说着也不客气将束在脑后的丹戒取下,倒出一把丹药就胡乱的塞进嘴里了,将丹戒随手甩给云逸就翻身上了一颗古木,将树洞里面的原住民一把掐死随意的丢了出去,然后就将整个人都窝进去了。

     云逸接过丹戒也是倒出几颗丹药放进嘴里磕着,将丹戒束在脑后就同样翻身上了古木,随意寻了根粗壮的枝杈就静静的趴在上面的青苔上开始运起固元经炼化丹药了,虽然现在修炼了魔决但是魔决才刚刚入门炼化丹药的度远不如已经第一层都快要圆满了的固元经,而且固元经还有闭锁精元的功效,现在云逸趴在青苔上就仿如一块破布一般,没有丝毫的气血波动外泄。

     两人在静静的炼化丹药,一个赤着上身的大汉却是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古木下面,看着挂在树杈上那具树鼠的尸体,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然后翻身上树,轻易的将躲在树洞里面疗伤的花无心给揪了出来。

     花无心被大汉扼住脖颈根本动弹不得,大汉揪出花无心用另一只手探进树洞里面又摸了摸,却是摸出一堆坚果,这让大汉有些无语,来人正是十堰。

     十堰这次出来不仅是带着狩猎的任务,还有抓捕人族的任务,这是祭祀交代的任务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十堰也没有拒绝和抵抗的想法,但是他明明记得是有两个人的,还有一个呢?

     十堰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却是没感应到,吸了几下鼻子,现弥香散的味道就是在这个附近,弥香散是十堰在踹花无心的时候撒上去的,本来只是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不过这个弥香散虽然好用但是就是有个缺点只能靠他追踪到一个大概的位置。

     大汉皱着眉头,扼住花无心脖颈的大手突然一用力,花无心的脖颈处传来一声脆响,然后花无心整个人便瘫软了下去,大汉随意的将昏死过去的花无心再次塞进树洞里面,然后开始寻找云逸的踪迹。

     云逸藏得不深,没几下就被大汉找到了。

     大汉皱着眉头走到云逸跟前,一把抓起云逸。

     死了?大汉皱着眉头看着手中毫无声息的云逸,祭祀可是活的。

     “谁?”正在炼化丹药的云逸突然被人抓起,迅睁开眼睛,大喝一声。

     “你爷爷我。”说着十堰就一把将云逸给敲昏过去了,没死就好。

     云逸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大汉,看到这个大汉云逸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云逸记得就是这个大汉一脚将花无心给踹趴下了,但是还没等云逸作出什么反应就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了。

     十堰拎着死尸一样的云逸回到树洞前又将昏死过去的花无心给抓了出来,一手一个宛如提小鸡仔一般,提着回到古木前,将两人用树藤捆在树上,扛着古木就往部落方向走去。

     十堰觉得今天的收获还不错,中午自己就能回到部落,然后将猎物交给祭祀,就可以回树屋喝酒了,当然还有香喷喷的女人,想到这里十堰不自觉的咧开了嘴。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