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成凡人 > 第二十八章 乐极生悲
最快更新修成凡人 !

    一番唇枪舌战之后,木白用六点七折的价格在李贺哪里那到了一大堆饱含精气的丹药,其中自然不会是全都是血元丹,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毕竟百草堂里面不可能备有那么多的血元丹。

     木白端起丹茶,抿了一口,润润有点干燥的嗓子,然后说道:“李掌柜的,我买了这么多丹药,而且估计以后我们的交易

     还很多,你就没有什么表示么?”

     李贺闻言,嘴角抽抽,这个客人绝对是他碰过的最难缠的家伙了,以往那个不是自己说多少就是多少给买走了,不过这个大主顾他又实在是不想丢掉,毕竟虽然卖的价格低一点,但是还是有点赚头的,而且将丹药卖出去,自己才有钱买新的药材,然后开炉炼丹,这样自己的炼丹水品才能提高。

     略一思索,李贺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戒指,递给木白:“这是丹戒,能够存放千枚左右的丹药,就当作是赠品送给你了。”

     木白打量了两眼手中的戒指,两眼放光,不过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将戒指丢了回去:“有其他的款式么?一个大男人戴什么戒指,也不知道羞。”

     自己一个低等下人戴着个戒指也太显眼了,万一被好事的人给现,拿出来说事,自己就不好搞了,还是换一个饰品。

     李贺一听,脸色直接气的青:“那你过来,自己挑吧。”

     说完李贺就将木白带到一个柜台前面,里面大多是戒指,当然还有些其他的饰品,比如耳环什么的,但是戒指不行,耳环什么的就更加不行了。

     木白瞄呀瞄,最后瞄到一款最贵的,那是一副手镯,居然要价一百八十两黄金,其他的也就是几百两银子。

     李贺见木白瞄到那副手镯了,脸色一变:“别打那副手镯的主意,不然这生意就没得谈了。”

     “切,瞧你那副小气的样子。”木白撇撇嘴说道,看来那副镯子是没什么希望了。

     突然木白眼睛一亮,看到一个灰不溜秋的环:“李掌柜的,就是这个了,不会这个也不行吧,那样的的话,我的怀疑你的诚意了。”

     李贺看了看那个环,标价十两金子,虽然还是有点贵,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了,有点肉痛的将那个环取了出来,丢给了木白。

     木白接过环,把玩了一阵之后就将那些丹药给收进去了,然后往头上一束,嘿嘿,谁会知道自己脑袋上这个灰不溜秋的环会是丹戒,里面还装了价值上千两黄金的丹药,晃了晃脑袋,现没什么问题,那个环能自的套紧在头上,没人拔是不会掉下来的,就是要常常输入些元力进去,但是没什么关系,这个环消耗的元力很少,木白还能负担的起。

     “那木掌柜的,我就先走了,期待我们下次的交易。”木白被李掌柜的送到门口。

     “呵呵,木小兄弟,欢迎下次再来啊!”

     “一定一定。”

     这个时候两人谈笑晏晏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剑拔弩张之色。

     这就是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

     出了百草堂木白身上就剩下一张紫晶卡了,这是木白留下来以防万一的。

     看了看天色将黑,木白就准备回去了。

     ......

     “木白。”

     木府大门,木白蹲在门口正做着左拥右抱的美梦,却是突然被一股讨厌的声音给叫醒了。

     抬头一看是木得福,虽然心底有些不痛快但是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起身恭敬的问候道:“木管家好。”

     “嘿嘿,木白,我这次来是来给你报喜的,也是你小子倒是命好,今天二小姐给你求了个去边城名额,过几天你就可以去边城历练了。”

     木得福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眼木白,接着说道:“啧啧,这可是多少人打破头都抢不到的好事,你小子就这么给得了,还真的不得不说一声你小子的命还真是好,你说二小姐怎么就对你这么好呢!”

     木白一听,当时就感觉一道惊雷劈在他的脑门上了。

     自己在这里过的好好的,天天吃个丹药,练练功,看看大门,积累底蕴,没钱了画个道器,时间到了就去开灵,然后三妻四妾,剧本都写好了,二小姐你怎么不按剧本演呢?

     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我不想去边城啊!二小姐!!!!

     木得福抽了抽鼻子,脸上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木白,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好东西啊!”

     木白一愣,什么意思?

     “木管家,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木得福脸上诡秘的笑容越来越盛,用阴森森的声音说道:“啧啧,小子,老头子我今天就教你个乖,以后偷吃了什么东西,特别是蕴含精气丰富的丹药,记得要擦嘴。”

     木白一听,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擦嘴,手伸到半空中,突然一呆,糟了,上了这个老贼的恶当了。

     现自己上当了的木白一下子就给瘫倒地上去了。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木白有些愣的看着木得福,他怎么会知道的?

     木得福脸上的笑容在黑夜中逐渐演变成一个阴森的鬼脸:“再教你一个乖,其实擦嘴是没用的,吃了饱含精气的丹药之后,人体自然会出一种淡淡的清香,不用药草洗是去不掉的,而且那些妖兽是很喜欢这种清香的,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去了南荒,估计活不过第二天。”

     木白有些看着木得福心底有些秫:“木......木管家,你听我说......”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好事坏事怎么都一起来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么?

     木得福有些阴险的看着木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吃了丹药,还是很不一般的那种......嘿嘿,不过我不想问你丹药从哪里来的,也不想问你筑基功法从哪里来的,我就想问你一件事。”

     “什......什么?”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居然连丹药哪来的都不问了,难道是要直接把我打死然后挂到城门口去,木白有些绝望的想到。

     不知道能不能跑?

     这样想着,木白开始左右打望,可是一望,木白心就往下沉。

     原本那几个看门的都不见了,偌大的空地就自己和木管家在,大门被一根刻满道纹的铁块封住了,铁块上面的道纹是木易亲手刻得,没有和他差不多的实力基本上是没有希望轰开这扇大门的。

     打趴下木管家在跑这件事是想都不要想了,木管家是经过开灵池洗礼的存在,虽然不知道修为几何,但是活了这么久,又有木府的资源,怎么可能低到哪里去,看样子这次木得福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才来找自己的。

     “嘿嘿,就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额?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有希望?

     想到这里,木白突然来了点精神:“想活。”

     “想活是吧?”

     “是的”