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四十六章 十堰和黎魂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蛮荒之中的生产力实在是让人捉急,当初自己现这颗火桐木的时候它已经初具灵智了,树身道痕隐现,一到夜晚月华如柱被其纳入体内,为了将其杀死莽商可是费了不知道多少劲。

     冒着生命危险从死气蜂的蜂巢里面偷出死气蜂后的残尸将其束在箭上一点点的将死气蜂后残尸制成的粉末洒在树上,然后又将死气蜂引过去,最后让死气蜂生生蛰死了这颗已经快要成妖了的火桐木。

     之后自己又驮着这颗巨大的火桐木赶到附近最大的部落,弃了火桐木其他的部分才让那些人给自己用木心打造了这杆木枪。

     蛮荒之中没有道义可言,那些部落虽然讲一些规矩,但是规矩是人定的,莽商的实力不行所以才胆颤心惊的用一整颗火桐木换取了一截木心的支配权利。

     那些部落虽然蛮横但是最终还是按自己的要求用属于自己的那节打造了一柄长枪,虽然他们当奴隶一样驱使了自己两个月的时间之后才告诉自己枪打造好了,并从自己这里拿走了所有的的猎物,但是莽商对这柄长枪很是满意,坚韧,上面残存着些许道痕,使得这柄长枪不惧水火,常年温润如一,枪尖更是锋利异常。

     当然自己的付出也是有回报的,得到这柄枪之后,莽商的战力得到了极大得到提升,战力的提升给带来的最直接的改变就是让莽商在这个危险的蛮荒之中生活也变得滋润了许多,所以莽商很喜欢这柄长枪。

     在蛮荒之中蛮人分为两种,一种为游蛮,莽商就是游蛮,独自一个人在蛮荒之中游荡狩猎,和蛮荒之中的妖兽没什么区别,他们拒绝加入部落或是不为部落所接受。

     一种是桀骜之人,他们内心强大,向往自由不愿意被约束,他们心中有的只是自己没有部落,觉得做一个野兽要比做一个人要有意思的多,他们对自己的掌控的**极其强大,他们是一群极其自我,自私桀骜的人,还有一种就是被部落抛弃而不得不成为游蛮的可怜虫,这部分一般会很快死亡,脱离了集体的羔羊往往会很快在饿狼的帮助下重归轮回。

     蛮荒的妖兽无时无刻都是处于饥饿状态下的,强大的体魄要求他们大量的进食,铭刻在所有生灵血脉之中蜕变为妖的渴望刺激着蛮荒之中的妖兽们无时无刻都在渴望血肉精气。

     游蛮游荡在危险的蛮荒之中,宛如一个没有固定领地的妖兽,肆意的入侵其他妖兽的狩猎范围,不断的与其他妖兽战斗,寻求能够强大自己的机缘,他们没有积累财富的习惯,他们最多带上自己的武器到处游走,他们有游荡在蛮荒之中危险的幽灵,他们的武器或许很差劲,但是他们的战斗意识和战斗力绝对会让你赶到吃惊乃至绝望。

     还有一种就是定蛮了,他们聚在一起构建成部落,他们或许没有强大的战斗力,但是他们一定会许多技能和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财富,他们善于利用狩猎到的猎物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他们建筑石屋打造器物供养强大的战士保卫部落,赡养老者,培养幼儿,他们才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蛮人。

     莽商奔逃了一阵见花无心没有追上来这才站定,悄无声息的落在一颗古木之上,动作轻柔宛如一片树叶飘落,这是莽商作为一个游蛮已经要变成本能了的习惯,蛮荒之中奇异的妖兽数不胜数,能隐藏住自己的行迹就不要作死的暴露出来给那些隐藏在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的危险生物现你的机会。

     莽商站定之后往回望了望,目光闪动了两下,从怀里面摸出一枚精致的骨哨。

     骨哨很精致,不知道什么生物留下来的骨头上面还残留着丝丝凶煞气息,莽商摸出骨哨便将其凑到嘴边,缓缓的往里面吹着气,奇异的是莽商看起来吹得很卖力,但是骨哨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出来。

     而在离莽商上千里远的地方一个****着上身,穿着兽皮短裤,赤着脚的大汉耳边挂着的一个骨坠却是突然出声声清鸣。

     “恩,没想到这次刚出来就能有收货。”大汉听到声音眼睛一亮。

     “不过看样子距离倒是有点远。”大汉舔舔嘴唇,声音里面有些失望,但是身形却是不慢,起落间宛如变成了一道清风在颗颗古木之间无声息的流动着。

     看大汉移动的方向正是莽商的位置所在之处。

     千里路程听起来极远,但是在大汉恐怖的度之下却是没多久就给走完了。

     “小子,说说现了什么,要是你的现不能让我满意,我会把你的脑袋当做我这次出来的猎物之一的。”大汉没费多少劲就找到了躲在一颗古木枝杈间的莽商。

     那枚骨哨其实是莽商在打造那柄长枪时得到的,哨子能够在极大的范围内和另一种骨哨产生共鸣,而另一种骨哨一般会被佩戴在那些定蛮之中出来狩猎的勇士身上,这些人都是部落里面最为强大的人,被称为勇士,他们是部落里面专门负责外出狩猎的,而莽商则是这些部落里面认可的一只鹰犬,当莽商现强大的猎物的时候就能吹响哨子呼唤他们过来,如果狩猎成功则看收获如何,分上些不要的边角料给莽商这些鹰犬。

     不过对于那些部落中的人来说猎物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极其有用的东西,所以他们基本上分不到什么东西。

     “不知道一头已经觉醒了天赋道法的犀虎能不能让这位勇士满意。”莽商低下头对大汉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恩,觉醒了天赋道法犀虎,倒是勉强够得上我这次跑过来的辛苦费了。”大汉眼睛一亮说道。

     听大汉这么说莽商就知道自己这次估计是碰到一个小气的家伙了,估计待会是什么也分不到,如果聪明的话给眼前这位勇士指明了犀虎的位置之后就应当自觉的离开了,如果非要留下来想要奢望点什么很可能真的会被对方拿走脑袋当成战利品带回去。

     “这位勇士这边请,犀虎就在那边,不过现在可能已经被人宰杀了,如果我们不快点的话待会就只能收获一堆骨头了。”莽商一边带着大汉往犀虎方向走,一边说道。

     “还有人现了这头犀虎?”大汉皱着眉头说道。

     “恩,几个人族,实力和我差不多,不过有一柄不错的武器。”莽商老实的说道。

     “这样的话,介意我也来分上一杯羹怎么样。”这个时候一旁的树冠之中突然钻出一个声音。

     “谁?”大汉怒喝一身,停在一颗古木上警惕的看着对面的树冠,来人实力至少和他差不多,因为他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

     “巨岩部落,黎魂。”一个身材修长额头上印着一块黑色山岩图腾的少年模样的蛮族从树冠里面钻了出来。

     “赤炎部落,十堰。”大汉额头上赫然印着一枚鲜艳如血般的火焰图腾。

     黎魂一脸青春男孩的笑容,笑的极为阳光的看着大汉,大汉却是皱着眉头看着少年,莽商也是没想到自己这次竟是将两个部落的勇士都唤过来了,现在就有点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